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族魂”与“球形天才”──从思维方式看“五四”时期的鲁迅与郭沫若

“五四”新文学运动是中国文学史上最集中 、最剧烈的一次文学革命。这是一个彻底破 坏与 重新创造的时代。天崩地裂、鸿蒙初开,一切都来不及形成规则与模式。那些敏 锐感觉到“山雨 欲来风满楼”的文化精英们在兴奋与迷茫中体会着这个从未出现过的时代。80年代后, 当喧哗与骚动的“五四”新文学革命早已尘埃落定,时间已经留给我们足够的距离来眺望这 段历史时,我们应当以更加深邃的目光打量这场文化精英们燃烧在激昂与亢奋中的情绪交织 中走过的青春岁月。历史总是在对立互补中向前发展。而这样的对立互补又每每体现在每个 历史阶段的代表人物身上。因为杰出的知识分子往往是一般社会历史的浓缩本。剖解杰出的 知识分子所能发现的问题深度,往往大于分析芸芸众生的总和。对于“五四”新文学革命 的考察,大浪淘沙之后,真正留下文学创作实绩还是鲁迅与郭沫若。鲁迅的前期小说以揭批 国民劣根性为出发点,以立人为指归,以“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对人的精神创伤和病 态进行了充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教育文化论坛》2011年04期
教育文化论坛

“五四”历史的功过及反思

一“五四”到底有些什么功过?本人认为,“五四”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是一个反帝的爱国运动,要向列强争国家的权益,这是他的功。“五四”又跟新文化运动联系在一起。姜广辉先生有一篇文章主张将“五四”和新文化要加以区分,我觉得是有道理的。但是“五四”运动以来这几十年,它和“新文化”运动已经结下了不解之缘,完全分开也很难。“五四”里面有一个启蒙,叫做新启蒙,就是指民主科学的启蒙,这一点也是不能否认的。确实当时“五四”的先进人物,他们引进了西方的民主与科学进行了宣传,对中国老百姓来讲、对中国知识分子来讲,确实发挥了启蒙的作用,这个功也是应该肯定的。“五四”有过吗?不但有,而且有很大的过。一是从反封建、反专制走向了全盘反传统。反封建、反专制本来是好的,但问题是有人打着这个口号,把整个中国的五千年文化传统都加以否定了。如当时有人提出来要废除汉字,这个在今天看起来很可笑,但在当时提出来确实是一种信仰,觉得只有废除方块字中国才能进步,实际上也就是把中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5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看客论——试论鲁迅对于另一种“国民劣根性”的批判

重读鲁迅,在“精神胜利法”以外,我们还认识了另一种“国民性”,一种“国民劣根性”。 由《藤野先生》及许寿棠的《亡友鲁迅印象记》,我们得知,鲁迅对于“国民性问题”的思考肇始于留学日本的时期,这是促使鲁迅弃医从文的内在动因。而实际上我们可以追溯得更远,从他为父亲抓药,从小开始领受世态炎凉,我们就可以理解,在潜意识中,鲁迅先生就已经对“国民性”问题有内在深层次的感性体验。通过他的小说集《呐喊》、《彷徨》,甚至是最早的用文言创作的小说《怀旧》,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创作伊始他的着力点就是“国民性问题”的探讨。其中阿Q的“精神胜利法”已经成为国民劣根性的一种人格标识,但实际上“精神胜利法”只是鲁迅对于国民性中“个体人格”探索的一个方面,它所显示的是“精神奴役的创伤”在每个个体身上打上的烙印。而对于“庸众”群体的分析判断,对“国民”“合群”时的人格内核包括其行为特征、心理表征的剖析,则体现在鲁迅对于“看客”这一命题的提出。从“典型性”的角度看...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5年23期
青春岁月

鲁迅笔下的阿Q形象

一、引言阿Q是鲁迅先生小说笔下所构建的一个经典人物,我们不必要去追究阿Q这一人物到底有没有真实存在过,其实更能令我们回味的是鲁迅先生能在那个黑暗的年代将笔尖化作利器,刺进敌人的心脏,尽可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医治”麻木的中国人,是民族的脊梁。我们可以再来看出《阿Q正传》这篇文章中所刻画的阿Q形象就是当时大多数农村人民甚至于各个阶级人民的一个缩影,这是阿Q个人的不幸,也是社会的不幸。在当时的社会环境条件下,还有千千万万个阿Q,鲁迅先生创作的高明之处就是将这千千万万个阿Q的形象浓缩成了一个,使人物形象跃然纸上,集中表现出来了一个最丑恶的嘴脸,从侧面映射出旧中国的落后性,革命的不彻底性,广大人民并未从革命中受益,思想仍没被解放,还有大量的封建残余,预示这样的革命必将流产。二、背景介绍既然我们想更好的明白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物形象,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对当时的背景做一个较深入的了解。只有在对当时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有了一定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3期
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溺于情感的理性——五四理性的觉醒与迷失

一、情感孕育的理性德国思想家马克斯·韦伯认为 ,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化的过程是一个理性发展的过程 ,表现在制度是“合理化”的扩展 ,表现在人是主体意识的觉醒。依据这一思想 ,“五四”崇尚科学与民主 ,呼唤文化心灵的开放与反传统 ,无疑昭示了中国人在追求现代化过程中理性的一大觉醒。然而“五四”理性的觉醒 ,并不仅是对以“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为线索的现代化历程认识理知的演进 ,同时还受到深深的情感孕育 :一是在民族危亡的压力下激发的民族主义爱国激情 ;一是基于对传统文化弊端切肤之痛而萌生的反传统情绪。鸦片战争以后 ,沉重的民族忧患情绪便开始郁结在部分士大夫心中 ,其后虽历经“洋务运动”的富国强兵 ,“戊戌变法”的政体改良 ,“辛亥革命”的推翻帝制 ,但仍未能遏止住中华民族在列强进逼下的节节败退。因而到“五四运动”之前 ,那种传统士大夫的忧患之情不仅没有得到缓解 ,相反却愈积愈深 ,在更加迫在眉睫的民族危机中发展成...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动态》1985年03期
鲁迅研究动态

鲁迅与面子

我们中国人是爱讲面子的,这也许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古风”,“老例儿”。爱面子,讲虚荣,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的一部分。它的世代相传是我们民族的耻辱,我们应该为此感到痛苦。 谈到面子,大家都会记起鲁迅的一件轶事。1 930年,柔石要到一家书店去做杂志的编辑,来向鲁迅约稿,鲁迅写了一篇《夜记》给他。柔石看完皱着眉头说,太噜苏一点。鲁迅马上约定再写篇别的。一个大作家在普通编辑面前竟如此谦逊,真未免于“面子”有伤。但鲁迅却不这样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