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学“神话”与社会现实之间──“五四”新文学运动与民国社会简论

1915年,针对袁世凯的封建复古逆流,陈独@IJ办了旨在唤起青年们政治与文化自觉意识,进而更新社会的《青年》杂志。草创时呼应者寥寥,反映了当时一元化的、封建意识极强的社会政治与文化环境的恶劣与黑暗。随着袁世凯的皇帝梦由上演而以惨败告终,在政治文化风云涌动之际,《青年》杂志更名为《新青年》,迅速形成一个以它为核心的志同道合的文学社团,正预示着一场发韧于文学界的思想、文化革新运动的到来。《新青年》的同仁所以走到一起,主要原因在于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社会改造意向——即意识形态领域的变革。大体说来,戊戌以前的洋务运动着重在技物层面学习西方,进行改革。而戊戌到辛亥时期,进步知识分子的主要努力目标是建立近代社会政治制度。但在民国初年,政治革新的成果一再遭到落后守旧势力的摧残,尤其是袁世凯帝制丑剧的上演,更使有识之土意识到:世界政治潮流的总的趋势是“由专制政治,趋于自由政治;由个人政治,趋于国民政治;由官僚政治,趋于自治政治”,“吾国既不克闭关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03期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神话的象征或结构

先秦哲学是全部中国哲学的“源头活水”。以现代的方式探讨中国哲学自胡适始,他的《中国哲学史大纲》为其后的中国哲学研究开辟了路径也遗留了问题,其中很大的一个问题就在于他“截断众流”的手段。‘”他这一“截”,蔡元培是很赞成的,他评价说:“中国民族的哲学思想远在老子、孔子之前,是无疑的。但要从此等一半神话、一半政史的记载中,抽出纯粹的哲学思想,编成系统,不是穷年累月不能成功的。适之先生认定所讲的是中国古代哲学家的思想发达史,不是中国民族的哲学思想发达史,所以截断众流,从老子、孔子讲起。这是何等手段!”卜’此一方法在当时的中国人眼中确有拨云见天的效果,但对于今天的我们则显得粗糙,重建完整的中国哲学史,无论如何也应当补上这一环节——从现有的清晰的中国哲学史中间向上延伸出一部分可被笼统称作“前史”的探讨。此种对“前史”的讨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切入点,我们究竟应该从一个什么样的角度去接近先秦哲学源流呢?同研究希腊哲学的成果相对照,学者们在传统上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州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12期
广州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马克思神话观奠定神话学理论的科学基础

一  产生于远古时代的神话是人类童年时期具有多功能性的文化意识形态,它在人类文化史的长河中,可谓生命力最强,表现形式最特殊,而又兼备诸多价值和意义。“神话”一词,英语为“myth”,源于希腊语“mythos”一词,字面的含义是表示原始时代关于神奇的事物或受神支配的自然事物的故事。神话出现以后,就产生研究神话的学问。“神话学”一词,英语是“mythougy”,源于希腊语“mythos”与“logus”两词的复合;“mythos”意为一个想象的故事,而“logus”意为记述,实际是指对神话的研究。  由于人文科学领域分工越来越专门化,文学、历史、哲学、宗教、社会学、语言学等各方面的研究者或因其思想观点不同,或因研究方法有异,在对神话研究上就形成不同的学派。这些神话学理论派别因为历史条件或立场观点方法的局限,对神话研究都不能形成真正的完整的科学理论体系,但他们又确为神话学研究作出很大的贡献,不少理论为马克思主义神话观的确立积累了大量材...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惠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02期
惠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超俗精神对希腊神话的影响

超俗精神也称“超俗意识”、“超群意识”。超俗精神是一种思想意识,它主要针对的是人的精神品质,不是指人的行为过程,但是它与整个人的行为过程有着密切关系,并决定着行为过程的最后质量和结果。超俗精神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里我们主要以文化角度界定它的特殊意义。“超俗”即超越凡俗,超越一般。文化意义中的“俗”,是指那些普遍的、有代表性观念,或已经成为一种模式、权威的文化现象和行为,比如一种风格、一种流派等等。超俗精神是指当一位个体或一个民族面对这种“俗”,即使面对的是已经成了权威性的“俗”时,能够保持自己的主体意识,敢于用怀疑的态度,批判的勇气大胆地向对方挑战,而不是盲目模仿、继承和崇拜。具体地说,它就是要横扫一切笼罩在人们社会生活中各种被冠以“权威”、“模式”、“传统”上面的神圣光环,打破它们的权威和霸权,破除种种封闭和墨守成规,达到思想观念的不断更新。超俗精神表现最突出的特征是它对各种传统文化的批判性,它是形成个性文化和民族文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北矿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S1期
华北矿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试论神话孕育人类理性的发展过程

神话作为一种艺术门类,它产生于人类文明社会以前,反映了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初期的固有真实。它是原始人类认识自然、征服自然的一种幻想,汇集和浓缩了原始人的全部知识、经验;它的发展过程,凝聚和展现了原始人理性认识的不同历史时期的重大变化与进步。 一、神话生动地体现了人类意识精神文化的创造力 只有人才能创造并记叙自己的历史。而神话正是原始人在没有文字之前通过口头语言,来记叙、流传自己历史的一种工具、手段。人的历史首先是与大自然斗争的历史。原始人创造的神话,恰恰表现着人类与自然无声、然而是激烈的冲突和斗争,正是表现这种冲突的情感特质构成了一个独立自足的神话世界。在那些原始神话的故事中,我们听到了驯养动物、发现药草、发明劳动工具等等工作的隐约的声音。古代劳动者们渴望减轻自己的劳动,提高劳动效率,防御四脚和两脚的敌人,以及用语言的力量,即用“咒文”、“咒语”的手段来影响自发害人的现象。由此可见,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学报》2000年02期
兰州大学学报

试论日本神话中的文艺思想

日本神话主张从混沌中化生大地 ,从泥土中萌发生命 ,并由男女共同产生国家。这是一种世界起源神话 ,含有创造的意思。日本这种以男女生殖方式而产生国家的神话思想 ,是与其他各民族的由一个创造神来创造出天地万物的思想不尽相同。其特征就是 ,在日本神话中不存在一个超越性的神先于天地而存在并创造天地这样一种想法。因而 ,它的世界起源说 ,就在化成之后 ,继而向生殖发展了。自古以来 ,世界各个民族都以为只有他们自己才是“宇宙的中心 ,世界的原点。”中国的名称本身就表示了这种思想 ,我们中国人的祖先在他们那个时代 ,竟以为是处于整个世界的中央 ,所以才将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名之为“中国”,也就是“世界中央之国”。无独有偶 ,古代印度也是视其须弥山为世界的中心。此外古希腊也将自己的太阳神殿视为宇宙的中心。特别有趣的是 ,日本民族同样以为他们的祖先曾生活于世界宇宙的中心 ,这在日本民族的创世神话中就已经有所暗示了 ,即如日本的原始天神伊邪那歧命和伊邪...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