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白之创作与道士及上清经

我们研究一位诗人创作与道教之间的关系时,往往疏忽了诗人与道士的直接联系。当唐代还没有使用印刷技术的时候,一位诗人怎样面临道教知识呢?除了家庭教育以外,似乎是诗人本人与道士或者道观有交流,就能学到相对具体的道教知识。诗人要是用道教的专门知识来创作,他有可能通过道士或道观的中介来听到道教教义、阅读道教经典。因此,我们要研究诗人的道教知识时,首先要了解,诗人到底与哪位道士有交流?这位道士的道术如何?就是说,我们了解到诗人应有的道教知识,更方便于理解他们创作中的道教因素。否则的话,我们只能指出所谓“神仙思想”、“道教气味”等相对暧昧的感觉而已,并不能理解诗人创作与道教知识之间的直接关系。因而诗人与道士或道观之间的关系值得研究。特别是我们要研究李白这位被称为“谪仙人”的诗人,更需要运用这种方法。李白少年时最好的朋友就是峨嵋道士元丹丘,而且交往一生。关于元丹丘已有研究①,我在此拙文中要谈谈李白与其他道士的直接关系及其对李白创作的影响②。一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道教》2006年02期
中国道教

于无为处见有为——评《道教科学思想发凡》

哲学新视界系列丛书之一《道教科学思想发凡》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初正式出版了。它是厦门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研究所博士生导师盖建民教授十余载心血凝结而成的力作。捧着它,我们能够深切地感受到一种学术思想和人生精神的厚重;透过它那飘着墨香的扉页,我们也能够体察到一位青年学者严谨的学术探索态度。读《道教科学思想发凡》,可以从中发现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首先值得我们感叹的是盖建民教授在学术研究上对陈旧思维模式敢于超越、于无为处见有为的那样一种理论创新的勇气和能力。长期以来,在我们的头脑中普遍地存在着一种思维定式,似乎宗教和科学仅仅是两种水火不相容的存在,鲜有人能够从宗教的整个机体中去深究其与科学的某些内在关联,挖掘其深层的思想智慧的精华。盖建民教授突破了这一思维定式,站在历史和现实的高处,穿过时间和空间的阻隔,立足于宗教学与科技哲学的交叉点,准确地把握到了道教与科学之间诸多的内在关联,从中引出了一系列足以令人信服而又具有文化哲学价值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中医中药杂志》2006年02期
国际中医中药杂志

道教医学服食方研究

服食,又称“服饵”,是指服用某些动植物、矿石或经特殊炼制的所谓丹药,以达到强身健体、祛病延年,乃至“长生不死”的一种古代养生方术。其中,服用矿石类药物又称“服石”,服用丹炼类药物则叫“服丹”。本文对近10年来学术界对于服食方的研究作一综述。1道教服食方的历史发展阶段的划分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道教服食方的发展应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服食草木药阶段。此阶段从晚周春秋产生,秦汉以后,直到魏晋。这一时期道士主要采用最简单的方法,希望找到一种“不死”之药,以求实现“长生不死”。第二,服食丹石药为主的阶段。经过数百年的草木服食之后,仍没达到目标,道士便把目光转移到那些不易腐烂变质的金石矿物上来。对于这一阶段的研究很多。王一帆[1]认为服食丹石药风行于魏晋而鼎盛于唐代。金正耀[2]论述了魏晋服食“五石散”的历史背景和中毒症状,并总结了唐代外丹理论的三个特点。丘玏[3]从临床角度提出由唐代外丹术所带来的砷、汞、铅以及合金化学在中医临床用药中发挥了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06年03期
图书馆理论与实践

道教史籍刍议——以元代为中心

中国古代发达的史学传统对于道教徒及信道者有着深刻的影响。他们撰写了卷帙浩繁、内容广博的道经,其中不乏道教史籍。传统史学或多或少地带有贬抑佛道史学的倾向,对道教史籍的存在更加以怀疑。事实上,道教史籍之编纂由来已久,其芸芸大者当在宋元,以元代最为典型。《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收入了许多元代道教史籍。整体而言,元代道教史籍从内容和形式、数量和质量等方面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学界对这些文献的研究又较为薄弱。鉴于此,笔者不揣浅陋,试图以元代为例对道教史籍略加探讨,以求教于方家。1元代道教史籍的定义传统《道藏》系统采用道教史上逐渐形成的三洞四辅十二部的分类法。各类目均以教内术语命名,旨在强化其宗教意义。今人在肯定传统分类法的基础上提出了修改意见,意欲为学术研究提供入门之钥。陈撄宁大师在20世纪30年代就曾经将《道藏》所有道经按内容和性质分为十四大类,并把“道史类”作为单独类目提出来。[1]199-201任继愈主编的《道藏提要》,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宗教文化》2006年02期
世界宗教文化

道教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良好的道德环境是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条件,道教在这方面具有极为丰富的内容供我们借鉴。尽管道教伦理思想内容十分庞杂,总体说来,不外乎提倡个人修善积德,人与人之间友爱互助。道教对个人的道德修养要求集中体现在道教戒律中。道教的戒律是规范和约束道士言行,指导道士生活和修炼的准则,其中有不少反映了人们普遍的善良愿望,符合大众的利益,在今天可借以加强个人道德修养。道教直接吸收了道家恬淡无欲、清净淳朴的思想,主张“目不贪五色,耳不贪五音,鼻不贪五气,口不贪五味,身不贪五彩。”提出“行无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动,此上最三行。”(《道德尊经想尔戒》载《太上老君经律》)这些思想对消解人们过度的物质欲望很有帮助。五戒是最为核心的戒律,道教数百条戒律都是围绕它阐发的。“第一戒杀,第二戒盗,第三戒淫,第四戒妄语,第五戒酒,是为五戒。”在《太上老君经律》中还载有《老君百八十戒》,如“不得自用”,“不得自贵”,“不得自骄”,“不得积聚财宝”,“勿贪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世界宗教文化》2006年02期
世界宗教文化

道教洞天福地的文化意蕴

神仙信仰是道教的核心所在,神仙居游的处所——洞天福地,自然成为道教信仰中必不可少的配套部件。洞天福地是道教各级仙真仙居、游憩之乐园,也是道门士众奉道、弘道、修道及通灵接真之圣地。“洞天”意指通天之山洞,居此修道可以通天仙;“福地”则指受福之胜地,居此修炼可以成地仙。根据《道迹经》、《真诰》等上清派道书中均已提及大小洞天及福地之说可知,“洞天福地”的观念至迟在东晋时业已形成。“洞天福地”本是道教虚拟的神仙世界,但由于道教认为神仙因其位业的不等而分为天仙、地仙等级别,因而神仙居游之仙境也随之而有差等。《天地宫府图·序》曾言道:“至于天洞区畛,高卑乃异;真灵班级,上下不同。”神仙所居的胜境有的在天上,如三清境等三十六天;有的在海中,如十洲三岛;有的在名山洞府,如洞天福地。相对于洞天而言,“福地”是仅次于“洞天”一级的仙境。洞天福地构成了道教地上仙境的主体部分,主要包括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云笈七》卷二十七《洞天福地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