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魂牵梦萦老天桥——读姚振声教授著《天桥寻梦》有感

桥是北京最有特色的地方。凡是来北京的人,要了解^ O sj\j cslllilf f3£3I 舰,人们都说:‘‘如果棘到过天桥’你就贿到过北足!”nik? / 、十、壬丁伯口i 这话不假。*1'.y,o _|1^^S 到北京的人,一般要去故宫。但故宫是皇家的官殿。去故yt,宫,只能看到皇家的生活,却看不到北京人民的生活。而广大的北京人民才是北京的主体呀。要顚正了解北京,翻是魏了解北細民俗文化,要I 想了解北京人的情趣,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几趟天桥。怎么去-擬不行,还駐錢?訂!天麵文化内涵非常丰富,去-趟是不細。#: t艺界的名人齐白石、老舍、张恨水、吴祖光为什么m:i 么喜爱老天桥?老舍为什么和天桥许多老艺人结下了深願友:^ 情?张恨水的《啼笑因缘》就是写天桥艺人的。他们不知去了多少趟天桥了。著名诗人徐志摩还特意带诺贝尔奖获得者、印度大诗人泰戈尔来天桥观光哩。我的老友俄罗斯科学院李福清院士,他1965年来北大写博士论文,是我指导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艺》2016年06期
《中国工会财会》2018年04期
中国工会财会

旧时的“天桥”什么样

天桥是我幼时最喜欢的地方。50年代初跟父亲逛天桥,印象里好玩儿的真多,令我眼花缭乱:有在大棚摔跤的,有拿小瓷碗变魔术的,有拉弓耍大刀的,还有碗口粗的“蟒蛇”身上“长”了个女人头……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后来,我从一位耍大刀的朱国良大爷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天桥的故事,才算真正了解了天桥。朱大爷说,天桥原来有一座小桥,就在永安路东口往北的地方。小桥南北走向,河沟从西向东南,直奔金鱼池。老北京人都知道,天桥有老百姓必需的和生活密切相关的天桥市场。那时的天桥可大啦:市场北边到红绿灯,红绿灯东侧是天坛路,西侧是永安路;市场南边到天桥商场,南侧往东走是天坛西门,西侧是南纬路的东方红汽车制造厂;市场东边到坛墙,地儿不大,只有北侧公平市场一到五条;市场西边的地儿大,有福长街、禄长街、寿长街三条长街,从前门大街往南,天桥南大街南北一条线的东侧和西侧都是天桥市场,胡同多极了。在元朝和明朝年间,天桥这地界儿是河沟纵横,港汊交错,还真有点江南水乡的韵味。这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工会博览》2018年20期
工会博览

北京天桥怀旧

北京天桥曾经名气很大,但游历过老天桥的人如今恐怕不多了,因为除了地名,它的内涵已经消失半个世纪了。但老天桥是值得怀念的,因为它蕴含着老北京的风韵。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北京天桥还大体保持着旧时代的风貌,汇集了各路艺人,间杂着各类服务,以及各种店铺。拉洋片、变戏法、耍大刀、卖野药……基本上还是“撂地”,只是位置相对固定;说相声的已经有了园子,说评书的进了茶馆,戏园子、电影院、小饭铺、小酒馆星罗棋布,各种场所之间还住了许多人家,整体格局显得十分杂乱,街巷曲里拐弯,犹如迷宫。我家距天桥不过一站路,那里便成了我们这些孩子最喜欢去的地方,对天桥哪个犄角旮旯有什么好玩的,基本全知道。这里只说印象较深的场景。变手彩戏法的场子是开放式的,有顶棚无围墙,四周摆满了条凳,那就是座位。场子分属两家,每家各半天。上午是一个瘦小的老头,下午是一位大胖老头带着他的胖闺女。开场时,瘦老头不声不响,自己坐在那里就开始变,一会儿从耳朵里变出颗珠子,一会儿从嘴里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时代》2006年09期
中学生时代

天桥

旷课,在以前的我看来,是难以想象的事。不过近两个月,我为了到网吧玩《传奇》游戏,旷课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在《传奇》游戏里,我感觉我是个英雄,我可以随心所欲,我忘记了妈妈的哭声,我甚至忘记了整个现实世界。有一次,我玩《传奇》玩到深夜两点多,因为这一家网吧距离我家相当的远,我以为妈妈不会找来。一声吼,我忽然听到一声吼,回过头一看,看到憔悴到了极点又愤怒到了极点的妈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拔腿逃跑。妈妈立即就追。妈妈越追,我跑得越快。妈妈叫我站住,我偏偏不停。若是站住,我肯定会挨打。为了摆脱妈妈的追赶,我想到一个方法,就是经过天桥。实际上,天桥并不是一座真正的桥。天桥只是一根直径为零点二五米的大水管。这根大水管横跨两个制高点。从天桥上往下看,真是有点让人发虚,感觉桥下有点像深渊。妈妈患有恐高症,只要我经过天桥,她就拿我没办法了。转眼间,我就到了天桥边上,妈妈就在我的身后,距离我越来越近了,几乎已经没有时间让我再多考虑,我走上了天桥。妈妈发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材》2018年06期
中国建材

天桥

Canon EOS 5D MarkⅡ【EF100-400mm f/4.5-5.6L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公民与法(综合版)》2018年08期
公民与法(综合版)

天桥之上

外出玩乐、上网、刚下晚自习的学子,买一个饼夹菜,安慰辘辘饥肠。他们的烤串量足、够味、鲜有竞争,生意还算红火,俨然成了学校的深夜食堂。大楼被切成一段段相似的楼层,楼层里被隔成一间间相似的屋,屋当中被复合板断开为一个个相似的办公台,上面放着相似的电脑,旁边坐着相似的人,度过相似的日子。而天桥建造远没有那么复杂,通体赤裸,冬不避雪,夏不遮阳,所以朝暮流水客,这来来往往的尽是匆匆过路人。虽一桥西,一个大学的家属院,是喧然跟写字楼相比,它矮了一有近三年的时间,我几乎闹的花园路旁一片难得的清幽头,可是跟身下的路面一较每天从花园路与东风路的天桥地,工作在天桥东,紧邻东风渠量,又高出一大截,正是这高穿过。白天的任何时间段,天桥的一座写字楼,所以在这场浩出的部分,使它有不甘贴地而下都是车水马龙,黑压压的机浩荡荡的迁徙运动中,我似乎行的执念,不屈尊下顾随车逐动车像雨前慌着搬家的蚂蚁,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每流,傲慢又孤僻。距离最近的南来北往,川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