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曾国藩的文官沙场智慧

向古人学管理,正成为一种新流行。而在众多的中国历史人物中,曾国藩是被研究最多的人之一。走进门庭若市的上海书城,在众多的管理书籍里,数百种与曾国藩有关的管理书籍,占满了整个书柜。不少企业高管把《曾国藩成大事的九九个方略》这本书,送给主管,让其学习曾国藩如何成就大事。TCL总裁李东生的办公室里,有一本书的边边角角都翘了起来,里面还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笔记。到底是谁的家书可以让李东生爱不释手,悟出企业做大做强的管理哲学?答案还是清末平定太平天国的湘军统领曾国藩。李东生表示TCL的企业文丫扫就是师法湘军治军理念“扎硬营,打死仗”。李东生效法曾国藩,在丁CL内部建立起号令严明、营垒坚固及破釜沉舟的拼搏精神。梁启超对曾国藩推崇至极,他称曾国藩“一生得力在立志,自拔于流俗。”佩服曾国藩的意志,经历万千阻险却愈挫愈勇。毛泽东曾称赞‘’愚于近人,独服曾国藩。”为何曾国藩的著作可以吸引梁启超、毛泽东、李东生等名人的钻研阅读,并从中萃取出管理的知识?曾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唯实》2015年01期
唯实

曾国藩的读书之道

曾国藩是晚清重要的历史里消息闭塞,文化生活贫乏。曾北京期间他对韩愈的文章情有人物,其功业显赫,当时就被人家世代务农,属于“寒门冷籍”,独钟,感到遗憾的是没有读完称为“中兴第一名臣”。同时他到他曾祖父时家境有所好转。《二十三史》。再次落榜后他经也是一个好读书、善读书的人,他的父亲考上了秀才,是私塾老运河南下返乡,途中在江苏的睢一生坚持读书,乐此不疲。他读师,也是曾国藩的启蒙老师。在宁县住了几天,与也是湘乡人的书的特点除勤勉外,还偏好深湛接受了父亲的启蒙教育后他去睢宁知县相识,向他借了一百两之思,将读书的心得用于社会实外地的书院读书。银子做路费。路过南京时,他在践,学以致用,对他事业的成功他读书的特点是舍得下笨夫子庙看到一套精刻的《二十三有极大帮助。《清史稿》对他有功夫,表现出他的毅力、坚忍和史》,十分喜爱,就用借来的银子个评价,称“国藩事功,本于学倔强。他后来将之总结为“挺买了这套书,靠把衣物送进当铺问”,学问来自读书,这就是说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唯实》2015年01期
《第二课堂(高中版)》2013年12期
第二课堂(高中版)

考场热点历史人物曾国藩

曾国藩出身耕读之家,资质平凡,但他凭借自己出众的品格修养和独特的处世哲学力挽狂澜,平定大乱,广揽天下英才,成就了一番伟业。他的思想谋略精华和为人处事之道对后世有深远的指导意义。尽管曾国藩已去世百余年,其思想仍然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三让,学/年轻时,曾国藩宽容大度的性情就已经表现出来。他在长沙岳麓书院读书的时候,有一位同学性情暴躁,因为曾国藩的书桌放在窗前,那人就说:“我读书的光线都是从窗户进来的,让你遮住了,赶快挪开!"曾国藩果然照他的话移开了桌子。曾国藩晚上掌灯用功读书,那人又说:“平常不念书,夜深还要吵闹人吗?”曾国藩听了就低声默诵。不久,曾国藩中了举人。传报到时,那人更是大怒,说:“这屋子的风水本来是我的,反叫你夺去了!”在旁的同学听着不服气,反问他书案的位置,不是你叫人家安放的吗?怎么能怪别人呢?”那人说:“正因如此,才夺了我的风水。”同学们都觉得那人无理取闹,纷纷替曾国藩抱不平。曾国藩却和颜悦色,毫不在意,劝解同学,安...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领导文萃》2012年15期
领导文萃

曾国藩不反之谜

不反1864年7月19日,太平天国都城天京陷落,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宣告失败,同时也宣告了曾国藩率领的湘军面对太平军经过长达十余年的作战后最终取得了胜利。早在两年前,当湘军攻下安庆,曾国藩把两江总督府设在安庆后,时任江浙巡抚的左宗棠就派人送过一封密信给曾国藩。左宗棠请胡林翼转交给曾国藩一封密信,信的内容是用鹤顶格题神鼎山联:“神所凭依,将在德矣。鼎之轻重,似可问焉!”据说曾国藩看完密信后,面色沉重,沉吟半晌不语。后来过了很久,才拿起笔来在这八个大字上改了一个字,然后交还胡林翼,胡林翼又转给了左宗棠。那么,曾国藩到底改了哪一个字呢?是那个“似”字,他把“似”字改成了“未”字,于是这句话就成了——“鼎之轻重,未可问焉!”胡林翼在转还这封信的时候,还附有他自己的一句话,叫:“一似一未,我何词费!”说明他和左宗棠一样,也想劝曾国藩造反,可见了曾国藩改字表明不反的心迹后,也颓然无话可说。但即使无话可说,胡林翼还不死心,他后来专门写了封密信给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史学集刊》1997年03期
史学集刊

曾国藩研究三题

一关于“曾国藩热”近年来,随着有关曾国藩的个人文集资料与历史小说的大量刊行,社会上的确出现了一股“曾国藩热”,曾氏的家乡湖南尤甚。在学术界,人们对曾氏的力量投入也日趋增加,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也呈现出一股“热”的势头。社会上的“曾国藩热”是一种颇为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它从何而来,又将向何处去,我们姑置不论。至于学术界之于曾国藩的研究,也许因为长期以来显得过于冷清,如今稍有力量投人,就给人以“热”的感觉,或者原本还有一种赶热闹的兴致掺和其中,均不足为怪。不管学术界之于曾国藩的规范性认识与刻板印象如何,具有理学家之称的曾国藩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载体,作为身当中西文化冲突与国家利益冲突之前沿的中方一员,作为将乡贤魏源“师夷之长技”的主张付诸实践的第一人,他的言行及其社会影响与历史影响无疑都不乏深入研究的价值。欲期更好地把握个中价值及其历史位置,不仅光靠赶热闹的兴致还不行,而且单凭政治史和军事史方面的研究力量也不够,还有待文学史、哲学史、...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云梦学刊》1994年04期
云梦学刊

应实事求是评价曾国藩

评价历史人物过去曾有过两种不同的方法与态度:一种正确的即实事求是的方法与态度,全面详尽的占有史料,通过分析与研究得出符合历史事实的结论。也即我们所说的还历史的本来面貌。另一种就是对历史人物采取简单的分类和贴标签的办法,把历史人物划为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或者哪些是革新派、哪些是保守派、哪些是儒家哪些是法家,或者干脆以阶级出身来划分界限。用这种简单的模式来研究历史,不但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相反只会混淆是非、贻误后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一好就是绝对的好,一坏就绝对的坏,把学术研究纳入政治斗争的轨道,使人不敢讲实话。还有就是一种风派,看风向说话,一阵风来了向这边倒,另一种风来了向那边倒,历史成了一笔湖涂帐。真如有人所说历史如一个女孩子可以任人打扮。这里只强调历史为现实服务,而不强调历史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使后人特别是青年不能真正了解某些历史的真相。我们研究历史的目的,主要是使后人从前人成功与失败当中吸取经验与教训,用以指导今天的实践,而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