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爱水的阿姆

在闽南农村,对于母亲有很多的称谓,有叫“阿姨”的,有叫“婶”的,有像城里人那样叫“妈妈”的,也有的干脆直呼其名,我们老家这一带大都管母亲叫“阿姆”。一声“阿姆”,听起来虽然略显土气,却让我有一种血溶化于水中一般温暖的感觉。因此当许多离开农村老家到各个城市生活的小伙伴们把往日的“阿姆”改口为“妈妈”时,已经和母亲生活在泉州多年的我,不论在什么样的场合,依然清脆大方地轻唤母亲一声土里土气的“阿姆”,一点也不在乎旁人奇怪的眼光。我的阿姆是一个60来岁的美丽老妇人,从外表看一点也看不出她已经花甲之年了,瘦高的身材,得体的打扮,和我们姐妹几个走在一起,嘻嘻哈哈,说说笑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的大姐呢!而且是我们当中最漂亮的一个!阿姆年轻时就是当地的美女,160公分的身材在农村已经算得上高挑了,再加上天然的卷发,俊俏的五官,能歌善舞的她足以吸引当地的许多年轻小伙子。那时候,外公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乡里供销社的主任,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供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少年版)》2018年24期
意林(少年版)

机器人阿姆

从小米出生起,机器人阿姆就负责照料她的生活起居。日久生情,小米对阿姆产生了很强的依恋,因此当同龄人换了一款又一款机器人时,她仍旧不肯换掉阿姆。根据法律规定,机器人报废后就不能再为人类服务了,而要送到强拆所强拆,除非有人愿意收留它。小米和阿姆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它被拆得支离破碎,所以就把阿姆留在了身边。阿姆不能再为主人服务了,小米怕它空虚无聊,就让它去逛街,和别的机器人聊天。这天,阿姆刚回来,小米就发现它少了只手臂。小米把阿姆拉到电脑面前,连上数据线,细致地检测一番后,发现阿姆的各项指标都正常。奇怪的是,胳膊丢失的这段记忆却是空白的,因此小米没办法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不止这一次,这段时间,阿姆身体上的零配件老是丢失,有时是备用电池,有时是耳朵……第二天,小米到公司忙完工作后,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赶回家里接阿姆去看医生。但阿姆不在家,监控系统也始终定位不到阿姆所处的位置。小米把阿姆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个遍,都不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跨世纪(时文博览)》2009年18期
跨世纪(时文博览)

风的女儿

爱谷阿姆的意思是“风”。我所认识的爱谷阿姆,是一个生活在肯尼亚图尔卡纳的7岁女孩。每当她露出羞涩的微笑时,脸上就会出现酒窝,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她独自在家里替挖金砂的妈妈照顾弟弟。弟弟好像不舒服,总是缠着姐姐哭闹。爱谷阿姆抱着弟弟,直到感觉累了,才放下休息一会儿。我是在一个快要倒塌、用破布和草席围成的三角帐篷里遇见儿”爱谷阿姆啊……爱谷阿姆的。看见我,爱谷阿姆我不能离开爱谷阿姆。天快仿佛看见了亲人。她很爱笑,可要黑了,她的妈妈空手而归。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笑容里似谷阿姆的妈妈挖金砂,每天只能乎总含着悲伤。我问她:“你吃赚5到10个先令。5先令在肯尼东西了吗?”女孩子摇了摇头,亚只够买一杯水。她的爸爸早在然后低声告诉我说,从前天到现两年前就因病去世了。妈妈一边在,她还什么东西都没吃过呢。给哭哭啼啼的孩子喂奶,一边眼我一说起她弟弟生病的事,爱谷泪汪汪地哼唱着类似摇篮曲的歌阿姆的眼睛立刻就湿润了。这个谣。今天,爱谷阿姆依然没能吃漂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S1期
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古阿姆”的“复活”及其对独联体的挑战

所谓“古阿姆”(GUAM),是由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和摩尔多瓦国名的第一个字母连缀而命名的一个地区性集团组织。作为独联体成员国,1997年组成联盟,1998年乌兹别克斯坦在退出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后加人,该集团的宗旨逐渐扩大到解决地区冲突、建立亚欧运输走廊、共同建设里海通向欧洲的石油输出管道等领域,其加强成员国间关系及与欧洲的经济联系、抗衡俄罗斯的意图也随之越来越明显。2001年五国签署了《雅尔塔宪章》,标志着“古阿姆”正式成为一个地区性国际组织。“古阿姆”成立之初,就被贴上了离心独联体的标签。多年以来,其发展可谓一路飘摇。主要原因是作为独联体主导国的俄罗斯无法容忍“古阿姆”与苦心经营的独联体分庭抗礼,对其成员国软硬兼施、分而治之,以拉拢乌克兰为突破口来分化“古阿姆”。2002年6月,乌兹别克斯坦宣布暂停参与该组织的活动。然而,格、乌两国相继发生“颜色革命”后,两国表现出明显的“西靠亲美”倾向,俄罗斯对该组织的影响也大打折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音乐天地》2003年02期
音乐天地

阿姆惹是生非坏小子

菜黔黔薰滁巍嵘笋摹翼兰娘和总统夫人也不能幸免孟让人觉得士上瘾,不过他的放肆也补虫犯众怒。列20口2年美国销量第一来越红,不仅唱片桑房也拐手狂升想知道阿妇新年有什么蒸声和动口阿姆说过专几年的咖、一连羡勇、盲里的麻烦事让他迷失了自我,所睡拿吸毒l}勺坏习惯,桑戴艇;俘么迷失02年卜阿官 司 2002年3月,一位67岁的法国老头作曲家声称阿姆侵犯了他的版权,认为阿姆的大碟《T h e M a r s h 8 IIMathe rs》中的《KilIYou》部分片段抄袭自己的作品《PuhsiOn))o-T。?巧的是,这位老先生在美国爵士乐界还颇有声望,唱片在全r球卖了6。0万张j-纸诉状,将呼风唤雨的阿姆弄T4"灰头士日氩怎乏幼岬是一--真是{匿珂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n最后还得i赔钱了事。 “ j衣_胡员阿姆出道嘛弓馨重穿着,没想到,2加2年4月,他郭汀某杂志要拍封面,l可姆章{丁铆irt兴冲冲而;虱用电脑把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书城》2003年01期
书城

痞子阿姆进主流

这天走在街头,忽见前面人山人海,呼声如潮。近前不得,跟旁人打听,原来是rap歌手痞子阿姆演的电影((/又英里》首映,痞子迷们闻风而来正准备向偶像顶礼膜拜。我有其他事,再说也没法跟小孩们争锋,绕道而去。后来看到新闻,痞子阿姆几乎是被保镖拖进车里的,歌迷之疯狂,虽不算闻所未闻,但是也算排名前列。 痞子阿姆一眨眼功夫怎么就成主流了?美国流行文化就是这样,有本事不断从旁街小巷发掘新活力,变为主要大道上的旗帜,最后传遍世界。黑人的说唱音乐(rap),本是20多年前纽约布朗士贫民区黑人孩子玩出来的,那时候还是迪斯科的天下,rap是绝对另类。然而,至1990年代,黑人说唱越来越酷,不但他们的音乐,而且他们的宽衣肥裤的打扮,摇头摆手的姿势,都成了青少年仿效的对象。而且,购买他们音乐的一大半是住在郊区的白人孩子—切都跟早期摇滚乐的历史一样。那时,出了个猫王普莱斯利,他有一副白人面孔却有一副黑人嗓子—天生宽厚,而且他长在南方从小接触到黑人文化。美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城》2003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