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高龄农民工养老保险困境及对策

1研究背景1.1农民工高龄化现象严重随着时间推移,最早进入城市的务工人员年龄渐长,农民工高龄化现象较为严重。受农村人口结构变化影响,50岁以上农民工占全体农民工的比重增速较快。2017年,农民工总量为28 652万人,平均年龄为39.7岁;50岁以上农民工占全体农民工比重为21.3%,人数为6 102.9万人[1]。1.2制度改变赶不上高龄农民工老去速度降低养老保险制度碎片化是大势所趋,但不应忽视长期制度建设过程中高龄农民工的利益。当下学者关于解决农民工养老保险问题,提出构建底线公平的养老保险制度,减少养老保险碎片化[2]。制度改革到具体落实推行所需时间较长,高龄农民工没有办法参与到新的养老保险体系中。若不采取措施,现阶段的高龄农民工将会被养老保险制度“遗漏”。现阶段的高龄农民工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建设的主力军,如果他们无法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有失公平。高龄农民工早期流动性大,工作更换频繁,没有工资条或劳动合同等证明材料,养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劳动保障世界》2018年32期
劳动保障世界

高龄农民工返乡参加养老保险的困境与对策

一、目前高龄农民工返乡参加养老保险的现状1.农民工老龄化现状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农民工群体老龄化现象日趋严峻。2010年,农民工的平均年龄为35.5岁,至2017年上升到了39.7岁,速度为平均每年增长0.6岁。同时,受农村人口结构变化、各年龄段特别是50岁以上农村劳动力非农劳动参与程度提高、农民工就地就近转移增加的影响,农民工平均年龄不断提高,50岁以上农民工所占比重提高较快。2017年,本地农民工50岁以上所占比重为32.7%,比上年提高3个百分点,而外地农民工中,50岁以上所占比重仅为9.2%,也只比上年提高1.1个百分点。2.关于返乡农民工参加养老保险的相关政策和制度从2009年到2018年,我国政府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持续跟进,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体系不断地被完善,养老保险关系的跨地区转移和跨城乡衔接也逐步实现。对于流动性极高的农民工群体来说,改革应大大提高了其养老保障水平,农民工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高龄农民工的养老困境及缓解对策

目前年龄在50岁以上,即将退休或已达到退休年龄的高龄农民工大部分是上世纪80年代就来到城市的第一代农民工。他们为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然而目前在年老之际却面临着留在城市成为老漂族,回到农村成为留守者这样城市难留存、返乡无归依的两难的养老困境。究其原因,除了高龄农民工这一群体具有自身的脆弱性,难以抵御养老风险外,相关养老保障和养老服务供给体制的缺失、经济和社会转型对这一群体造成的养老风险冲击,都加剧了这一群体的养老脆弱性,使其面临着严峻的养老困境。本文以随州市50名高龄农民工的调查数据为依据,采用积极老龄化“健康、参与、保障”的政策框架来归纳高龄农民工面临的养老困境,并通过脆弱性理论来分析高龄农民工产生养老困境的原因并提出针对性的缓解对策。本文第一章为绪论部分,总结了论文研究的背景与意义、国内外研究综述、研究目的与方法以及论文的创新之处与不足。第二章为基本概念和理论概述,着重论述了高龄农民工的定义与特点、养老的内涵...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高龄农民工养老困境及治理对策研究

农民工是我国专有名词,既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也是一种制度安排。高龄农民工作为这一群体的开端,在改革开放初期,加入城市建设浪潮,亦工亦农,吃苦耐劳,低成本、低诉求,为我国的经济建设释放着巨大的人口红利。今天,作为这一群体开端的高龄农民工,已知天命。但却因制度等缘由被排斥在城市社会之外,农村的空巢化、养老资源的匮乏加之代际反哺及家庭贫困代际传递的双重压力,使得这一群体的养老问题日益严峻。如何解决高龄农民工的养老问题,不仅关系着社会、家庭的和谐稳定,同时也反映着一国的文明程度。因此十分有必要系统探讨高龄农民工养老问题,研究其背后的影响因素,以改善高龄农民工的老年生活,从而促进我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稳定发展。基于这样的社会背景和前提下,本文通过CiteSpacⅤ软件对CNKI数据库中涉及高龄/老一代/第一代农民工养老研究的核心期刊文章进行梳理,发现“高龄”农民工可研究文献微乎可微。考虑到这一群体的特殊性,对农民工养老的核心期刊文章进行聚类...  (本文共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高龄农民工的生存状况研究

我国城市建设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高速发展,而与此同时农民进城务工群体也在不断壮大。随着时间的推移,早一批的农民工已步入高龄,成为一类特殊的劳动群体,即高龄农民工群体;在我国人口年龄结构变动与经济发展的双重影响下,高龄农民工的数量不断增加,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之一。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部分行业(如建筑业)招工难、用工荒早在2003年前后就开始显现,并逐渐蔓延到全国。而高龄农民工群体的存在延缓了我国经济发展中大规模出现用工荒的时间,为我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50岁以上的农民工规模从2010年到2014年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2014年高龄农民工群体达到4685万人,短短5年时间增加了1560万人。总体而言,高龄农民工总量在逐年增加。数量庞大的高龄农民工群体为城市的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现实中他们的社会身份与职业身份形成脱离,使得他们成为城市的边缘人,并且迫于生存压力继续在城市中打工,他们因...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理论观察》2016年12期
理论观察

高龄农民工养老问题的法治忧思

高龄农民工,通常指年龄在50岁以上、依然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进城务工人员。这些高龄农民工也可以称之为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代农民工,他们离开农村、离开农业生产,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在城市里从事建筑、环卫、餐饮等技术含量低、工作强度大的体力劳动,在中国前所未有的城镇化浪潮中,以辛勤地付出推动了城市化与工业化的发展。在就业压力不断增大的现实环境下,高龄农民工与其他层级的社会劳动者相比,几乎具有着毋庸置疑的弱势及颓势。弱势是年龄因素、体能因素、技术因素、观念因素等多方面原因,使他们渐渐远离优质的就业岗位,普遍领取微薄的工资却没有相对完善的社会保障;颓势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在就业的可选择范围上越来越窄,伴随着新一代农民工及其他城市务工者的大规模浸润,高龄农民工的就业市场逐渐萎缩,待到完全失去就业能力后,将会面临严重的养老问题,“老无所依”的社会风险客观存在。国家需要通过进一步扩大以最低生活保障为重点的社会保障主体范围,逐步健全养老机制,破解农民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