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农民工的社会网络与性别偏好——基于深圳调查的研究

1研究背景在中国,长期以来形成的男孩偏好观念是导致人口出生性别比偏高的根本原因(Zeng et al.,1993)。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速,大量农村人口流入城镇地区。研究发现,一方面,具有相对较强男孩偏好观念的农村人口流入城镇地区后其出生性别比加剧了城镇地区出生性别比的偏高态势(伍海霞等,2005);另一方面,进入城镇后,随着职业、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变化,农民工重新构建着个体的社会网络,在网络成员观念与行为的影响下,个体的生育观念与行为将发生转变(Car-rington,1988;Bongaarts and Watkins,1996;Friedkin,1997;Kohler et al,2001),进而也必将对城镇地区出生性别比产生影响。在城镇农民工规模逐年扩大的现实情况下,探讨流动后农民工的性别偏好观念的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对于深入认识人口流动对城镇出生性别比的影响、寻求降低城镇人口出生性别比的有效途径具有重要的现...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人口与经济》2007年01期
人口与经济

流动人口的生育意愿及其变迁——以广州市流动人口为例

一、研究目的及方法目前关于流动人口生育意愿的研究还很薄弱。首先,从所阐述的生育意愿现状来看,只涉及意愿子女数和意愿性别偏好两方面。而根据顾宝昌生育的“三维性”理论,意愿生育时间也是生育意愿的一个重要方面[1]。其次,外出对意愿生育时间的影响没有涉及。此外,由外出引起的生育意愿三方面的变迁速度是否一致也没有进行过研究。本文通过流动人口生育意愿的调查研究,了解和掌握流动人口的生育意愿现状,包括意愿子女数、意愿性别偏好和意愿生育时间三方面。在此基础上,探讨流动人口生育意愿的变迁,包括外出是否对流动人口的生育意愿都有影响,对于有影响的人口来说生育意愿的变迁是朝着积极方向还是消极方向,生育意愿各方面的变迁速度是否一致。本文以广州市流动人口为研究对象进行调查研究。广州市聚集了大量的流动人口,2000年广州市994·20万人口中,流动人口就有331·29万人,占了总人口的33·32%。可见,以广州市的流动人口为研究对象具有一定的典型性。本文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生意通》2006年05期
生意通

巧用招聘信息开饭馆

李远开在流动人口多的志远街上开了一家小饭馆,饭馆里的菜价便宜,也实惠,但是由于这条街上的小饭馆实在太多,因此竟争非常激烈,再加上流动人口多,饭馆也很难有固定的客户群体。而且李远开的小饭馆实在也没有什么特色,装修也很简单,因此,对于那些新客户根本没有吸引力,所招徕的都是随便进来吃吃的散客。有时吃饭的人多,有时就少,平均下来的营业额也比较低,经营举步维艰。李远开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经营下去,勉强糊口。一天,来了两个年轻人吃饭,他们点了两个便宜菜,边吃边聊。李远开听见他们是在谈论找工作的事情,说又要跑到人才市场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每次都要去,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李远开也知道现在的工作难找,这里的流动人口中很多人都在找工作。突然,李远开脑中灵光一闪,既然有这么多的人在不断地找工作,他们在没有工作之前的消费能力是很低的,自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年01期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流动人口居留意愿的梯度变动与影响机制

已有研究发现,由于市场机制和政府政策机制的缺失,流动者对定居地点的选择呈现差异性,形成定居、回流等不同的居留意愿[1],或者形成留城、返乡、继续流动等流动方向[2]。对不同区域进行比较研究,发现同类城市流动人口的居留意愿有相似性,虽然个人特征呈现明显的区域差异,但在家庭、社区和社会层面却并未发现区域差异[3]。其他针对特定区域进行的研究,由于调查数据来源于不同地区,使研究结论有一定的差异。在流动人口的居留意愿形成机制方面,认为性别,年龄,婚姻状况[4],受教育程度[5],流动时间[6]等人口学特征对居留意愿的影响方向有所差异。经济因素影响着居留意愿[7]。社会融合、相对剥夺感等社会心理因素对农民工居留意愿的影响比较强,并且作用强度不断增强[8]。家庭团聚是流动人口在城市长期居留的重要因素[9]。城市户籍对流动人口的吸引作用有所下降[10]。现有的研究成果十分丰富,但是较少涉及不同城市类型流动人口居留意愿的差异性研究,流入地的类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技术与创新管理》2017年01期
技术与创新管理

西部高学历流动人口工作满意度影响因素的地区差异分析

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流动人口达2.61亿人,其中高学历流动人口240多万[1],成为流动大军中的一大主力人员。高学历人力资源作为我国科技发展的中坚力量,对于城市经济发展、国民收入提升以及区域差异的缩小等都具有重大影响,为此各地方政府制定了一系列公共政策来吸引、留住高学历人群[2]。而影响高学历人才是否流动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他们对现有工作的一个满意度评价问题,工作满意度越高的员工其工作绩效、生活幸福感及对企业的归属感就越高;而工作不满意程度的增加则会导致工作缺勤率和离职率的提高,带来显性的人才流失,同时也会影响工作能力和潜力的发挥,带来隐性人才流失[3]。因此,提高高学历人才工作满意度是留住人才、发掘人才潜力、提升工作绩效的一项重要内容。然而,大量研究和实践证明:基于不同地区的区位功能、社会发展水平、生活习惯、人文地理认知、消费水平等的差异,人才对工作满意度的影响因素认识与评价存有一定的差异性。Hoppock认为工作满...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调研世界》2017年03期
调研世界

居住证制度全面实施的问题探讨——基于武汉市1095个流动人口样本的调研分析

一、引言2015年12月,国务院颁布《居住证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暂行条例”),实现居住证制度在全国范围内的实施,这是保障2.47亿流动人口享有基本公共服务、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大社会政策。作为一项最新的社会政策,在实施过程中涉及一系列的复杂问题,包括居住登记和办证、居住证的权益享受和服务、居住证积分入户等各个环节。这些方面关系到居住证制度实施的成效,也关系到政策目标的达成。武汉市于2011年3月制定实施《武汉市居住证管理暂行办法》,是较早施行居住证的特大城市之一。随着国家层面居住证制度的实施,武汉市等城市的居住证制度也需要适度的进行调整。本研究数据来源于2016年3月对武汉市的实地调研和对武汉市流动人口的抽样调查,抽样调查共发放问卷1158份,收回有效问卷1095份。二、居住证制度全面施行的历史回溯(一)居住证的人才吸附20世纪90年代,部分城市为吸引外资和高层次人才,打破完全依据户口进行福利分配的制度安排,推出了居住证制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