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外葫芦式起重机发展近况

国外葫芦式起重机发展近况天津起重设备总厂宫本智摘要:以电动葫芦作为起升机构的葫芦式起重机,随着电动葫芦技术的发展,其品种、类型和规格不断扩展。本文介绍这类起重机的性能参数、整机与机构特点、电气、工艺与材料的发展近况。叙词:葫芦式起重机,国外现状,参数,特点Recentoverseasdevelopmentofcranewithhoist¥Abstract:Alongwiththedevelopmentoftheelectrichoisttechnology,themodel,type,sizeofcraneusingelectrichoistasitsliftingdevicehaveexpandedsignificantly.PresentPaperintroducesthePerformanceParameters,characteristicfeaturesofthewholemachineanditsmechanisms...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思想战线》1996年01期
思想战线

葫芦、向天坟及昆仑新解

葫芦是一种具有悠久种植历史、分布广泛、用途较多的植物,葫芦的遗存物在世界几大洲都有出土。出土葫芦遗存物最古老的为中国,1973年和1977年,浙江省余姚河姆渡原始母系制公社遗址就出土了距今7000年前人工栽培的葫芦籽种。“)1974年至1978年,考古工作者对青海乐都柳湾进行发掘,出土了大量原始器物。其中,马家窑文化出土了马厂类型彩陶罐579:15,其形状为一凹腰葫芦,时间为公元前2415—2040年间。’‘’崇拜葫芦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化现象,由于不同民族的生态环境、民族文化心理的不同,对葫芦功能的利用不同,对葫芦的崇拜也有所差异。又由于各民族经济文化发展进程不一,对葫芦崇拜的保存也不一致。我国的汉、彝、白、傣、侗、怒、哈尼、苗、纳西、拉枯、基诺、瑶、黎、舍、水、侗、壮、布依、高山、忆佬、德昂等民族至今仍保存着不同程度的葫芦崇拜。崇拜属宗教的范畴,杨哲先生说:神话是宗教的第一要素。口’上述民族的神话中都有一共同的主题:人出自葫芦。...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民俗研究》1996年04期
民俗研究

葫芦是人文瓜果——在96民俗文化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各位同志:葫芦文化研讨会令天在这里开幕,我谨代表中国民俗学会和北京师范大学民间文化研究所,并以个人名义,向大会致以热烈的祝贺。葫芦文化,是中华民俗文化中具有一定意义的组成部分。中国的好些民族都有起源于葫芦的神话,葫芦被当作祖先的来源看待。从文献上看,我国古代民间就有以葫芦等为多子象征的信仰。后来道教兴起,葫芦被纳入其宗教体系,增加了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佛教的传人和流布,也给葫芦增添了新的花叶。现在民间传承的故事中,葫芦成为一种“灵物”。例如广泛流布的“宝葫芦”故事就说故事的主人翁拥有了宝葫芦,想要什么就可以有什么。这表现了过去贫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那使他们欲望得到满足的手段就是得到宝葫芦.葫芦是中华文化中有丰富内涵的果实,它是一种人文瓜果,而不仅仅是一种自然瓜果!关于葫芦,中国从先秦到近代的文献都有涉及,现在民间还有相关的风俗、神话、传说等在流传,材料十分丰富。早在半个世纪以前,三四十年代,就有一些学者,如闻一多等人,为了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走向世界》1996年01期
走向世界

山东的葫芦文化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种植葫芦的地方,距今已7000年了,在山东、陕西、云南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就发现了碳化葫芦的残片。 中国种葫芦最普遍的地方在山东,几乎遍布齐鲁大地133个县的村村寨寨.30。。年前,这里是周朝的齐国地域。《管子》就指出“六畜育于家,瓜抓菜百果俱备,国之富也”。瓤就是我们习惯说的葫芦。显然,葫芦的收获曾对中国古代这个东方大国的兴盛起了重要作用。据《韩子》曰,“齐宣王使人吹竿,必三百人齐吹”,可见葫芦做的笙竿在宫殿中曾带来多大的声势。葫芦与古代中华文明 先秦时,很多文献提到了瓤。《庄子》记有“魏王贻我大瓤之种”。《周礼》里有叫场人的官员,管理种瓜瓤诸事。 其实葫芦不仅是被中国先民最早驯化的蔬菜,而且跟陶器的发明有着密切的关系。干燥的瓤果木质化后可以作容器、盛器,启发人们仿生的智慧。《太平御览》引《魏略》一书的传说:黄帝的曾孙帝誉宫中有一老妇耳疾,医生挑出一茧状物,“盛以瓤,复以盘,化为犬,五色,因名盘瓤”。姑不论事之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民族艺术》1997年01期
民族艺术

中国葫芦文化的人类学解读

中国的葫芦文化源远流K,流布广泛,内涵丰富。本文试从人类学的角度解读葫芦文化的文化内蕴,就教于方家。一、从葫芦到陶器的进化反映了葫芦文化文化演化的内蕴在中国文化的起源中,葫芦是个重要的角色。在原始社会时期,葫芦从野生到人工种植是原始农业发展的重要内容,也是人类从蒙昧时代进入野蛮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7O00年前的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就发现有葫芦和葫芦种子。①忻族的《葫芦的传说》有祖先吃葫芦叶的句子。云南楚雄彝族的长诗《查姆》中有采集野生葫芦的记载户在原始蒙昧时代,葫芦不仅能吃,而且还可以用作盛器,这可以说是大自然对人类的一个恩赐。据生物学家研究,在大自然赐给人类的天然盛器,植物中仅有葫芦一科产此俗虽无直接的考古证明,但马家窑文化则即韶文化早期)中有模拟葫芦的纵剖面成型的陶瓢和模拟葫芦半截的球型的陶罐出土则可证之严而先秦文献中反映此俗的记载则不少。《庄子·逍遥游》云:“瓤,剖之以为瓢。”《诗经·大雅·公刘》亦云:“执示于牢,酌之用的...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上海中医药杂志》1997年04期
上海中医药杂志

葫芦与医文化(续)

(三)早在春秋战国间,葫芦就作为医疗用具而载入医籍。西汉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五十二病方》中,有用葫芦治疗(病)的记载:“穿小瓠壶,令其空(孔)尽客者肾与,即令者烦夸(瓠),东乡(向)坐于东陈垣下,即内肾、于壶空(孔)中,而以采为四寸二七,即以采木椎()之,一再靡之,已(),接垣下,以尽二七而已。为之恒以入月旬六日尽日,一为再为之,为之恒以星出时为之,须已而止”[18]又“,以奎蠢盖其坚(肾),即取桃支(枝)东乡(向)者以为弧,取母晦壹射以三失,饮乐(药)。其药日阴干黄牛胆,干即稍口饮之”[’9]前者说的是将一个小葫芦凿孔,使它能纳入病病,让患者手握葫芦东向坐于东培,先后用十四根木棒敲击葫芦,使其振动刺激癌病往上缩。每月十六日后夜晚星星出来时治疗为宜。后者是用大腹新瓢托住病病部位,再用桃枝为弧,木棘为箭,向韩瓢连射三箭,并饮药阴干牛黄胆。两法均以葫芦为外治用具。(灵枢·癫狂第二十二):“病至,视之有过者泻之,置其血于新壶之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