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区分

【裁判要旨】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是区分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关键。行为人将非法集资的大部分资金用于生产经营,少部分资金用于个人高档消费,在未超出预期收益的情况下,不应认定为挥霍,不能据此认定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从而认定其构成集资诈骗罪。□案号一审:(2014)温龙刑初字第164号二审:(2015)浙温刑终字第616号支付借款利息及用于个人、家庭消费等。期间,被告人叶挺勇(系叶挺英弟弟)明知张福林、叶挺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仍吸收并转给张福林、叶挺英资金1477万元。被告人张海燕(2008年上半年至2011年8月)、金笑琼(2008年上半年至2011年8月)、陈阿娜(2010年9月至案发)、张静(2007年8月至2010年8月)明知张福林、叶挺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仍受聘以月工资2000-3000元,先后在公司内担任会计或出纳,在不同的岗位上为张福林、叶挺英夫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提供帮助,其中陈阿娜参与非法吸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研究

随着市场经济快速发展,民营企业对于资金的需求也日益增长,民间融资成为企业获取资金的新型渠道,大量的集资形式层出不穷,甚至一些企业为了争取更多的资金,将目光转向合法渠道之外的非法融资上。面对高发的违法吸存的筹集行为,国家采取刑事手段严厉打击,然而非法集资的活动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反而因为本罪的扩大化适用,引发社会强烈的指责。各地司法机关在认定本罪过程中,不断出现复杂的疑难问题,究其原因在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法本身存在缺陷,导致在司法实践中认定标准模糊不清。为此,笔者通过对相关理论与案例的分析,尝试对本罪的一些实质性问题和实践中适用本罪存在的争议进行深入研究,并对本罪在立法和司法两方面提出完善建议,以期能对准确适用本罪规制非法集资行为有所裨益。本文除引言和结论以外,主要包括以下四部分内容:第一部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概述,共包括两节内容。第一节为本罪的立法沿革,梳理了我国对本罪的立法缘起到完善的整个过程。第二节为本罪的基本特性,系...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司法认定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加入WTO以来金融领域的不断放开,非法集资类型的刑事案件发案率逐渐呈上升趋势。从2003年的孙大午案,到前段时间一直被各界广泛关注,历经两次改判的浙江东阳吴英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直是司法界存在争议比较大的罪名之一。特别是各地法院在审判中也是观点不一,大中小城市之间、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与内陆经济落后地区在认定这一罪名的尺度上都有所不同,没有一个统一的适用标准,由此导致各地的判决结果五花八门。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该罪在司法认定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本文共分为以下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论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主体问题,主要论述金融机构内部人员以及金融机构能否构成本罪的主体。第二部分分析本罪犯罪客观方面,主要论述如何区分非法吸收和变相非法吸收以及何为不特定公众的问题。第三部分论述的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的司法认定,其中重点分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及民间借贷的界定。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
甘肃政法学院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近年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逐渐成为高发、频发的罪名。通过“孙大午案”“浙江富姐吴英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多的关注,学界对此也是争论不休。笔者本人是一名长期从事实务工作的律师,也办理过一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但是在办理案件是时,经常会发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往往有扩大化现象,其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民间资本的流通运作。在笔者的家乡温州,几乎超过90%的家庭都有从事民间借贷的行为。如何合法民间借贷行为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有何区别,如何厘清两者的界限成为一个难点。此外,新形式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也层出不穷,比如利用委托理财进行非法吸存,房地产销售存在的非法吸存,都是新形式的犯罪方式,如何界定并予以打击,就成了当务之急。为此,2010年1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于通过了《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进一步对该罪名的立法规定进行了完善。笔者写作此文,也是想在此基础上对...  (本文共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研究

刑法典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法条并未对何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作出解释,以至司法实践所适用的法律规范一直是国务院颁布的相关行政法规与部门规章。直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的出台,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作了全新而详细的司法解释。《解释》试图彻底解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司法实践中所存在的问题,其积极意义是明显的,但是在诸如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主体范围、犯罪特征、相关概念定义等法律适用问题上,《解释》不仅未能定分止争,反而引起了学界不小的争议。为了正确阐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本文拟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立法沿革、犯罪构成、以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司法认定与立法抉择四个方面论述并提出自己的观点。本文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部分:第一部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从单行刑法到刑法典的立法沿革以及对《解释》的评析。《解释》的意义在于以刑事司法解释的名义...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大学
湖南大学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疑难问题研究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规定在我国《刑法》的第一百七十六条,其立法规范从无到有,共经历了三个阶段,于1997年写入我国刑法。尽管如此,根据现有立法规范并不能准确认定该罪:表现该罪行为方式及特征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存款”、“社会公众”、“公开宣传”等特定用词释义不明;具有存款经营权的金融机构是否为该罪主体存有争议;个案中单位犯罪与主体犯罪的认定标准存在差异;区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民间借贷是否可以特定的主观目的为界分要点;如何区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法益为公民个人的存款安全及收益,只有该法益受到实际侵害或者实际侵害的威胁,才能认定符合该罪犯罪构成要件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基于法益分析对认定犯罪所具有的独立价值和重要意义,不能一味强调维护“国家金融管理秩序”,以避免对国家金融管理权力的过重保护而忽视对法益侵害的认定。具有存款经营权的金融机构具有该罪主体资格,...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