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语言使用与族群关系(民族社会学连载之三)

在人类社会各个族群的形成与演变过程中 ,语言的出现和发展是一个重要因素。这一点是学术界的共识 ,如英国社会学家史密斯认为 :“族群是一种文化的集合体 ,……(族群 )并凭借文化方面的一个或几个差别 (如宗教、习俗、语言或组织 )来相互区别。”(Smith ,1991:2 0 )美国社会学家帕森斯把语言和宗教同视为族群文化认同的基本要素。(Parsons,1975 :5 4 )各国许多学者都把共同语言作为族群的主要文化特征之一 ,当年斯大林也把语言作为定义“民族”的四个特征之一。由于世界各地区的人类族群起源是多元的 ,因此人类语言的起源也是多元的。各个族群在其语言萌生的初期 ,在发声方法方面很可能受到自身周围环境中其他声音 (动物、自然气候声音等 )的影响。①在不同的自然环境中有不同的动物和自然界声音 ,处在不同自然环境中的人类族群也会模仿不同的发音 ,萌生不同的语言 ,创造出不同的书写文字。在社会发展过程中 ,人们使用自己本族的...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怀化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怀化学院学报

互动中的交融:国有企业族群关系与族群认同变迁

一、引言企业文化作为企业经济生活不可或缺的引擎,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部分[1]。其中,族群文化更是企业文化研究的关键内容,企业管理者需要了解并掌握企业内部不同族群间的互动情况,通过改善各族群间的关系,达到促进企业良性发展的目的。近年来,学界对企业中各族群及族群关系的研究已成为热点,已有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对外来企业中各族群间关系的研究,即外来企业需要考量本地族群的文化背景和交往方式,从而找出一套异于本国企业文化的管理模式,如綦晓光对在大连市某日资和法资跨国公司的组织文化进行了比较研究,认为企业各族群间存在着礼物互惠的关系[2];孙九霞以港资深圳中成文具厂为个例,用戈登在《美国人生活中的同化》中的七个变量分析珠江三角洲外来企业的族群构成、族群关系以及族群特征,认为本地族群与外来族群受文化差异的影响致使交往不多[3]。二是对中资跨国企业各族群间关系的研究。受不同文化背景的影响,不同族群的职工在工作交往中为人处事的方式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7年02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族群关系的仪式表达

多年前,笔者在考察泸沽湖周边的民族关系时注意到,摩梭人在举行某种仪式时会做两个草偶来代表普米和彝族并用镰刀将其砍碎,此现象颇具启发性。凉山彝族至今依然保留有不少反映族群关系的仪式,周边的傈僳族似乎也有不少针对其他民族的仪式,在多民族杂居区,此类仪式似乎具有普遍性,普遍到我们足以将其理解为某种不利于民族团结的封建迷信和妖魔化巫术实践,以至于我们经常忽略对此类仪式严肃的学术考察:其中是否蕴含着某种我们并不太在意但对族群交往的理论研究具有重要价值的知识形态及其实践?自那以后,笔者开始留意有关族群关系仪式表达的话题与素材,并着手思考、探索相关的理论问题及其解释,而此持久的学术兴趣就是本文写作的动机所在。一、仪式之镜关于仪式的文献汗牛充栋,相关理论也层出不穷,但专门讨论族群关系仪式及其表达的研究并不多见,很重要的原因是多数理论家都把仪式视为特定群体内部的文化机制而很少关注仪式作为族群关系的表达及实践。涂尔干、维克多·特纳等主要关注同一族群...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7年03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在嵌入中共生:新疆红墩族群关系的百年变迁

“民族互嵌型”社区遍布天山南北,是新疆各民族“大杂居,小聚居,交错杂居”分布格局在社区层面的体现。18世纪中叶以来,“民族互嵌型”社区成为中国阿尔泰山草原一种常态化的人文生态,有深厚的历史传承和广泛的现实基础。18世纪中叶以前,蒙古人是生活在阿尔泰山草原的主要族群。之后,随着哈萨克人的内附,汉、回、维吾尔、俄罗斯等民族相继迁入,在一些地方形成了众多“民族互嵌型”社区,“红墩”就是这类社区的典型。红墩位于阿勒泰市城区东南方向12公里处,地处克兰河中游北岸,以该河南岸一处硕大的红色石墩群命名,有150余年历史。自形成以来,汉、哈萨克、维吾尔、回、蒙古等族群杂居在一起,在经济、社会与文化等层面交往交流交融,和谐共生,建立和发展了各民族相互嵌入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谱写了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辉煌诗篇。2015~2016年,我们多次就该“民族互嵌型”社区的形成过程和族群关系进行了调查,发现“在嵌入中共生”是当地族群关系的基本...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06期
明日风尚

浅析边城(茶峒镇)民族旅游与社区族群关系

文|甘瑶旅游资源是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旅游业最基本和最重要的条件之一。我国民族地区发展旅游业,具有多方面的、突出的资源优势。当前,我国民族地区根据自身的客观条件,因地制宜地积极发展旅游业,是当地向“小康社会”、“和谐社会”迈进的一种极佳选择。人类学对旅游业巨大影响的研究始于20世纪60年代,重点关注对当地经济、社会及文化的影响、旅游发展背景下的文化适应问题。民族地区旅游业的发展除了给当地的经济带来最直观的变化外,对地区的社会族群关系也会带来巨大影响。一、边城地区民族旅游发展的现状1、边城地区的简要介绍边城古镇位于花垣县西部,距县城25公里,地处湖南西北部的门户之地,是湖南省的西大门和湘西四大古镇之一。西与重庆的秀山县一江之隔,西北与贵州的松桃县接壤。自文坛巨匠沈从文老先生名著《边城》问世后,边城已成为一个著名的世界性品牌。边城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一直在致力于民族旅游的发展。2、边城地区发展民族旅游的优势和存在的问题边城地区发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边疆民族研究》2017年01期
西南边疆民族研究

生存经验与族群关系的建构——以丽江鲁甸坝“圈地故事”为中心的讨论

山地与坝子(2)是构成中国西南地貌的两类基本的地理单元。坝子由于平缓的地形、相对充裕的土地资源历来成为人口聚居之地。在云南省,所有坝子的面积总和仅占全省面积的约6.52%,但今天却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和三分之一的耕地都集中于最大的19个坝子中。(3)由于坝子及其平缓耕地的稀少,使得历史上它也成为各人群竞争与博弈的主要场域。同时,镶嵌于崇山峻岭中的坝子,由于四周被高山包围,也容易受到周边山地的阻隔,形成一个相对较为独立的地理单元和社会空间。坝子内各人群间保持着密切的交往,与生活于周边的山地人群和其他坝子的人群保持着或远或近的联系,坝子也成为文化不断形成、人群不断融合的区域。近年来,诸多学者开始关注到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坝子”的形成机理及内部的族群互动。利齐和斯科特则从高地与低地、山地与坝区二者之间对比的角度,分析两类地理空间下人群分布、社会结构上的差别。(4)马健雄通过对云南大理明代赵州与铁锁箐的研究指出,“基于‘坝子’的社会整*(4)...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