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普”人口总量和结构的分析与调整

一、背景以2000年11月1日0时为标准时间,中国进行了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以下简称“五普”)。与以往第四次人口普查相比,五普在很多方面做了改进,普查是基本成功的;但在社会经济处于急剧转型的背景下,五普的实施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1]目前已经有一些学者对五普的整体情况和质量进行了分析,但这些分析主要集中于低龄段的漏报,并且估计的漏报结果相差很大。其实五普数据中不仅存在漏报,也存在重报,[2]但是目前对重报的分析还不充分,尤其是基于漏报和重报分析对五普人口总量和结构的调整还不多见。本文在对传统的存活分析方法进行数值拟合改进的基础上,具体分析了五普数据中不同年龄段的重报和漏报,目的在于修正五普人口的总量和结构。本文分成三个部分进行论述。首先,对本文所使用的数据进行评价,对设计的将存活分析和数值拟合结合起来的方法进行说明;其次,根据该方法对五普数据进行了重报和漏报分析,并在分析的基础上进行了总量和结构的修正,讨论修正的结果;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民族教育研究》2015年04期
民族教育研究

人口较少民族受教育状况转变情况——基于“六普”和“五普”的比较分析

本文的“人口较少民族”是《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05-2010年)》所指的全国总人口在10万人以下的22个民族。为了加快人口较少民族发展,2005年国务院实施了以《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05-2010年)》,专门扶持珞巴、高山、赫哲、塔塔尔、独龙、鄂伦春、门巴、乌孜别克、裕固、俄罗斯、保安、德昂、基诺、京、怒、鄂温克、普米、阿昌、塔吉克、布朗、撒拉、毛南等22个人口较少民族。在扶持人口较少民族政策的助推下,与“五普”相比,“六普”人口较少民族教育事业取得了较大发展,受教育状况显著改善。但是,整体而言,教育水平滞后、受教育程度低、文化素质低仍然是人口较少民族发展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成为制约民族地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一、2000~2010年人口较少民族受教育变化情况1.人口较少民族的受教育水平大幅提升表1、表2资料显示,与“五普”相比,“六普”22个民族6岁以上人口受教育水平有了较大提升,接受小学、初中、高中...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统计》2001年04期
内蒙古统计

呼盟人口现状──“五普”主要数据的初步分析

一、人口分布及排序情况 2000年11月1日0时,呼盟总人口为273.65万人,同第四次人口普查1990年7月1日0时的255.17万人相比,十年零四个月共增加了18.48万人,增长7.24%,平均每年增加17942人,年平均增长率为0.68%。 1、人口分布。全盟6个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由“四普”时的55.86%上升到“五普”时的55.95%,6个市人口由142.53万增加到153.11万,十年间增加了10.58万人,每年增加1万多人,人口比重增加了0.09个百分点。 2、各旗市人口排序。呼盟拥有30万人口以上的旗市依然是扎兰屯市(41.67万人)、牙克石市(41.33万人)、阿荣旗(30.97万人)。牙克石市已由“四普”时的首位,退居为“五普”时的第二位,扎兰屯市则由“四普”时的第二位,跃居“五普”时的首位,阿荣旗稳居原位,仍居第三位。十年间,扎兰屯市人口仅增加0.12万人,牙克石市人口则较“四普”时减少0.27万人,阿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口与社会》2014年01期
人口与社会

中国人口10年来受教育状况的变动情况

2000年“五普”、2010年“六普”的统计资料显示,我国人口受教育水平进步明显。2010年我国应受教育人口总数为118 040.97万人,占总人口的95.00%,相比“五普”,人数增加11 333.88万人,比重提高2.75个百分点。2010年我国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81年,较“五普”的7.85年增加了0.96年。2010年15岁及以上的人口的文盲率为4.88%,相比“五普”的9.08%,降幅高达86.07%;同时,从6岁及以上人口的受教育程度的构成上看,未上过学、小学的比重有所下降,初中、高中、大专及以上的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以下从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组、不同地域、不同社会经济特征4个角度来分析10年来人口受教育状况的具体变动情况。一、不同性别人口受教育状况1.男女两性的文盲率都在下降,两性间的差距明显缩小10年来,男女两性的文盲率都有所降低,2000年男性的文盲率为4.86%,2010年下降到2.52%,下降了2.34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统计》2001年09期
山西统计

五普之夜──记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处理

夏日的夜空星光闪烁,喧嚣的城市已进入梦乡。寂静的办公楼上,却有一处明亮的灯光,它与星光相呼应,陪伴着统计不眠人。五普数据处理机房里,计算机光电录入系统组成一条流水线.一箱又一箱的普查表垒成一条小长城,灯光下,普查员忙而不乱,机器前,录入员紧张有序。把一箱箱普查表搬来、打开,把一张张普查表洗开、顿齐,喂进了扫描仪的嘴里。红灯管一闪一闪,搓纸轮一转一转,扫描仪刷、刷、刷吃进了,一张张长表、短表、死亡表。时间一秒一分又一天的过去,一晃就是三个月。表格一张一张又一张进去,一算竟有几百万!改字机前的姑娘.睁着一双大眼睛.修改着那长尾巴的零,带了勾的“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统计与决策》2000年10期
统计与决策

“五普”中存在的问题和应对措施

襄樊市政府近期召开了由市委各部委、政府所属各战线的领导及五个城区的政府分管领导(五普小组组长)及“五普”办主任参加的市直战线部门“五普”工作协调会。会上,大家分析了“五普”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1、部分部门、单位领导的认识不够。人口普查工作是政府行为,需要各个部门、各个单位的大力支持与积极配合,方能搞好此项工作。但部分领导对人普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够,在思想上总存在着“人口普查工作是统计部门和统计人员的事”的错误认识,思想认识不够到位。  2、行动上,存在着“只挂帅不出征,没有真正上岗到位”的问题。工作停留在一般号召,一般布置上,督查落实不够,部门的组织协调职能发挥不够。如有的单位,至今未按要求上报有关“人普”工作文件和建立工作专班;有的名义上成立了专班,但没有进入角色;有的对所属单位至今没开过一次人普工作会议,更没有发文要求所属单位如何配合。更谈不上按要求开展实质性工作,如普查区及调查小区的划分及地图绘制工作。下面列举几个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