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家的故事

这是一个造家的故事,同样也是一次职业建筑师遭遇业余施工队的试验,这里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
延边大学

中韩日继母型故事比较研究

继母型故事是家庭故事的一种,是很多东亚国家常见的故事类型。它多描写继母在偏爱亲生子女的同时,虐待非亲生子女的故事,其中包含着对继母形象的批评。继母型故事中对继子悲痛欲绝的同情,表现出了民间的道德标准:即做了坏事的继母最终失败,而忍辱负重的继子则获得胜利,表达了普遍的社会意义。本论文的研究目的在于通过对中国、韩国以及日本口传继母型故事的比较,探究同一文化圈内的共同点和地域性差异,使继母型故事的研究更加丰富多彩、系统从而深化、扩大东北亚各国相关故事的比较研究。本论文首先通过中韩日继母型故事的形成与传承,按各个类型进行分析,再从实际情节入手进行具体研究,以此来比较由叙事要素构成的类似结构要素之间的差异。此外,在各个类型的分析中,还对东西方的类似故事进行比较,并以此探索中韩日继母型故事之间的形成关系;以口传故事基本性格之一的国际性作为根据,把中韩日三国共有的类型与其它民族可能存在的类型进行分析;通过研究继母型故事的形成关系,推测出中日韩...  (本文共3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矿业大学
中国矿业大学

麦家小说叙事研究

麦家是中国当代著名的作家,至今为止他已创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小说。麦家创作的长篇小说,在文学领域开创了“特情小说”或曰“新智力小说”的类型文学,其小说叙事呈现出独特的风貌。首先,从中西方文学的视阀下研究了麦家小说叙事特征的形成机制。西方文学中,纳博科夫、博尔赫斯等作家对麦家创作有深远影响,迷宫叙事、游戏叙事技巧和先锋文学的叙事策略在麦家小说里被自由调用,形成麦家小说叙事的一大特色。而中国古典文学的叙事传统为麦家小说抹上了一层本土色彩。其次,麦家小说叙事主题的分析是麦家小说叙事内容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运用后经典叙事学理论,从叙事伦理批评角度,结合麦家代表性的长篇小说与几部中短篇小说,阐述了麦家小说表达的英雄、悲剧、人性的主题。再次,探究麦家小说叙事形式的特征。主要运用西方经典叙事学理论对其小说的叙事结构、叙述视角、叙述者和受述者、叙事时间进行了论述。最后,研究麦家小说叙事的意义。主要是对麦家特情小说的类型特征进行分析,并结合国内...  (本文共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中国民间故事近30年研究回顾与总结

据统计,近三十年(1978-2010)中国民间故事研究取得了丰富的成果,仅仅期刊论文就有1746篇之多。按照文献计量学的分析方法,对已有成果从年度分布、选题分布、研究队伍建设情况三方面进行的统计发现:1978年以来,民间故事研究论文总体呈增长趋势,但在数量上有微弱的波动;民间故事的研究领域不断拓宽,研究方法日趋多样;已形成了一批老中青结合的专业化故事学人才队伍。但民间故事各文类研究状况表现出不平衡性,民间故事本体论方面的研究成果也不多,民间故事领域研究队伍具有广泛性,但约有77.6%的作者是这一园地的匆匆过客。定量分析直观的呈现了近30年民间故事园地取得的成绩以及存在的问题,定性分析更侧重于揭示表象背后的真实状况及原因。改革开放以来民间故事的文本研究,以比较研究、类型研究和文化人类学研究三方面的成果最为突出,而民间故事的田野研究,湖北西部地区的民间故事讲述家、故事村受到了较多关注。对这两方面的定性分析显示:民间故事文本研究的多种...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
新疆大学

维吾尔民间故事数字记录与整理

维吾尔民间故事与其宗教信仰、风俗、规则制度、生产习惯、道德观念、世界观念等紧密相连,是维吾尔文化研究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当前收集、整理维吾尔民间故事是深化民间故事研究的迫切需求。当今人们的生活方式向现代化发展,有着悠久历史的民间故事的价值逐渐被忽略甚至被遗忘,因此当前民间故事的数字记录和整理需要不断适应现代化趋势。为解决上述问题,研究者应该深入民间进行田野调查,并通过运用数码相机、电脑、录音笔等新型记录手段对民间故事进行收集、记录、整理、保存,并为下一代传递民间文学资源开拓新道路。笔者主要应用民间文学、民俗学及人类学等学科的学术理论,参照民俗学和人类学中的田野调查方法,通过现代科学技术对民间故事的理论原则进行收集、记录、整理、分析。论文主要包括四章内容:第一章对题目的绪论、选题意义、研究方法等进行介绍。叙述民间故事从文字记录演变为数字记录的过程以及与现代技术合并之后,当前数字记录方法和民间文学作品的收集整理情况,并对数字记录在传...  (本文共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神话与传说—论人类学文化撰写范式的演变

本文试图研究人类学文化撰写的问题,即民族志文本的写作。自从马林诺斯基开创了现实主义的民族志以来,人类学的文化撰写一直被认为是客观的科学的描述。人类学的文化撰写一直延续着这一传统。中国人类学家的早期作品大多也是按照这样传统模式写作的,当今人类学的一些年轻学者和研究生也在按照这种模式写作。这样的现象是不应该存在的。20世纪60年代,产生了以格尔兹为代表的“解释人类学”,旨在反思民族志的田野工作和文化撰写。80年代,《写文化》与《作为文化批评的人类学》拉开了后现代思潮的序幕。人们开始探讨如何进行文化撰写的问题。1982年,乔治—马尔库斯和迪克—库斯曼在《作为文本的民族志》一书的导言中指出:“人类学家终于开始关注民族志文本的写作,这一问题被长久地忽略了。”人类学家如何撰写文化,不单单是一个写作手法的问题,同时又是一系列的方法论问题。本文的目的在于通过梳理民族志发展的过程反思民族志文本的本质,质疑“文化的科学”,探讨民族志的本质,并提出人...  (本文共10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