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梁实秋的传统文化价值传承

中国新文学与传统文化之间的传承关系和新文化运动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历史渊源关系具有一致性,因为现代文学是以新文化运动肇端肇始的。新文化与传统文化之间应当建立何种关系是一个长期争论不休聚讼纷纭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延续到今天。处理这个关系,有两种对立观点:一方面,新文化运动的精神是整体否定传统,是“全盘反传统主义”;另一方面,以新儒学为代表的人士则指斥新文化运动一意“西化”,“毁灭”国粹,是中国文化的断裂层。实际上,中国新文化的发展与演进必须要以传统文化为基础,中国新文学的发展亦应以传统文化为基础,这是文化与文学发展的演变规律。中国新文学的发展是中国人文传统自身演变的产物。正是因为文学活动是依据文学与文化内在演变规律进行的,所以梁实秋能取得很高的文学艺术成就。其散文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人文价值,所以能打破政治、经济、地理、时间的限制,具有较高的文化审美价值与艺术价值,并使梁实秋在中国散文界获得较好的声誉与较高的地位。一传统中国文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酿酒》2007年01期
酿酒

“花看半开,酒饮微醺”——梁实秋的饮酒观

自从有酒以来,中国文人就与她结下不解之缘。上有王侯将相,下有一般士人,无不以饮酒为乐。“文王饮酒千钟,孔子百觚;“”李白斗酒诗百篇;”李煜“一曲新词,酒一杯;”竹林七贤尤其刘伶与阮籍以酒避世;陶渊明终生好酒,就连梁实秋本人也喜欢饮酒。可以说,文人墨客们,乐亦饮,悲亦饮;得意时饮,失意时亦饮。浪漫起来便想象“北斗酌美酒,劝龙各一觞;”发起愁来又道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得意时“车傍侧挂一壶酒,凤笙龙管行相催;”失意时则“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作为一名文人与美食家,梁实秋先生当然也对饮酒有自己的体验与看法,毕竟六岁就醉过酒,还曾跻身“酒中八仙”之列,又有多年的体验。梁实秋赞叹饮酒之“妙,”然妙在何处?如若不妙,何来古今文人为之倾倒,并美其名曰“欢伯”。俗语说:“无酒不成席”、“无酒不成欢,”酒确实给文人带来了欢乐。酒精激发了他们创作的灵感与激情,同时又可以牢固了友情。的确,酒给人一种飘飘然醺醺然的感觉,几杯小酒下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酿酒》2007年01期
《炎黄纵横》2011年12期
炎黄纵横

梁实秋和冰心互写祭文

人在活着的时候,读到别人为自己写的祭文,看看别人如何为自己盖棺定论,说来也是件有趣的事。这样有趣的事就发生在梁实秋给健在的冰心身上。1987年,北京文艺界要为梁实秋开一个追思会。会后,梁实秋的续弦韩菁清和大女儿梁文茜一起去探望冰心。梁文茜请冰心为梁实秋写一篇悼文,冰心答应下来,并说:“当年,实秋听到谣传我和文藻在‘文化大革命’中自杀的消息,在台湾曾为我写过祭文,没想到今天我为他写祭文!”梁实秋和冰心互相为对方写的祭文却不是一件轻松事,仔细品读他们的悼文让人有些心酸。先来说说两个人的交往。梁实秋和冰心于赴美途中的“杰克逊总统号”客轮的甲板上不期而遇了。经许地山先生介绍,寒暄之后,梁实秋问冰心:“您到美国修习什么?”答曰:“文学。”反问:“您修习什么?”梁答:“文学批评。”听后,两人间话就谈不下去了。此时,梁实秋认为冰心令人不易接近。但当时大家毕竟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在海轮上摇晃了十几天的日子里,互相间也不多计较,许地山、冰心和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辽宁教育》2014年12期
辽宁教育

为师当学梁实秋

梁实秋是上个世纪的文学大师,也是一名享誉中外的翻译家。晚年的梁实秋在台湾省立师范学院教书,并担任英语系主任。梁实秋并没有因为自己是行政干部而放弃了教书,反而对于课堂教学情有独钟。梁实秋有一条规矩,那就是每逢周四晚不见客,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因为第二天,梁实秋要给学生上课,他得备课!一个学贯中西的大师还要备课?恐怕很多人都不理解,但这事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梁实秋教学如此严谨,所以他的课堂非常生动有趣。每次梁实秋讲课,教室里都是挤得满满的,尽管人很多,却是秩序井然。梁实秋对于学生学业的负责是出了名的。在师范学院时,梁实秋认为各学系一年级的“基本英语”特别重要,好的老师是教学质量的保障,因此一定要由最好的教授执教。于是,他向院长建议,聘请两位自己在清华大学和留美时的同学来任教。院长刘白如非常清楚梁实秋的为人,所以十分信任梁实秋,立刻准许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习》2016年12期
语文学习

缘物生情

很喜欢梁实秋的《鸟》,于是把这篇初一新文章放到高一学生的语文课堂来上,教学中,“杜鹃”激发了学生深入的阅读思考。师:梁实秋为什么要打破“有人”对于杜鹃的“幻想”?生:因为梁实秋自己对鸟不存任何幻想。师: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原来梁实秋是个喜欢把自己的好恶强加给别人的人。(生笑)生:我感觉是因为梁实秋不太喜欢“杜鹃”,因为它会侵占其他鸟类的巢,显得蛮横无理。所以有人觉得听到杜鹃的叫声感到很有诗意,梁实秋就要告诉他真相。师:成语“鸠占鹊巢”中的“鸠”指的就是杜鹃的一种——布谷鸟。看起来杜鹃确实是一种野蛮的鸟类,那么梁实秋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杜鹃?大家好好想想,找出文字依据。(生默读课文)生:不是,我感觉梁实秋是喜欢杜鹃的。文中第2段最后一句说,“一直等到夜晚,才又听到杜鹃叫”,这个“又”字,感觉梁实秋期待杜鹃的声音已经很久了。生:我也觉得他是喜欢的,“一直”等到,你看,那么执着地等待,肯定是喜欢的。生:我不同意,在夜晚听到的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习》2016年12期
语文学习

不同栖处有喜悲

师:在梁实秋的笔下,鸟这个美丽可爱的精灵翩跹起舞,归去来兮。同学们有没有发现它们栖息时空的变化?生:是的,作者写鸟有时间的不同,也有地点的不同。师:这位同学说得很对,小精灵的翅膀划过了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作者的感情也随之起伏。我们先从时间上看有什么变化。生:在第3、4段写了黎明、夜晚、白昼的鸟。师:对,时间确实不同,那作者的感情呢?生:黎明时分的鸟叫声优美,白昼的鸟形体俊俏,作者都在欣赏;而夜晚的鸟叫声凄绝,作者不喜欢。生:我不同意刚才那位同学说的作者不喜欢夜晚的鸟叫,因为他根本没有明确写不喜欢。师:嗯,有意思,在这里有一个焦点:作者对夜晚的鸟鸣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请说出理由,小组讨论后回答。生:我们小组认为不喜欢,理由是作者用了“凄绝”“哀乐”“酸楚”这些词语。生:我们认为喜欢,不能说这些哀愁的词语就代表讨厌吧,有很多流行歌曲不是也很哀愁吗?师:好,辩论很激烈,而且都有道理。同学们再读第3段,仔细找出证据。(生轻声快读,迅速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