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类学家都是虚伪做作的好人?——《人文类型》读后

一、缘起中国人向来重“文”轻“武”,姚明刘翔们表现再好再风光,终究是“特殊个案”而不会成为培养主流。“文”里又重“理”轻“文”,“学好数理化”、“技术治国”是我们一直推崇的;“文”里又重“社科”轻“人文”,“经世治国的实用之学”声誉甚隆,公共话语里都是它们的声音。我到北大清华逛,经济学院管理学院大楼前停的大多是名驹宝马,而一些人文学系,用“门前冷落车马稀”来形容是不为过的。但是事情似乎在起着某些变化。先是提倡人文素质教育,学生们要读些经史子集了。接着,国学浮出水面,某大学有国学系了,某大学要建国学院了。再接着,一些大师从历史“不深处”被打捞出来,摆上案头,传统文化的复兴和重建又被许多人挂在嘴边,等等。官人为了意识形态的需要和一些所谓更深远的考虑,提倡些什么、抑制些什么或清除些什么都是我们习以为常的。但是,民间的一些“精英和准精英分子”在成功地把知识转化为生产力,生活富裕之后,对人生终极意义的探索变得迫切起来。为富不仁者且不说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探索与争鸣》2017年02期
探索与争鸣

中国学术生产的现实情怀与学派建制

一学术生产在早期阶段便具有强烈的现实情怀。孔子之所以整理诗书等历史文化遗产,就是为了彰显“仁道”,以之来改造春秋以来被权力、财富争夺扭曲的人心与天下。近代,马克思亦曾批判古典哲学多是围绕“抽象”的人类展开学术生产,很少揭示人类实际生活在什么样的“现实”里,其中有何苦难与不义,以及如何重建苦难与不义叠出的世界。到费孝通先生这一代,最初之所以努力发展“科学”的社会人类学,亦是为了“对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中国社会有清楚的理解”,创造“一些能改造社会、为人民服务的知识”[1]。即使像韦伯那样高调主张学术生产不该涉及任何人间是非的学者,也无法真正做到将现实情怀从其学术生产中清除出去。言外之意,提及学术产生的现实情怀时,已不必再去思考学术生产是否应介入现实,而大可以直接探讨学术生产应具有什么样的现实情怀,或者何种现实情怀值得学术生产为之坚守等更有实质意义的问题。就此问题而言,很容易让人想起国内上世纪90年代的学术状况。其时,在“市场经济”大潮...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教育学术月刊》2017年08期
教育学术月刊

大学文化的社会人类学考察——关于仪式、习俗与传说

族群(Ethnic groups)是人类社会的文化分类法。仪式、习俗与传说是人类社会化的工具与途径之一,而不同的族群则有不同的仪式、习俗与传说,人类在历史的不断遗忘与重构中借助不同的仪式、习俗与传说完成自身的稳定性心理结构和族群身份建构,以此形成绵延不绝又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人类社会差异。所以仪式、习俗与传说既是社会人类学的族群分类标准和研究视角,也是族群文化研究的方法论。任何一个族群,都有其生产生活的地理空间和维系其区别于其他族群的文化系统。大学组织作为独特的社会文化单元完全符合族群的内涵规范,所以,大学是一个族群,一个文化族群。[1]从人类社会的亚文化生产理论看,不同的大学组织有着一些共性的仪式、习俗与传说,同时还坚守着各自独特的仪式、习俗与传说——正是在这些共性与个性之间,大学文化的在场与续存得以展演和升华。基于此,我们从仪式、习俗与传说的视角剖析和解读社会系统中大学组织的文化现象与构成,将有助于我们重新审视人类社会系统历...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社会人类学的中国时代

大约在26年前(1936),燕京大学的吴文藻教 提供了丰富的理论经验),一些人也许会说,这个授拜访了马林诺夫斯基。马林诺夫斯基感到极大预言唯一的不准确之处在于:它认为,我们既然可的欣慰,正如他自己所说:“中国社会学界已独立 以热衷于文明社会研究,就可以对未开化社会研自发地组织起一场对文化变迁和应用人类学真正 究持有相同的意趣。刚开始我认为,一些心直口快问题的学术上的攻关,这一攻关表达了我梦寐以 的人类学家可能会直接指出印度和中国比澳洲土求的愿望”。1938年,马林诺夫斯基为费孝通的 著更有意思。20世纪30年代,中国本土以及英美《江村经济》I书作序时,写下了这段话。他认为 的一些人类学家(我们称他们为“社会学家'大多这部著作是“人类学实地调查和理论工作发展中 数人并不会反对)开始研究中国社会。我们能够从的一座里程碑”。他对费孝通的作品有如此高的评 他们的研究中领悟多少,才能超越他们划定的学价,一个原因在于其扩展了人类学的界限,使...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西北民族研究》2002年01期
西北民族研究

中国共产党西北民族学院委员会文件 党组字 ( 2 0 0 1 ) 1 1号 关于社会人类学·民俗学研究所增挂社会人类学·民俗学系牌子的决定

经院党委 2 0 0 1年 5月 2 5日会议研究 ,决定社会人类学·民俗学研究所增挂社会人类学·民俗学系牌子 ,简称社会学系 ,并成立系直属党支部 ,设直属党支部书记或副书记岗位 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1996年01期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社会人类学产于西方,就离不开西方么?

无人否认,社会人类学首先出现在西有欧洲以及专门收容西方最穷之人、最新方,而且,它的发展与近500年来人类进化思想的美洲居民方才有缘领悟。中举足轻重的全球性过程息息相通。此过社会人类学或以往所谓的民族学之所程有两重含义,一是指西方扩张出了欧洲以产生和存在,是由于西方的不断扩张,由的边界,二是说欧洲以外的地方由于西方于欧洲某些国家的一种需要,一种理解两直接或间接的影响而日见其甚、并且似乎套全然不同观念的需要。一方面,欧洲人足无可逆转的西化。西化虽不自1492年始,迹所到、后来货物所销或干脆枪炮所指的却随着欧洲列强发现和征服美洲而愈演愈美洲、非洲和亚洲别有一种生活与思想方烈。从那时起,西方便不停式,出于统治、贸易以及传地向全球各处扩张。到了教的需要,各处的军人、教20世纪,特别是二次世界士和公务人员便先后纷纷大战后,西方不得不让殖学习异域方言(这些语言民地自立门户,而它们在大都尚无文字),以了解不全世界的西化过程却不曾同的信仰—哪怕仅...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