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符号学层面的语境对译者翻译策略的影响分析——从意象和互文性方面分析比较《桃花行》的翻译

一、语篇翻译观 语篇指任何不完全受句子语法约束的在一定语境下表示完整语义的自然语言。从语篇角度进行翻译研究必须和交际过程的各个相关方面联系,进行多参数、多角度的研究。译者的翻译活动实际上是译者与源语语篇作者、译语语篇读者之间的一种交际活动。译者的翻译要受到自身社会情境的约束,同时又要承担中介者的角色。源语作者与译文读者存在于各自不同的社会框架中,他们之间进行意义沟通要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译文的好坏应以译者是否根据翻译时的具体情况的种种操作限制所制定的目标的实现情况来判断(李运兴,2001:34),即把翻译作为一次交际行为,看此次交际行为的功能是否实现。语篇翻译模式认为,翻译传递的是源语语篇的语言意义和语言的交际功能的合成。既然语篇与其交际功能紧密联系,因此决定交际过程的语境,包括情景语境和文化语境就成为分析语篇、继而研究翻译过程的重要参数和尺度。 二、符号学层面的语境 1.概论 语域及方言构成交际学层面的语境。而我们可以更进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0年09期
名作欣赏

《桃花行》:林黛玉的生命理念之歌

《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的一首《桃花行》让大观园姐妹们对耽搁了一年的诗社重新做兴起来,社名也由“海棠诗社”改为“桃花诗社”。过去对这首诗的研究中,专家学者多是站在我国传统的诗词研究理论基础上,从诗词的艺术手法及表达内容入手研究,并逐渐形成了一些定论。他们或认为《桃花行》是诗谶,预示着林黛玉忧伤悲苦的命运、宝黛之间悲剧的爱情、大观园女儿们无一幸免的薄命结局以及贾府的衰亡;或认为《桃花行》是林黛玉多愁善感的性格特征、寄人篱下备感凄凉的心态、对于阻碍她追求自由幸福的封建正统势力的抗议的形象特写。而我们结合西方的一些哲学、心理学等观念来重新审视《桃花行》,会发现《桃花行》实质上是林黛玉个人生命理念和她的人生价值观的真实写照。一、从西方存在主义哲学的角度看“存在主义”一词意为存在、生存、实存。存在主义哲学论述的不是抽象的意识、概念、本质的传统哲学,而是注重存在,注重人生。但也不是指人的现实存在,而是指精神的存在,把那种人的心理意识(往往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河南气象》1950年30期
河南气象

桃花行

桃花行苏菡玲我对桃花之钟爱,爱到不可救药的程度。每当东风软软地拂来,便开始心内慌慌,思暮着年年如约而来的桃花,怕又错过今年的花季.甚而连提笔写一写都有些不忍,怕一不小心,冲淡了心中的那份感觉.当用红染遍了苞苦,点点凝碧般的绿叶悄悄爬满枝社,于是山坡上、小河边、村前屋后,便绽出一团团模糊的红云,空气中也开始弥散出桃花浪漫的漫柔的气息来。这时如果还没有站在桃树下,很可能就永远错过了今年的花儿。桃花花期的短暂,到了让人心疼都来不及,常常是一夜风雨,便引来落红满径。零落成泥辗做尘,只有红依旧。《红楼梦》里曾写到一个桃花诗社,诗主便是林黛玉。这个多愁善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建设》1960年30期
当代建设

候捷部长“桃花行”

候捷部长“桃花行”日前,应邀来我省进行考察的国家建设部部长侯捷一行三人,不顾连日的的考察劳累,带着对小集镇建设工作的关心,在省长助理王明方等领导的陪同下,兴致勃勃地来到位于合肥市南郊的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桃花镇民营企业区进行考察。在桃花镇民营企业区,侯部长一行详细察看了区内的商业网点、前店后坊、庭院工厂、公寓住宅等建筑,区内清洁宽敞的道路、优美的绿化及齐整的建筑给侯部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对民营企业区的建筑布局及周围优美的环境深表满意。桃花镇民营企业区建设工程,是市委、市政府“开放开发,再造新合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2年07期
青年文学家

意象主义视野下的《桃花行》

《红楼梦》是一个巨大的意象群,其中的每个人物及其命运都各是一种象征:比如林黛玉是“理想”的化身,薛宝钗是封建贤良女性的典型,王熙凤是野心和欲望的代表……而他们合起来又是一种象征——“千红一窟”、“万艳同悲”;其中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也都各是一种意象:前世的绛珠仙草、通灵宝玉、麒麟金锁、大荒山青埂峰……而他们的总和又是一种更宽广的意象——“太虚幻境”。而这些单个意象的组合所形成的又不仅仅是他们机械相加的总和,而是大于总和。这就是意象派诗论中所述的“意象的叠加和并置”,这种类似电影蒙太奇的表现手法不仅是一个个意象的铺陈似的展现,而是变成了一种极富内蕴的艺术创造,使得文本无论是在艺术表现上还是思想主旨上的容量都要大于单个意象之和。我们无法对《红楼梦》中的所有意象都做研究分析,这里,只选取其中的一首诗歌《桃花行》,试从意象主义的角度来分析其艺术特色。曹雪芹为林黛玉设计了三首歌行体诗——《葬花吟》、《桃花行》、《秋窗风雨夕》,这种诗体从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古代小说戏剧研究》2015年00期
中国古代小说戏剧研究

从《葬花吟》和《桃花行》看林黛玉悲剧形象的塑造

在艺术的世界里,花往往是女性的象征。在重视情感释放、意象塑造的诗歌当中,诗人更喜欢以花喻人。以花喻人的表现手法在《红楼梦》1中得到了多角度的展现。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时候,就假借警幻仙子之口暗示《红楼梦》为世人展示的是一个“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画卷,其中“红”和“艳”的描摹都和花有关,可见《红楼梦》所要歌咏的对象不是贾宝玉等须眉浊物,而是一群“红”、“艳”的女子。那么诗人为何喜欢以花朵比喻女子呢?大抵是因为花朵的美艳动人、馥郁芳香和阴柔婉约的女性审美有相似之处,而花朵的难经风霜、青春短暂也和女性在社会中作为第二性的生存状态有相通之处。基于上述原因,《红楼梦》便将花和女子这两个意象以诗歌为纽带,比较系统地呈现在作品当中,和其他写作手法相辅相成,从而完成对一系列女性形象的塑造。本文就以《葬花吟》、《桃花行》为例,对比分析作者如何通过诗歌以花喻人,进而完成对林黛玉悲剧形象的塑造。一、从《葬花吟》到《桃花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