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由实践哲学转向理论哲学的翻译研究

翻译研究长期围绕着“直译”、“意译”之争,局限于“术”或“艺”、“科学”或“艺术”的手段与创造之争,根柢于译者感悟与灵感、带有浓烈主观主义的“神似”、“化境”之争,以及以“忠实”为标准的译文评判标准之争[1]。以此为基础的译学大都执著于翻译实际过程与译者具体翻译体验,往往把实践中感悟而出的经验直接擢升至超验领域,再返归之以引导具体实践。其论证方式往往是论者一隅之亲历亲为或译语片断的实证主义。在译学主张上,要么把译者对原文“忠实”承诺的伦理观,转换成为一种批判标准,要么由针对翻译局部语境缺失或语境陌生化的句子所采取的补偿性策略出发,得出翻译就是“创造”或“创造性叛逆”的主张。这些主张以特定对象的客观实在为前提与皈依,其特点是相对性和有限性、外在性和描述性,以此为基石之译学言论也就永远无法达到自我决定的、自足的、开放的、无限的可能性[2]432。就研究主体而言,翻译家和译论家之间几乎没有区别,自觉、经验、感悟、审美和认识混为一谈[3...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上海外国语大学
上海外国语大学

实践哲学视角下的译者主体性探索

翻译是译者与作者沟通心灵的桥梁,翻译也是译语与译语文化发展的基石,它见证了文化的冲突与融合,它也诠释了人类的共存与对话。长期以来,传统理论思想将翻译禁锢在语言转换的“围城”中,将“忠实”与“对等”确立为译者必须恪尽职守的行为准则。然而,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启发我们,要跳出纯语言的藩篱,关注翻译所处的文化世界。从文化角度思考翻译,我们看到翻译永远不只是对原作意义的简单复归,翻译中充满了两种文化的交合、渗透与对抗。从某种意义上说,翻译的过程就是文本意义在新的文化时空中的重构过程。本文所进行的主体性探索就是在这样一种话语语境中展开。本文选取实践哲学为理论视角,指出译者主体性研究要走出理论哲学视角下的观念世界,超越主体性那种自我、自我意识的主观理性的匡囿。同时,本文借鉴马克思实践哲学的主体与主体性概念,对译者主体及其主体性内涵进行了重新界定,强调译者是实践主体,突显译者主体的实践性。因为实践主体是一种社会性与历史性的存在物,译者也由此...  (本文共20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11期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实践哲学视域下真理观新解

理论哲学到实践哲学的转换,预示着哲学基本理念、思维方式、研究主题及基本旨趣的变化。这种变化赋予了我们一个新的理解问题的平台。实践哲学视域下,真理不再是关于抽象本体的客观性知识,不是与人无关的外物的真理,而是人的真理,是人的实践活动的真理,是生存论的真理,是人的生存实践活动的合理性。一、真理是人的真理理论哲学将真理理解为对本质的客观把握,实践哲学将真理理解为一个过程、一种活动,是从事着实践生存活动的人,基于某种超越性要求,基于改变人的旧有状态,达到新的状态而产生的一种充满世俗用意的,旨在改变旧的生活方式,并生成一种理想性的生活方式的活动。由此,在理论哲学与实践哲学两种不同视域下对真理的理解呈现出明显的差异:理论哲学考量的真理的对象是与人无关的客体,实践哲学考量的真理的出发点是从事着生活实践的人;前者遵循客体性原则,后者遵循主体性原则或主客统一原则。传统真理观考量的是理论知识本身的确定性和客观性问题,实践哲学真理观考量的是理论知识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04期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

哲学发展是从理论哲学到实践哲学。理论哲学与实践哲学问题是重要的哲学问题,在此作一些初步的论述。一、理论哲学与实践哲学哲学发展是从本体论阶段到认识论阶段,到实践论阶段,再到价值论阶段。哲学发展的本体论阶段、认识论阶段的哲学,以认识和解释世界为主要任务,主要用理论方式,从理论领域出发探讨哲学问题,这时的哲学是理论哲学。哲学发展到实践论阶段,哲学不仅要认识世界、解释世界、说明世界,更重要的是付诸实践,改变世界。这时哲学的重心是重视实践,重视改变世界,哲学就由过去的理论哲学过渡到实践哲学。所以,理论哲学就是用理论方式,着重从理论领域出发探讨哲学理论问题的哲学;实践哲学则是用实践方式,着重从社会生活实践,从实践变革世界出发探讨哲学理论问题的哲学。哲学从本体论阶段、认识论阶段,过渡到实践论阶段,使哲学从理论哲学过渡到实践哲学,这是哲学发展史上一次大的转向,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哲学发展的实践论转向,是以马克思确立科学实践观为标志的。科学...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科学》2000年06期
天津社会科学

新时期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理路之检视

回顾新时期即最近二十多年间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状况 ,人们会发现 ,这一时期大致可以划分为前后两个阶段 :前一阶段从 70年代末到 90年代初 ,后一阶段从 90年代初至今。进一步观察 ,还会发现 ,在前一阶段中 ,人们的思想较为活跃 ,研究进行得较有声势 ,从而也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果 ;而在后一阶段 ,无论是人们的思想状况 ,还是研究的势态 ,都趋于平缓 ,从而所取得的成果亦不甚显著。当然 ,这一阶段的哲学研究亦取得了一些有意义的成果 ,但这些成果主要是在非基础理论领域中取得的 ,而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 ,则未有明显的进展。此外 ,对于现今许多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问题 ,如生态伦理问题、全球化问题、人权问题、社会转型问题等 ,也未能基于基础理论原则予以有说服力的回应。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这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如果要推进我们的哲学理论研究 ,我们便必须正视上述事实。诚然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 ,有许多外部因素不利于学术研...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科学》2013年03期
天津社会科学

哲学的“民主化”趋向——理解现代哲学精神的重要维度

克服“理论哲学”思维范式的抽象性,推动哲学走向“实践哲学”,无论在国内哲学界还是现当代西方哲学中,都已成为人们十分关注的重大课题。人们普遍承认,在“实践哲学”的思维范式中,哲学与生活实践的关系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颠倒,它意味着生活实践成为哲学理论的最基本的出发点和归宿,而不是相反。依此理路,需要提出并思考的更为深层的问题是:随着哲学与生活实践关系的颠倒,哲学的精神品格将发生怎样的重大变化?在本文中,笔者将着重论证这样一个基本观点,随着生活实践与哲学理论关系的颠倒,长期以来主导哲学的“特权主义”与“贵族主义”欲求将走向终结,哲学将从“专横”走向“民主”,这是哲学在精神品格和气质上所发生的根本性的转变,也是“实践哲学”转向所带来的真实而重大的思想成果。一、“特权主义欲求”与“贵族心态”:哲学根深蒂固的情结哲学从“专横”走向“民主”,这一精神气质上的重大变化根源于对哲学的“特权主义欲求”与“贵族心态”的批判性反思和超越。“特权主义欲求”...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02年12期
社会科学

认识的两种方式:生活认识和理论认识

近代西方哲学既是主体性哲学 ,也是认识论。它坚持理论哲学的理路 ,以主客体二元对立为前提 ,以反思的意识为基础 ,注重对认识的绝对的起点的寻求 ,把认识看成是一种纯理智的活动。也就是说 ,近代认识论的对象为理论世界 ,即一个高度抽象化和概念化的世界。虽然哲学的存在形态千差万别 ,难于穷尽 ,但通观中西方哲学 ,可以发现 ,人们进行哲学思维的理路大致可以分为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两种 ,这两种可能的哲学理路是由理论思维和生活实践的关系决定的。一种哲学理路 ,如果认为理论思维为生活实践的一个构成部分 ,理论思维并不能从根本上超出生活 ,并不能在生活之外找到立足点 ,认为理论理性从属于实践理性 ,就是实践哲学的理路 ;一种哲学理路 ,如果认为理论思维完全可以超越生活 ,在生活之外能找到自己的阿基米德点 ,认为理论理性高于实践理性 ,就是理论哲学的理路① 。理论哲学完全忽视了作为前概念的、在先被给予的、奠基性的生活世界 ,从而忽视了主客体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