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992年世界都市聚集体

排序年增长率(%)聚集体国家(或地区)1 992 2010 1992 1985一1990 2005一20101992年聚集体居住人口 占总人口占都市人口 (%)(%)一匀二口1上Q口︸苦上勺乙n乙司L]古l ..…n︺月仆.任5]OC月qA孟Q︺‘l ;…nt勺八j nj .es..且QJ 1 LO门」 ..…山LS勺d月叹l日J终口d八Ul ..…飞Q乙1 OLJI5 La 00刀乌月,八U确.1尸匀件了八乙OUJ任nUt了OU .............……11月任一了八刀一了!J,.,nj勺do‘只一/n︸J月IQ﹄5 IJ马 月性Q‘9︺q自lln乙1胜尸09︸J勺zJ络5 1 LO八U :协…C曰六口9一口Ug︺月了 ,,.‘l‘U一了‘件只n目 ..…月乙Qd’)白9白]C曰6︶八乃1 1. ..…q︺qUq乙月仔q乙2881 04]831 32278 611 60 64 66244276 91182 55]09 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人口与计划生育》2000年06期
人口与计划生育

1999年世界都市聚集体

1999年世界都市聚集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关村》2010年12期
中关村

“世界都市”更需“软件”支撑

我在飞往香港的飞机上,浏览一本《中关村》杂志,读到一组“‘世界都市’与北京”纵横谈的文章,名家畅谈,多有智慧,很受启发,闭目养神,浮想联翩。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区,是一座既古老又年轻、充满活力、极具魅力的现代化大城市,经过了成功举办“2008奥运会”和新中国“60华诞”的洗礼,现在已经进入到全面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新阶段。可以预期,在实现“人文北京、科技北京、绿色北京”发展的愿景规划中,再经过30年的奋斗,将首都建设成经济、社会、生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世界之都”,是完全可能的,也是我们这一代人责无旁贷的神圣使命。“世界城市”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话题,这一组的名家“纵横谈”,在“聚焦”有关世界城市建设的“硬件”要素,诸如“城市规划、环境建设、人居环境、建筑风格、配套工程”和继承传统等方面,委实做足了“文章”。但是,掩卷深思,尽管“放谈”也有人文方面的诉求,总还是感到在“软件”方面似嫌“落墨”不够,犹觉言未尽意。后来我在《中国青年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京规划建设》2009年04期
北京规划建设

连接城市与中国的城市化发展——对话第九届世界都市大会主席克里斯·约翰逊教授

第九届世界都市大会(World Congress of Metropolis,www.metropoliscongress2008.com)于2008年年底澳大利亚悉尼市召开。世界都市大会组织集中了全球100多个最重要的城市,其中包括中国的9个城市(北京、台北、上海、天津、重庆、广州、武汉、沈阳、杭州)。大会每三年举办一次,上次在德国柏林举办。本次悉尼大会是澳大利亚近几年最重要的有关城市发展的国际活动。大会主题确立为“连接城市”(connecting cities),旨在强调全球化背景下各国城市之间的联系和互动。鉴于中国在过去20年里迅猛的城市化发展和日益紧密的中澳经贸关系,本次大会专设议题,讨论中国城市和城市化问题。大会组织国际知名学者撰写关于中国城市发展问题的文章,作为大会的研究成果出版1。悉尼市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前任州长Morris Iemma2、悉尼市市长Clover Moore和世界都市大会组织秘书长Josep Roi...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工程质量》2007年23期
工程质量

世界都市的风景——绿色屋顶

一个城市如果没有花园,人们的心灵就得不到休憩,如果没有休闲娱乐的公共空间,人们将变得非常孤独。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楼顶或许可以成为市民的花园、菜园,用来作为健身或邻里聚会的场所。事实上,这早就成为世界都市的风景。住高楼也可吃自家种的菜屋顶绿化在德国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到2006年为止,德国所有屋顶绿化率达到15%,屋顶绿化总面积超过1亿平方米。登上德国任何一座城市的高楼去看其他楼顶,都是绿油油的草坪,五颜六色的鲜花,蓝汪汪的太阳能硅板……。除了花草外,在屋顶上还有茄子、西红柿、南瓜等蔬菜。吃自己亲手种的菜,在城市里完全可以实现。纽约人的楼顶派对对于纽约人来说,楼顶是一个社交场地,而不是堆放太阳能热水器的地方。纽约人楼顶生活可谓丰富多彩。春夏的天气里,纽约人喜欢在屋顶上“日光浴”;夏天的傍晚,纽约人喜欢在屋顶上搞聚会,又是烧烤又是喝酒,人们在楼顶上结识新朋友。在纽约,一些酒店为吸引人们入住,还把楼顶开辟为室外健身房,放置了各种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改革》1994年07期
中国改革

并非神话:上海──未来的世界都市

上战略性的选择进入九十年代以来,上海一举结束了前十年中徘徊不前的局面,从改革“后卫”跃入了“前锋”。最近,记者在上海经济界、理论界采访,得到一个十分强烈的感受,即人们普遍认为,中央使上海逐步发展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的决策,为上海做了定位。上海积蓄多年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潜能喷薄而出。同时上海的实践又进一步证明,上海作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的选择,不是人为的、自封的,也不是困于某种局部利益的考虑,而是一种历史的和战略性的选择。现代市场经济呼唤苦于个“中心”上海的经济理论界人士从三个方面来表述上海作为经济中心在现代市场经济中的战略意义:——资源配置和权威价格的“信号台”。当计划经济手段逐步退出对经济的直接控制,资源配置依照价值规律运行后,必然提出对中心市场、权威市场的要求。这是我国市场经济从无序走向有序的跳板之一。如果没有这样能提供权威价格信号的中心市场,人们仅仅根据现货市场的价格去操作,往往会进入价格误导的陷井。而这种权威价...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