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21世纪上半叶我国人口变动趋势看稳定低生育水平的重要性和艰巨性

1前言:未尽的使命 建国以来,我国人口在经历了50年代和60年代无计划的高速增长、70年代生育水平的大幅度下降和80年代的徘徊波动,终于在世纪之交成功地完成了传统意义上的“人口转变”历程,从而进入了低生育水平条件下的“后人口转变”时期。然而,人口转变的完成,并不意味着我国人口问题的解决,也不等于人口压力的减轻,更不能说人口与计划生育使命的结束。相反,低生育水平条件下的人口问题更为复杂化、多元化和隐蔽化。应该说,高生育水平下有人口问题,低生育水平下也有人口问题。高生育水平下的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我们尚有经验可学,有教训可借鉴,而低生育水平下的人口问题也是发达国家头疼的社会经济问题之一,多数发展中国家还没有感受到低生育水平下的人口问题,如人口老化问题、劳动力供给短缺问题、社会保障问题、外来移民等问题,以及由人口问题引发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和社会心理等问题。作为目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我国的人口问题具有普遍性,但更具有中国特色...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决策探索(下半月)》2010年09期
决策探索(下半月)

试论国企计划生育工作的硬环境创造与软实力打造

我国面临社会转轨、健康转型、人口转变的复杂形势,国有企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在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机遇期,如何应对人口问题日趋多元化、各种因素交叉重叠等错综复杂的形势变化,这就需要我们认真审视未来的人口发展状况,采取审慎而有效的科学措施和非常规手段,把握趋势,主动求变,形成常态,加强企业内外部计划生育工作的刚性控制和人文关怀,关注人口“特殊化”,形成管理“常态化”,引领宣传“特色化”,计生服务“亲情化”,切实抓好国有企业计划生育工作的硬环境创造与软实力打造。一、国有企业工作环境的特殊定位决定了企业计划生育工作任重道远中原油田的工作性质和自身环境的特殊性造成油田计划生育工作难度增大。一是外闯市场的特殊性地位。中原油田在海外的队伍有110多支,由于大量的队伍和人员常年身居海外,势必造成工作盲点,给油田计划生育工作带来管理难度。二是流动作战的特殊性工作。油田还具有在野外流动作战等特点,有大量钻井、物探、测井、地质录井、井下作业等队伍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口与发展》2015年02期
人口与发展

东盟各国的人口转变与人口政策——兼论对中国计划生育的启示

所,北京100070)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ASEAN),简称东盟,是东南亚地区以经济合作为基础的政治、经济、安全一体化组织,自1967年正式成立至今已发展成为10个成员国、总面积448万平方公里、总人口6亿、国内生产总值(GDP)达23221亿美元的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区域性组织。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交往历史源远流长,已有二千多年历史。近20年来,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迅速发展,从全面对话伙伴、睦邻互信伙伴上升为战略伙伴关系。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全面建成并正式启动。这是世界上人口最多、面积巨大的自由贸易区。目前,东盟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在我国的外交和对外贸易合作关系中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全面地了解东盟,有助于推进我国与东盟的合作,促进中国与东盟各国之间关系的深化。人口是一个国家的基本国情,人口政策是国家极为重...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人口研究》2000年03期
人口研究

稳定低生育水平:新世纪的挑战与展望

背景 今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加强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决定》,明确指出;人口问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长期面临的重大问题,是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在实现了人口再生产类型的转变之后,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的主要任务将转向稳定低生育水平,提高人口素质。 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中国计划生育和控制人口增长的卓绝努力下,中国人口过快增长得到了有效控制,作为我们几十年为之奋斗的低生育率目标已如期实现,90年代中国的生育水平开始持续地低于更替水平,目前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与多数欧洲国家相似、中国人口变化的这种态势具有深远的意义,它表明中国人口增长正在迎来历史性的变化与转折,中国在通向人口零增长、负增长的道路上迈出了重大而坚实的一步。 然而,我国低生育水平的实现是来之不易的,在理论与实践上都付出过沉重的代价。目前的低生育水平又是极不稳定的,任何政策的偏差、工作的失误及外部环境的不利影响都可能导致生育率的回升。在低生...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金田》2013年08期
金田

计划生育与中国人口变迁

一、计划生育政策的变化与发展1.1970-1980全面推行计划生育,生育政策形成20世纪50年代,死亡率的下降引起了人口的迅速增长。1969年我国总人口突破了8亿,人口与经济矛盾更加突出,人口问题引起了整个社会的高度关注。1973年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成立,涉及到城乡亿万家庭的计划生育活动也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起来。1974年中央要求切实落实计划生育工作,肯定了按“晚、稀、少”方针要求结婚和生育的政策。1978年10月,中央批转的《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的报告》进一步明确了“晚、稀、少”方针的内涵,提出以“晚、稀、少”为主要内容的生育政策。在人口政策的具体表述上,概括为“控制人口的数量,提高人口的素质”。同时,计划生育第一次写入宪法,规定:“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2.1980-1984生育政策紧缩1980年9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务院正式宣布调整计划生育政策,指出“必须在人口问题上采取一个坚决的措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田》2013年08期
《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07年07期
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

深入学习贯彻《决定》 开创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新局面(续)——新阶段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主要任务

《决定》明确提出了新阶段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五项战略任务,即稳定低生育水平、提高出生人口素质、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问题、完善流动人口管理服务、应对人口老龄化。一、千方百计稳定低生育水平人口数量问题是最主要的矛盾,直接影响到人口素质、结构、分布等问题。稳定低生育水平,是解决其他人口问题的基础。《决定》强调,稳定低生育水平是新时期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首要任务,“十一五”期间是实现这一任务的关键时期。综合分析我国经济社会和人口发展趋势,到“十一五”期末,全国人口总量(不含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要控制在13.6亿人以内;到2020年,人口总量要控制在14.5亿人左右,总和生育率稳定在更替水平以下。稳定低生育水平,关键是要稳定现行生育政策。现行生育政策是几经调整并为广大群众接受的政策,也是实现人口控制目标的重要保证。在这个问题上,头脑一定要十分清醒。进一步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制宣传,深入开展国情、国策教育,积极倡导科学、文明、进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