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梁实秋的传统文化价值传承

中国新文学与传统文化之间的传承关系和新文化运动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历史渊源关系具有一致性,因为现代文学是以新文化运动肇端肇始的。新文化与传统文化之间应当建立何种关系是一个长期争论不休聚讼纷纭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延续到今天。处理这个关系,有两种对立观点:一方面,新文化运动的精神是整体否定传统,是“全盘反传统主义”;另一方面,以新儒学为代表的人士则指斥新文化运动一意“西化”,“毁灭”国粹,是中国文化的断裂层。实际上,中国新文化的发展与演进必须要以传统文化为基础,中国新文学的发展亦应以传统文化为基础,这是文化与文学发展的演变规律。中国新文学的发展是中国人文传统自身演变的产物。正是因为文学活动是依据文学与文化内在演变规律进行的,所以梁实秋能取得很高的文学艺术成就。其散文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人文价值,所以能打破政治、经济、地理、时间的限制,具有较高的文化审美价值与艺术价值,并使梁实秋在中国散文界获得较好的声誉与较高的地位。一传统中国文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下半月)》2007年07期
新西部(下半月)

艰难地回归——灯火阑珊话梁实秋之二

上世纪80年代,鲁迅先生的一篇经典杂文——《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被收录在中学语文课本上。我在初识鲁迅先生犀利的笔锋之余,附带见到“梁实秋”这个名字,心想:那个被鲁迅先生痛骂过的人,必定是个面目可笑的人物吧?长大后,开始在书架上见到梁的作品,仔细翻阅之余,颇有惊艳之感:幽默诙谐的口气、诚恳亲切的态度、雅致温柔的笔触,为读者构筑了一个极诚挚平和的文字世界。这就是那个所谓的“乏走狗”的人写的吗?其实,我个人对其印象的改变,反映出梁实秋的形象在中国大陆演变之冰山一角,下面我们就这一文学现象进行探讨。1.梁实秋在中国大陆形象嬗变的演进过程实际上,梁实秋从资本家的“乏走狗”到“儒生学者”的形象大翻转经历了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个中曲折耐人寻味。首先,在1953年4月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中,关于梁实秋的注释为:“梁实秋,是反革命的国家社会党党员。他长时期宣传美国反动资产阶级文艺思想,坚持反革命,咒骂革命文艺。”由于《毛泽东选集》在当时极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11年12期
炎黄纵横

梁实秋和冰心互写祭文

人在活着的时候,读到别人为自己写的祭文,看看别人如何为自己盖棺定论,说来也是件有趣的事。这样有趣的事就发生在梁实秋给健在的冰心身上。1987年,北京文艺界要为梁实秋开一个追思会。会后,梁实秋的续弦韩菁清和大女儿梁文茜一起去探望冰心。梁文茜请冰心为梁实秋写一篇悼文,冰心答应下来,并说:“当年,实秋听到谣传我和文藻在‘文化大革命’中自杀的消息,在台湾曾为我写过祭文,没想到今天我为他写祭文!”梁实秋和冰心互相为对方写的祭文却不是一件轻松事,仔细品读他们的悼文让人有些心酸。先来说说两个人的交往。梁实秋和冰心于赴美途中的“杰克逊总统号”客轮的甲板上不期而遇了。经许地山先生介绍,寒暄之后,梁实秋问冰心:“您到美国修习什么?”答曰:“文学。”反问:“您修习什么?”梁答:“文学批评。”听后,两人间话就谈不下去了。此时,梁实秋认为冰心令人不易接近。但当时大家毕竟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在海轮上摇晃了十几天的日子里,互相间也不多计较,许地山、冰心和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16年07期
青年教师

大师的为师之道

梁实秋是上个世纪的文学大师,也是一位享誉中外的翻译家。晚年的梁实秋在台湾省立师范学院教书,并担任英语系主任。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行政干部而放弃教书,反而对课堂教学情有独钟。梁实秋有一条规矩,那就是每逢周四晚上不见客,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因为第二天梁实秋要给学生上课,他得备课!一个学贯中西的大师还要备课?恐怕很多人都不理解,但这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有一次,有朋友问梁实秋:“您教了这么多年的英国诗歌和莎士比亚,对这些应该是如于是,他向院长建议,聘请两位自己在清华大学和留美时的同学来任教。院长刘白如非常清楚梁实秋的为人,所以立刻准许了。可是,第二年暑假前,梁实秋告诉刘白如,说下学期不要再续聘那两位同学了。刘白如不明所以。梁实秋解释说,这两位同学学问不错,教学经验也丰富,可是他们在教学过程中不负责任,一位对学生的功课漫不经心,一位在上课的时候随随便便。消息传开后,两位同学都心怀怨愤,同事也纷纷劝梁实秋不要这样做,可梁实秋不改原意。他认为同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12年04期
炎黄纵横

梁启超的独特风采

1989年末,大陆首次出版的《梁实秋散文》共4卷,囊括了梁先生的312篇散文。由于梁实秋的散文追求精粹,所以他惜墨如金。总览全书,绝无重复之处。但是也有个例外——他在三篇文章中,三次写到了同一个人的同一件事。他写的这个人是梁启超,他说的这件事是1922年3月梁启超到清华学校所做的学术演讲。这三篇短文,我不知读了多少遍,以至写此文时我还在反复阅读。读出声音来才过瘾,读给他人听才觉得有福同享,不亦乐乎。从1915年到1923年,梁实秋在清华学校读书8年,梁启超的长子梁思成和他是同班同学。有了这层关系,同学们邀请梁启超做学术演讲,本来就不摆架子的梁启超欣然应允,他演讲的题目是《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50岁的梁启超出场了,梁实秋在回忆录“清华八年”的第四节中写道——他身体不高,头秃,双目炯炯有光,走起路来昂首阔步,一口广东官话,声如洪钟。他感情丰富,记忆力强,用手一敲秃头便能背诵出一大段诗词。有时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有时口沫四溅涕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材资讯》2012年02期
中国建材资讯

生活里的台阶

还是在不懂诗的年龄看过的一首诗。大意是说,我俯视着你,你仰视着我。而当我们擦肩而过,你仰视着我,我俯视着你。诗的题目就是“台阶”。这是一首关于爱情的诗歌,是一场从关注到崇拜的爱的恋曲。而现在突然想了起来,突然间觉得他说的不只是爱情,有许多人生的际遇包含在里面,是一些人生说不出的品味。也许这就是诗。梁实秋说过:每天早晨离家时,我对自己说,今天我要遇见一个傲慢的人,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一个说话太多的人,这些人之所以如此,乃是自然而且必要的,所以不要惊讶,这就是生活里的台阶。早晨出门时你刚迈上第一节台阶,上面有个人下来了,就是这样.。实际上这段话也不是梁实秋说的,他只是在一篇文章里引述了一位外国人的话。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只能说明无论中国人,外国人,无论梁实秋还是凡人都会遇到这些比你高了一个台阶的人罢了。台阶无处不在,比如美丑,出身门第,权势地位等等,不一而足。也许,某种程度上,我们的心就是在这些台阶上颠簸,寻找平衡。也许世上本无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