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莫莉:文化杂交和世界文化的象征

《尤利西斯》是一部奇书,奇就奇在它可以有千百样的诠释,正如作者所说,它“足以让教授们忙上几百年的了”。而这本书的奇中之奇却是一位没有多少文化的女性———莫莉·布鲁姆(MollyBloom)。《尤利西斯》中以莫莉为主的章节只有一章,即小说的最后一章。这一章共有40多页,整个章节仅由8个长句子构成,共同组成了世界上最为奇特的女性意识流。恰是这位作者着墨不多的女性却引起了诸多学家的争议。早期的读者和一些批评家认为莫莉只不过是一个粗俗性感的荡妇,[1](第128页)而以斯图亚特·吉尔62伯特(StuartGilbert)为代表的批评家却认为莫莉是大地母亲的象征,她性感,快乐,靠感官认识世界,是一个反理性的女性形象,包含了乔伊斯对女性的全部认识。但普通读者往往会对文学批评家的这些结论产生质疑———乔伊斯创造了成熟的“每个男人”的代表布鲁姆和青年艺术家斯蒂芬,并以他二人的精神结合来寄托作者对人类精神融合的希望,但为什么作者把书中惟一一位重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4年04期
芒种

浅析《尤利西斯》中的陌生化语言特征

《尤利西斯》是爱尔兰著名作家詹姆斯·乔伊斯的小说。小说于1922年出版,以时间的发展为顺序,描述了主人公的经历。小说的独特之处在于作者塑造的主人公是一个广告推销员,名叫利奥波德·布鲁姆,他是一个苦闷的柏林市民。同时,在布鲁姆的性格中,也体现出不知所措和彷徨的因素,小说描述了布鲁姆在柏林一昼夜之间的经历。在小说中,作者突出地运用了语言上十分独特的陌生化特征,形成了一种语言上的陌生化风格。通过对《尤利西斯》的语言陌生化特征的解析,也能够使我们进一步体会到这部意识流著名小说代表作的独特魅力。一、有关小说《尤利西斯》的相关概述小说《尤利西斯》围绕着一个广告推销员的生活而展开。广告推销员利奥波德·布鲁姆是柏林的一个小市民,以推销广告为生计。整个情节限定在布鲁姆和妻子首次约会的纪念日。布鲁姆的妻子在平日的生活中不检点,喜欢招蜂引蝶。当日下午,布鲁姆的妻子正准备和自己的情人去约会。布鲁姆一直为这样的事情烦恼,但由于平日布鲁姆的收入并没有自己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4年04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2008年11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由莫莉形象透视乔伊斯的女性意识

莫莉是《尤利西斯》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没有她,小说情节结构便失去了稳定,布卢姆人格的塑造也找不到依托。她又是乔伊斯笔下备受争议的人物,乔伊斯用四十页的篇幅再现了她的意识活动,她将莫莉的性意识坦露无遗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这在作品问世的年代是惊世骇俗之举,因此很多评论家认为《尤利西斯》是诲淫之作,把莫莉定位为典型的荡妇,对作者和作品口诛笔伐。乔伊斯为什么要顶着世俗的压力描写一个“庸俗”的莫莉呢?莫莉身上体现了乔伊斯怎样的女性意识呢?《尤利西斯》运用了希腊神话《奥德修斯》的故事框架,莫莉的原型潘奈洛佩是一个忠贞不渝的的妻子,她整日织补,以坚韧和机智击退了众多的求婚者,终于等到了丈夫的归来,她是传统女性的理想代表。而现代社会的莫莉却是一个与情夫偷情,对男人想入非非的女人,她毫不掩饰地表达和追求自己的生理欲望。批评家认为莫莉是一个没有思想的肉欲动物。在爱尔兰的传统社会中,莫莉的言行无疑挑战了社会习俗。莫莉不是一个理想的女性,但她是真实的,她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论《尤利西斯》中的自然人形象

《尤利西斯》是一部不朽的、伟大的意识流小说。由于乔伊斯执着于对“真”的追根溯源,在传统小说人物创作手法以及所塑造出的人物形象无法直达其所追求的“真”时,他将触觉转向平凡生活中的平凡的人和事,从而转变了传统的人物价值取向。在人物创作上,他摒弃了古典主义僵化教条的人物创作手法,认同了福楼拜作家退出小说的创作法则,采用自然主义的描写手法,吸收了柏格森直觉主义、心理时间观等理论,向人物内部探索,让人物成为小说里现代主义语境下复调叙事的积极参与者,展现出最真实的人性以及人物意识中所折射出的世界,从而创造出了特殊的一群三维立体人物——“自然人”。布鲁姆、莫莉及斯蒂芬三个“自然人”形象被赋予了不同的代表性和意义,就好比一面无形的镜子,用他们“自然”状态下的“真”客观的无情的折射出一个道德瘫痪,严重异化的时代和现代人的精神荒原。同时,这三个具有浓烈现代主义精神的“自然人”形象打破了传统的模式定位,宣告了现代英国小说人物的转型。  (本文共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化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4期
北京化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繁杂中的升华与崇高——乔伊斯与《尤利西斯》主要人物

詹姆斯·乔伊斯的代表作《尤利西斯》只记录了1904年6月16日一天爱尔兰都柏林发生的事情,地点和时间很单一。但是乔伊斯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中融入了各类生活场景、众多的人物以及人物的思想、潜意识,而且在其中包含了美学理论、神话结构、哲学思想、意识流以及立体派风格等,并试图在繁杂、变动的生活细节中找到事物发展的内在规律,以使生活原始素材艺术化。乔伊斯的创新在于他从不局限于一种写作风格,所以很难把他归结于任何一种固定的流派。从古到今的文人骚客,乔伊斯都根据积累的素材以各种形式创造性地模仿、借鉴。但是在乔伊斯的笔下再现的无数大家的思想和风格都被其作品的跳动思维和松散结构淡化了。以自然主义手法表现的细节淡化了小说的情节,松散的构架使人物被多维化、立体化。乔伊斯以荷马史诗《奥德赛》的故事情节作为支撑小说的框架,这不仅是小说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他借助史诗从各个层面通过其作品中的人物展示他的理念。尤利西斯在史诗中表现出来的智慧与父爱和其子忒勒玛科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3年03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从布鲁姆的话语分析中看《尤利西斯》的角色塑造

一、引言《尤利西斯》是乔伊斯的经典名著,其中布鲁姆是书中的重要主角,乔伊斯通过布鲁姆的内心世界来窥探世界。布鲁姆是个个性鲜明的人物,他关心他人,他浮想联翩,他推敲他人生活的细节,他想象自己能够探索和揭露出他人的秘密。他运用了大量的技巧和思维习惯来完成上述任务。乔伊斯塑造布鲁姆这个角色的时候,用了大量小角色来辅助体现布鲁姆这个主人公,而这些小角色通常都是不涉及布鲁姆关键需求的,是对他没有威胁的,甚至是与他的情感欲望都无关的人。本文试图通过对布鲁姆与小角色间的交流进行话语分析,为《尤利西斯》书中出现的大问题找到线索,也界定出主人公布鲁姆的主要关系和活动,以此让读者更为了解乔伊斯笔下的布鲁姆其人。二、《尤利西斯》对布鲁姆的角色塑造在《尤利西斯》书中众多的小角色当中,盲人小伙子作为一个活跃的小配角出现了多次。比如,布鲁姆帮助他过街道,在他回到Ormond酒吧的时候布鲁姆想起了他,在“游岩”中有专门对他的描写,在“刻尔吉”和“伊大嘉”章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