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合作化小说人物形象新不如旧原因新探

在建国后 2 7年的小说中 ,合作化小说几乎占了半壁江山 ,而合作化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更是社会主义文学画廊中最为醒目的存在。但是在巡视这一画廊时 ,恐怕谁都会有这样的遗憾 :新不如旧。所谓新 ,是指社会主义新人 ,特别是合作化的带头人的形象 ;所谓旧 ,是指老一辈中国农民 ,特别是在合作化过程中持观望、怀疑态度的农民形象 ;所谓新不如旧是说新人形象远不如旧式农民的形象丰满充实、内涵深厚。最早发现这一问题的是赵树理 ,195 5年他在《〈三里湾〉写作前后》中检讨这部小说存在的缺陷时认为缺陷之一便是“旧的多新的少” ,这可能是新不如旧的最初的提法。但这时他只是把这一缺陷仅看作是个人的 ,还未能看到这其实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 ,因而对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也仅从他个人的创作中去寻找 :“在转业之前接触的社会面多 ,接触的时间也长 ,而在转业之后恰恰正好相反 ,因而对旧人旧事了解得深 ,对新人新事了解得浅 ,所以写旧人旧事容易生活化 ,而写新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文天地》2018年22期
语文天地

以新媒体助力小说人物形象鉴赏教学

在语文教学中,将新媒体引进到教学中可主学习、了解,从而弥补课堂教学的不足。学以大大提高学生对小说人物形象的赏析能力,生的鉴赏能力提高了,可以更加容易了解小说为学生小说赏析提供更多思路与方法。新媒刻画的人物性格,进而提升审美素养。体应用在高中语文教学中可以提升教学效率,新媒体本身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包括微尤其是在小说的人物鉴赏方面。小说所刻画信、微博等媒介,除此之外,还包括各个层次的的人物形象对于学生而言比较难懂,语文知识信息系统。其中一个层面是从一个学校的公所包含的含义较为感性化,需要学生通过多方共微信到各个年级独立的微信,最后到一个班面的思考和领悟才能体会其中的魅力,尤其是级的微信。而在另一个层面上又不是一个单对小说人物形象的理解。课堂上教师没有太纯的平台,并不只是纵向扩展,它是个多方面、多的时间引导学生去感悟,而新兴媒体的出现多层的教育综合平台。则弥补了这一缺点。教师可以通过网络推送一、将同一篇小说的不同人物结合起来一些有关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乡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新乡教育学院学报

小说人物形象鉴赏指要

阅读鉴赏小说,不仅能给欣赏者以愉悦和享受,还能陶冶情操、修心养性。大学生阅读鉴赏小说更有助于开阔视野,净化心灵,铸造灵魂,增强认知能力,提升审美品位。“文学是人学,小说作为广泛、细致地表现人与人生的文学样式,更是把创造人物形象作为重要的艺术使命。更为重视对人物形象塑造的完美。”[1](P193)小说的核心任务就是刻画人物性格,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揭示社会生活的某些本质方面。“人物是小说的灵魂,一篇小说能否具有永久的魅力,就看它是否能够塑造出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2](P175)俗话说:会看小说看人物,不会看小说看故事。所以,小说鉴赏的主要兴趣要放在人物身上,看这个作品塑造了怎样的人物,用怎样的笔墨塑造的,有着什么样的个性,蕴含着哪些值得人们深思的有价值的东西。大学生阅读鉴赏小说时,要开启鉴赏主体审视鉴赏客体的多面多边多元的多维思考空间,培养创造性思维和艺术想象力,走出习惯性思维定势和封闭型求同思维的围墙,提高审美品位。鉴于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课程(中学)》2016年10期
新课程(中学)

引领学生读懂小说人物语言的时代烙印

语言是人们交流思想的媒介,是在特定的环境中,为了生活的需要而产生的,在日常生活或社交活动中,人们不仅用语言传递信息,还用语言同他人交流,从而建立和保持一定的社会关系。同时,语言这种文化现象是不断发展的,其现今的空间分布也是过去扩散、变化和发展的结果。所以,只有摆在时空的环境里,我们才能全面地、深入地了解其与自然环境及人文环境的关系。文学作品中人物语言不同于作者的叙述语言,也不同于文学作品中人物的内心独白。它是通过人物的对话来发挥它的作用的。它需符合人物独特的身份、地位、年龄、职业、心理状态、文化教养等,能增加故事的真实性、可信性,能塑造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表现人物之间的关系,揭示人物的身份与社会地位,并在叙述故事情节、推动情节发展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人物语言以上这些性质,是我们在小说人物语言教学中最注重分析的。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人物语言必然与政治、经济、社会、科技,乃至文化本身产生相互的影响,所以特定的环境必然会给语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课程(中)》2017年06期
新课程(中)

解读命名密码 管窥创作意图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百科全书”,其中有些人物命名,多少年来人们已形成了一定的共识,“贾政”即假正经,“贾雨村”即假语村言云云。而林黛玉、贾宝玉和薛宝钗这三人名字中的“宝”和“玉”的交织,其实早就暗寓着三者关系的交织与命运。“甄士隐”即“真事隐”,“袭人”又名“珍珠”,谐音即“争主”,顾名思义,袭人在夺主人贾宝玉,温柔袭人,防不胜防,名字折射出一个人的性格。鲁迅《阿Q正传》中的“阿Q”,是一个麻木落后、愚昧无知的农民形象。“Q”像斜挂一绺辫子的圆溜溜脑袋,是典型的大清国国民的头像,是“士可杀而辫子不可断”的迂腐,是油光可鉴的头后拖着长辫子还将脖子扭几扭的“标致”;“Q”像钻进了一条毒蛇的大脑,这条毒蛇便是自尊自大而自轻自贱,争强好胜又忍辱屈从,圆滑无赖又正统卫道,狭獈保守又盲目趋时,憎恶权势又趋炎附势,蛮横霸道又懦弱卑怯,敏感禁忌又麻木健忘,不满现状又安于现状;“Q”是一个封闭未庄和一条通往未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朔方》2017年07期
朔方

幸福的银旺

我作为老实人的有力证据之一,就表现在我写的小说上。我写了几十年小说,从来没有学会虚构,我的小说人物在生活中都有模特儿,除了写自己时用“我”外,其他写我熟悉的人物甚至连名字都不改。可能是在头脑里形成的印象太深刻,总觉得改了名字就不像这个人了。这样我的一些小说不幸被原型人看到,就不愿意了——因为作为小说人物总要写到优点和缺点、糗事和趣闻,写优点没意见,写糗事就认为我侮蔑了他。我再怎样解释小说人物和现实生活不能对号入座的道理,人家也不听——你明明写的就是我嘛!更有甚者,以侵犯名誉权为由,要打官司。可是,我今天要写的这个人物,还是决定用他的真实名字。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告我。直说吧,他根本就不识字儿。再说白一点儿吧,他就是个信球,信球是我们这儿的土语方言,官话叫智障。他的名字叫银旺。我们村的银旺不是天生的智障,他不是胎里带,而是半道得。他的智障是在两三岁时得病落下的后遗症。什么病?我也不清楚。我只比他大一岁,当时也还是不谙世事的孩子。现在...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朔方》2017年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