分享到:

德国浪漫派的神学倾向

德国浪漫派诗歌具有显著的神学倾向 ,其深刻的社会背景给资本主义新的文明带来新的束缚。在物的束缚下 ,人成为了“断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论施莱尔马赫宗教思想的浪漫性

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整个欧洲处于剧烈的变动之中,德国处于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入侵的民族威胁之中,许多知识分子和思想家的民族精神受到鼓舞、民族意识被唤醒,他们重视自我、直觉和情感,最终形成了浪漫派。处于德国这个特殊时期的施莱尔马赫也深受浪漫派的影响,他接受了浪漫派的思想熏陶,开始对理性和信仰进行思考和研究,最终将人文主义和基督教信仰结合起来,形成了新的情感宗教,同时也开启了宗教信仰的人文主义传统。施莱尔马赫反对启蒙运动的唯理主义对神学的论证,也不认可康德将宗教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施莱尔马赫尝试从人的内心情感上说明宗教的本质和根源,他认为宗教是植根于人的内心情感之上,而不是建立于哲学理性或道德戒律上的;宗教是个人所独立享有的“对无限的感觉和鉴赏”,是人审视宇宙时对无限绝对的“直觉和情感”,他将这种对绝对的仰望和对内心的窥视有机结合成为宗教的基础——依赖感,正是因为这种“绝对依赖感”的存在才真正导致宗教的产生。施莱尔马赫在研究...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邢台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邢台学院学报

从中西文化交流再看德国浪漫派

德国浪漫主义时代是中德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个低潮期。德国浪漫派轻视中国,原因大致有三:首先,中德之间当时在文化方面的交流不足;其次,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外语研究》2007年02期
外语研究

论德国浪漫派对施特劳斯诗学观与创作主题的影响

本文以博托.施特劳斯与德国浪漫派之间的渊源关系为题,分析该作家在诗学观和创作主题上如何接受和转化浪漫主义的影响。施特劳斯在科学和艺术相融通、提升艺术的作用、强调...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6期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诗意的生存与陶渊明

诗意的生存是当今的一个热门话题,论者多是就海德格尔"诗意的栖居"立论申说,而笔者则将其视为德国思想史上的一个点,纵向地追溯其源流,横向地探寻其同道,说明诗意的生存是中西诗哲的共同追求,并不属于某一个人。在德国,它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浪漫派的理想,它由施勒格尔、诺瓦利斯奠立,后经荷尔德林,特别是海德格尔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