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同山系大熊猫栖息地植物区系特征的定量分析

栖息地(habitat)是野生大熊猫(Ailuropodamelanoleuca)生存繁衍和种群发展的自然庇护所,评估不同山系大熊猫栖息地的结构特征和动态变化是大熊猫保护管理工作的核心之一。对于大熊猫栖息地的评估目前人们主要基于自然保护区的本地资源调查数据(植被分布图、地形图、大熊猫主食竹种资源分布图以及人为影响强度图等),根据野生大熊猫的生境选择特征,利用3S技术进行单个栖息地(自然保护区)的综合评价或破碎化分析,为了解不同自然保护区的生境质量和制定切实可行的保护管理措施提供了理论依据,极大地促进了野生大熊猫的就地保护工作[1~5]。单个自然保护区(栖息地)的评价固然非常重要而实用,但如何通过找寻它们的共通特性,对不同山系大熊猫栖息地进行综合研究与比较分析是值得研究人员探讨的课题。为此,笔者基于对不同山系大熊猫栖息地研究资料的分析,将种子植物科属地理分布区的各类型(除世界分布型外)在该栖息地所占百分率作为定量指标,对20个不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四川林业科技》2018年06期
四川林业科技

国内大熊猫栖息地研究进展

大熊猫是全球生物环境保护的旗舰物种,吸引了国内外生态学、环境学、地理学等多个学科学者进行研究。野生大熊猫的生存受到各种不利因素的影响,建立自然保护区以后虽然大熊猫数量稳中有升,总体还是稀少,目前只分布在国内的四川、陕西、甘肃部分地区。保护大熊猫应从大熊猫赖以生存的栖息地着手[1]。四川大熊猫栖息地范围包括卧龙、四姑娘山和夹金山脉,面积9 245 km2,世界上30%以上的野生大熊猫在这里生存。2006年,四川大熊猫栖息地成为世界自然遗产,我国大熊猫保护事业迎来新的机遇和挑战。Grinnel最先提出“栖息地(habitat)”的概念,栖息地即生境,是生物的居住场所[2]。20世纪30年代开始,文章Notes on the Giant Panda拉开国外大熊猫生境研究的序幕[3]。国内最早开展系统科学研究大熊猫生境的是胡锦矗等学者,在野外生态观察、访谈的基础上研究大熊猫的生活习性、生境选择等。早期以定性研究为主,且大部分研究只在个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阅读》2018年89期
阅读

走进四川大熊猫栖息地

大熊猫是中国的国宝dàxiónɡmāo shìzhōnɡɡuódeɡuóbǎo,它们主要生活在四川地tāmen zhǔyàoshēnɡhuózài sìchuān dì区qū。你知道世界上第一只大熊猫是在哪里发现的nǐzhīdào shìjièshɑnɡdìyīzhīdàxiónɡmāo shìzài nǎli fāxiàn de吗mɑ?答案是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dáàn shìsìchuānshěnɡyǎān shìbǎo xīnɡxiàn。1869年nián,第一只dìyīzhī大熊猫从这里走向世界dàxiónɡmāocónɡzhèli zǒu xiànɡshìjiè。2006年nián,位于四川省境内wèi yúsìchuānshěnɡjìnɡnèi由yóu7处自然保护区和chùzìrán bǎo hùqūhé9处风景名胜区组成的大熊猫chùfēnɡjǐnɡmínɡshènɡqūzǔchénɡde dàxiónɡmāo栖息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阅读》2018年89期
《巴蜀史志》2019年02期
巴蜀史志

大熊猫栖息地“申遗”纪实

戴维·谢泊尔博士(左二)、威廉·华蔚林博士(右一)、吕植主任(中)在保护区考察一大熊猫栖息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一个全世界关注的话题,对野生大熊猫保护而言,具有里程碑意义。大熊猫栖息地“申遗”,要以中国政府名义报送,世界遗产委员会收到申报材料后,委托咨询机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实地考察评估,征求专家意见,形成最终报告。报告经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讨论后,再提交世界遗产大会决定批准与否。其中,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实地考察评估,是“申遗”关键一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成立于1948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全球性非营利环保机构,也是自然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领域唯一作为联合国大会永久观察员的国际组织。各国政府及非政府机构都能参加,总部设瑞士格朗。其宗旨是保护自然的完整性和多样性,确保自然资源的平衡和可持续发展。中国作为世界上生物种类最丰富的国家之一,1996年加入该联盟。目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由近百个国家、上百个政府机构和800多个非政府机构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甘肃教育》2010年02期
甘肃教育

四川大熊猫栖息地

世遗大会评语:该遗产地保存的野生大熊猫占全世界大熊猫总数的30%以上,也是全球最大、最完整的大熊猫栖息地,是全球所有温带区域中植物最丰富的地区。大熊猫是仅产于中国的稀有“活化石”,它经历了第三纪热带环境,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资源开发与市场》2017年03期
资源开发与市场

栖息地周边社区自然资源依赖度及影响因素分析——以四川省大熊猫栖息地为例

1引言大熊猫是中国的“国宝”,是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旗舰物种,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是国际关注的热点。几十年来我国为保护大熊猫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金,但保护的压力不降反增。究其原因,主要是人口增长速度和经济发展速度加快,人为干扰较严重。大熊猫栖息地多数分布在偏远的山区农村,与周边社区空间接壤、资源交错,社区作为推动保护与经济发展的主体,社区居民对栖息地自然资源的利用有传统和现实两方面的原因,是大熊猫保护最重要的利益相关者[1],自然资源是其生计的主要来源。由于缺乏替代性生计选择,这些农户通常过度依赖当地的自然资源[2]。四川省大熊猫栖息地周边农户放牧、采药、采伐、耕种、打笋等,对大熊猫栖息地造成了严重的干扰,由于干扰密度大、强度高、时间长,使周边生态环境承受着巨大压力,导致栖息地质量下降和破碎化,压缩了大熊猫的生存空间,限制了不同种群间的交流与扩散,最终影响到大熊猫的分布格局。如四川省凉山州北部的美姑、马边等和岷山北部的九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