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际投资协定的政治经济学:一项研究议程

国际投资法可算是一般国际法理论和实践的“异类”,私人投资者可以援引数以千计的国际投资协定(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greements,HAS,1〕直接将国家起诉到国际法庭。在其他国际法领域中,私人从未享有如此程度和数量的国际法权利。一系列疑问随之而来:国家出于何种动机做出如此程度的国际法“让步”,国际投资法又是如何逐步从一般国际法体系分离出来,何种因素能够解释国际投资协定体系的独特性;在资本输出国和资本输入国双重角色国家增多、国有企业跨国投资增多的新常态下,国际投资协定体系又会走向何处?对国际投资协定的传统法律教义学研究或许可以向我们展示国际投资协定的内容、投资者据此享有的权利、缔约国承担的义务,但是无法解释国际投资协定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如何而来,[2〕更无法回应跨国投资新常态下“国际投资协定向何处去”的学术追求。在此意义上,国际投资法的跨学科研究就成为一种“学术必需品”〔3〕本文是这种跨学科学术努...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

《国际经济合作》2019年02期
国际经济合作

中国双边投资协定:历史演进与发展趋势

一、引言双边投资协定(BIT)是投资者母国与东道国在制定关于外商投资规范方面的重要法律工具,以降低缔约一方投资者在另一缔约方境内的直接投资所面临的非商业风险,为投资及投资者提供稳定且可预见的充分保护。中国的双边投资协定实践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自1982年中国与瑞典签订第一份双边投资协定以来,目前中国已与全球130多个国家或地区签订了双边投资协定,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数量仅次于德国,近几年中国积极参与同美国、欧盟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工作。2000年实施“走出去”战略以来,中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规模增大,程度加深,中国逐步成为既是“投资东道国”,又是“投资者母国”的“双料大国”。基于“投资大国”与“引资大国”的双重身份,在当前的双边投资协定实践中,中国面临着选择:作为吸引外资的东道国,中国需要更加规范地对外资予以管制以提升吸引外资的质量与水平;作为对外直接投资的母国,中国更需要通过缔结高标准的双边投资协定以提升对中国企业海外利益的保护...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商场现代化》2019年07期
商场现代化

近年来国际投资协定中所涉“投资者社会责任”问题

一、由经济全球化至“投资者社会责任”资本的逐利性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之中衍生出日益增多的双边、区域投资协定。近年以来,受经济合作组织(OECD)多边投资协定草案的影响,保护投资、投资自由化、将保证公平合理的义务归于东道国政府的思想已深入人心,而发达国家也借此通过双边和多边途径建立了高度自由化、高保护标准的国际投资规则。但在实践中,人们逐渐认识到自由化的国际投资带来的并非全然是利益,不负责任的跨国投资行为给以发展中国家为主的东道国在劳工权利、生态环境及法制环境等方面带去了负面影响。随着新兴市场的崛起,国际资本市场出现了发展中国家和欧美发达国家地位的再平衡。伴随着国际经济地位的上升,部分发展中国家也开始参与到国际投资规则的设计与制定中,并作为独立的利益主体将本国在环境、劳工保护方面的诉求在其参与制定的投资协定中体现出来。同时,发达国家在向资本输入国角色转化的过程中为了拓宽政府政策空间,也对发展中国家跨国公司提出了社会责任要求,客观上进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政法论丛》2017年06期
政法论丛

论国际投资协定中东道国规制权的实践及中国立场

保护外国投资一直是国际投资协定的价值取向与主要内容。然而,晚近国际投资协定的实践有了新的发展,增设专门条款或在原有条款中加入维护东道国规制权的内容。“规制权”这一概念,应该来自于英美法,并且也不是较为严格的法律术语。其含义大致为“国家寻求指导或者鼓励那些如果没有国家干预就不会发生的经济活动,其目标是纠正市场失灵以满足集体或公众的利益。”[1]P2对于政府的这类行为,德国通常在其经济行政法、法国依其经济公法来予以规范与调整。在英美没有相对应的法律,学者们为了便于研究,笼统的以“规制”或者“规制法律”等“公认但并不精确的词汇来填补空缺”。[1]P2从国际法的角度看,规制权属于国家主权的范畴,所围绕的权利有着客观的国内法基础,无须依赖贸易或投资协定的授权。[2]规制权常受习惯国际法保护,尤其是作为条约中的例外条款,常见于一般国际法。因此,不管国际投资条约中是否对其有明确的措辞,规制权都是东道国所固有的,具有天然的合法性。《美国对外关系...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国际关系研究》2018年02期
国际关系研究

中国双边投资协定实践分析与新一代双边投资协定战略定位

双边投资协定是两个国际法主体主要就保护、鼓励、促进和保证国际直接投资而缔结的以国际法为准的、旨在确立其相互间权利义务关系的国际书面协议。(1)其最初目的是投资者母国寻求凌驾于东道国国内法律之上的投资保护机制,并借此创建长期的法律框架,使东道国必须遵循国际投资法及政策。(2)自1959年德国和巴基斯坦签订全球第一个双边投资协定以来,双边投资协定被广泛认为是保护外国投资者最(1)(2)杨卫东:《双边投资协定研究——中国的视角》,知识产权出版社2013年版,第2页。Kenneth J.Vandevelde,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ies:History,Policy,and Interpretation,Oxford UniversityPress,2010,p.3.重要且最有效的方式。中国是双边投资协定实践大国,迄今共签订129个双边投资协定,数量仅次于德国。德国在二战后被没收了几乎全部海外投资,且是主要...  (本文共23页) 阅读全文>>

《企业经济》2018年09期
企业经济

国际双边投资协定新发展对中国的启示

一、引言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这指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对外开放的前进方向。从党的十九大报告内容来看,新格局的深刻内涵体现在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上,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优化区域开放布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提升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定的能力,是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有效途径之一,能为中国与国际社会开展投资贸易合作提供强力支持。双边投资协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简称BIT),指2个国家(地区)就相互之间的投资和保护问题达成的协定。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UNC-TAD)《2017世界投资报告》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球达成37个新国际投资协定,其中包括30个双边投资协定(BIT)和7个包含投资条款的协定(TIP)。国际投资协定(IIA)总量达到3324项,双边投资协定有2957项,TIP有36...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