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校本课程发展的哲学取向及复生的原因

在世界课程发展史中 ,一段颇长的时间里是以中央课程发展 (Centrally -basedCurriculumDevelopment)为主。但自 2 0世纪 70年代起 ,西方社会开始转向采用校本课程发展(School-basedCurriculumDevelopment)。本文尝试探讨这种课程发展模式的理念、哲学取向以及它再度兴起的原因。一、校本课程发展的理念在探讨校本课程发展的概念前 ,有必要先探讨课程发展的含义。“课程发展”(curriculumdevelopment)也有学者把它翻译成“课程开发”。“课程发展”一词是歧义的。由于课程一词有广义和狭义之分 ,因此课程发展既可解决学校总科目设置问题 ,又可解决某一特定科目的设计问题。前者常与课程规划 (curriculumplanning)及课程设置 (curriculumbuilding)混用 ;而后者则常与课程设计 (curriculumdesign)、课程编制 (cur...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学月刊(小学版)》2005年12期
教学月刊(小学版)

中小学教师的课程权力

中小学教师课程权力的迷失中小学教师课程权力的迷失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课程权力的失衡,二是课程权力的放弃。教师通过教育法律与课程管理政策的授权,获得了一定的课程权力。但在课程实践中,中小学教师的课程权力却仅仅体现在课程实施中,且表现为一种绝对“权力”,而在课程决策、课程设计、课程评价中处于“附庸”地位。在真正发生教育的地方——学校,教师只能忠实地执行课程决策与设计。“教师对知识的限定即是处理、准备‘药剂’,并按‘处方’的剂量分配知识”,成为他们职业最重要的职责。毋庸置疑,权力与利益、职责相关。尽管教师们参与课程改革,希望实实在在拥有课程权力。但是面对课程行政权与专家权,教师们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新课改”意味着更多的工作和更大的压力,他们以有限的权力去承担更大的职责时,却感受不到利益的获得。久而久之,他们在课程改革实践中,时常受挫,感觉力不从心,继而厌倦,产生抱怨,以至主动放弃权力。坦言之,我国中小学教师长期缺乏课程意识,不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2001年03期
教育研究

教育哲学应有的意蕴

已有教育哲学基本上是一种演绎的学问。其演绎形式主要有以下四种 :一是对哲学研究对象的演绎 ,如有的学者主张教育哲学是研究教育领域思维与存在的关系 ,教育哲学是关于教育普遍规律的学科等观点 ,即是根据哲学的研究对象演绎而来的。二是对哲学研究方法的演绎 ,如分析主义教育哲学就是将分析哲学的逻辑经验证实与语言分析方法 ,运用于分析教育概念和教育命题而形成的一种学术性教育思潮。三是对哲学体系的演绎 ,如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为根据建立的教育哲学体系。四是对哲学观点的演绎 ,如许多学者认为教育哲学是用一定哲学观点和方法研究教育基本问题的学问。笔者认为 ,演绎是教育哲学的一种基本属性、基本研究方法。已有教育哲学在运用这一方法 ,强化教育科学的演绎属性 ,提高教育哲学的学术水平等方面是卓有成效的。但是 ,这种方法也存在如下缺陷 :容易造成教条化倾向和理论的狭窄 ,尤其是在对哲学本质和发展趋势缺少全面深刻研究情况下的演绎 ,会导致认识的片面。所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01年03期
中国图书评论

波澜壮阔的中国教育哲学的历史画卷──评《中国教育哲学史》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教育史学科无论在通史、断代史,还是在专题研究、人物评传方面,均取得了有目共睹的突破性进展。然而还缺少从哲学高度对中国教育思想的发展演变进行系统、全面地理论总结的专著。有感于此,当代著名的教育史学家张瑞璠教授,率领他的七位博士弟子对这一前沿课题进行了开拓性的探索研究,终于完成了一百五十万宇的学术巨著《中国教育哲学史》(四卷本,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年3月出版)。 《中国教育哲学史》最大的特色是写出了中国教风学风和中国气派,避免套用西方教育哲学的概念范畴。这是因为中国文化和教育发展有其自身的独特性。英国哲学家罗素曾说:“中国文明是世界上几大古国文明中惟一得以幸存和延续下来的文明。自从孔子时代以来,埃及、巴比伦、波斯、马其顿和罗马帝国的文明都相继消亡,但中国文明却通过持续不断的改良,得以维持了下来。中国文明也一直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从早先的佛教影响,直到现代的西方科学的影响。但是,佛教并没有把中国人变成印度人,西方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市教科院学报》2001年04期
天津市教科院学报

教育哲学的本质与特点新论

自20世纪20年代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形成以来,教育哲学的发展非常迅速。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教育哲学更是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现代西方令人目不暇接的教育哲学流派的群雄并起,近20年来我国各种版本的教育哲学著作的陆续问世,都是教育哲学空前繁荣的标志。尽管如此,教育哲学是什么,它有哪些特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至今仍然充满分歧。本文试对这两个问题谈些个人的看法,以就教于教育哲学界的同仁。 一、教育哲学的本质 一旦进入教育哲学本质论领域,面对众说纷纭的教育哲学本质观,我们就仿佛进入了一个迷宫,一个歧路纷出、令人眼花缭乱、徘徊困惑的迷宫。把各种不同的教育哲学本质观加以粗线条的爬梳整理,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种:[1] 1.教育哲学是综合教育科学的知识而成为一个整体的系统的学问。德国的泡尔生(Paulsen)、克里克(Krieck),美国的柏格莱(Bagley)等教育哲学家都持此观点。 二.教育哲学是根据哲学中的价值论来探讨教育价值的学问。...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8年02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分析取向教育哲学的精义及其实践——从我的教学心得说起

一1986年至1991年间,我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大学(Glasgow University)攻读博士学位。由于身处教育系,加上我对哲学这一学门的兴趣,所以我写的博士论文主题为《权利,儿童权利与义务教育》(Rights,Children Rights and Compulsory Education),自然可归属于教育哲学的领域。1986年前后的英伦教育哲学有浓厚的分析哲学取向。皮德思(R.S.Peters)虽已退休,但伦敦学派的核心人物(例如Paul Hirst,John Wilson,John White,Patricia White,Graham Haydon,RichardPring,Colin Wringe,Terry Mc Laughlin,David Carr,Ruth Jonathan,D.E.Cooper,R.K.Elliot等)都还很活跃,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我的论文指导教授Dr.Walter Humes及系上...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