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存款与发展:个人发展账户中的预期应用与存款模式

自“个人责任与工作机会和解法案”(PRWORA,1996)下的“贫困家庭临时援助计划”(TANF)实施以来,接受福利者大幅度减少。但是,研究一致发现那些离开援助计划的人们常面临着很不稳定的经济状况[1](第301-314页)[2](第309-314页)[3]这一现象使我们更加关注可提高受助者,以及所有有工作的贫穷者长期个人自足的策略。策略之一就是加强低收入者的资产拥有。在过去的十年中,缺少资产越来越被认为是造成贫困的重要因素之一。[4]与中产阶级和高收入的美国人相比,低收入者只能储蓄他们收入的很少的一部分,03积累起少量的资产。[5](第73-110页)[6]逐渐加剧的资产不平等已变得比收入不平等更为突出。[7][8]缺少资产不仅造成了低收入者较低的经济地位,而且,或许更重要的是,限制了他们的经济流动性。在本文的研究中,我们考察了个人发展账户参与者的预期使用和配额取款。个人发展账户是为贫困人群设计的结构性的储蓄项目。账户持有者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成功营销》2010年07期
成功营销

此Phone非彼Phone

苹果几年前出了iPhone,一时间让苹果的爱好者们趋之若鹜。在正品尚未登陆之际,水货便已泛滥。朋友们手机的更新换代速度也立马加快。忽如一夜春风来,千Phone万Phone苹果牌。大家拿出手机一比划,你的如果不是iPhone,你就out了;你的不是iPhone,你就不够有创意。仿佛,大家不约而同把苹果的这个手机当成了时尚、创意的代名词。最近,有声款叫LePhone的手机出现了。大家会心一笑。关于LePhone,企业官方的解释是,2010年1月7日在美国的CES 2010大展开幕之际,公司发布了一款全新的智能手机,上市日期是2010年5月1旧。这款取名“乐”Phone的智能手机,是联想高调宣布移动互联网战略后推出的一款战略性产品。之所以取名“乐”Phone,其用意是希望用户能够在使用该产品时拥有更多的快乐体验,其中中文“乐”的拼音“le”也正是联想英文品牌“lenovo”的前两个字母。别的不论,名字上一字之差。从名字的相似性和功能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经纬》2013年01期
经济经纬

封闭资本市场条件下农户生产性资本投入与资产积累——基于系统动力学的分析

由于收入是家庭资产积累的动态源,因而国内学者多从农户收入的视角对我国农户家庭资产积累进行研究。农户自身收入的变化或农户间收入的差异会受到不同层面因素的影响。从宏观政策层面来看,包括税费改革(徐翠萍等,2009)、农业公共投资(沈坤荣等,2007)、农村金融信贷政策(康书生等,2010)、农地制度(许庆等,2008)等因素;从农户决策行为层面来看,包括家庭资源配置(王春超,2011)、农业生产组织模式(徐健等,2009)、技术应用与创新行为(李学术等,2010)等因素;从农民个体特征层面来看,包括受教育程度(高梦滔等,2006)、农户健康状况(张车伟,2003)等因素。总体来看,农户收入可以分为农业经营性收入、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而每种收入对农户家庭资产积累的贡献程度也会随时间及个体差异而变化。另外,消费与生产投入作为家庭资本的减项同样影响着农户家庭资产的积累。国内对农户消费与生产投入的研究文献也非常丰富。刘建国(1999)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物价》2011年11期
中国物价

杠杆率与金融资产积累

美国经济增长中的一个重要事实是金融资产积累的速度要远远快于实物资产增长。美国的金融资产规模从1990年开始就以27.7%的比率迅速积累,在1997年以后该积累率更是上升到40%到50%的高水平,而美国的国民收入在同一时期一直保持在3%左右。在美国金融资产过快积累的过程中,高杠杆率发挥着核心作用。尽管现有文献在关于杠杆率问题上做了初步的分析,但他们都没有探讨杠杆率在金融资产积累过程中的作用。本文试图对这一主题做些初步的研究。本文首先讨论在金融资产市场使用杠杆率的动因,然后讨论其在金融资产积累中的加速机制,并用美国的相关数据对两者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研究;结论部分对本文的主要结论加以总结,并对要进一步研究的相关问题做了展望。一、杠杆率与金融资产收益率金融交易中的杠杆率就是这些资产的市场价值与本金的倍数。以房产交易为例,买主通常需要按照商业银行要求的首付比率支付相应的首付额,比如30单位,该首付额就是该买主在此交易中付出的本金,然后他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经济经纬》2010年02期
经济经纬

中国家庭债务和资产积累关系的实证分析:1997—2008

一、引言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金融管制的放松、金融工具的创新和居民消费观念的改变,西方国家家庭债务规模不断扩大。截止到2008年,美国家庭债务总额高达13.8万亿美元,比1997年增加了8317.4亿美元,年均增长速度为8.8%①。2008年末,英国家庭债务总额近1.46万亿英磅,其中住房抵押贷款和消费信用贷款分别为1.22万亿和0.24万亿英磅②。在家庭债务大规模增长的背景下,家庭债务和家庭资产积累的关系问题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关注。Jacob-sen等(2004)利用1994年~2004的季度数据,考察了影响挪威家庭债务变动的因素,发现住房资产存量价值每变动1个单位,会引起1个单位的家庭债务同方向变动。Debell(2004)考察了北欧国家和英国家庭债务水平,研究结果发现,家庭住房自有权的比率越高,家庭债务水平越高。Bridg-es等(2006)探讨了英国居民家庭住房资产和家庭金融负债的关系,结果表明,住房资产和无担保的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重庆行政(公共论坛)》2013年03期
重庆行政(公共论坛)

以资产积累破解三农难题

一、研究背景及当前已有研究成果(一)研究背景在上世纪80年代,以“收入为本”的社会保障机制缺陷日益凸显,许多经济学家和政府机构开始转向以“资产为基础”的政策探索。1991年迈克尔·谢若登的《资产与穷人:美国的一项新的福利政策》的出版,成为资产建设领域标志性研究。2004年9月,以“资产积累与社会发展”为主题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于山东大学召开,接着2005年1月有关资产建设与社会发展的研讨会分别在清华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举办,并且以资产为基础的社会政策已被列为2005年9月在北京举办的21世纪论坛的议题之一,这标志着资产积累方面的研究已成为学术界及政策研究者们所关注的热点话题,并且以资产积累为基础的福利政策已经在许多发达国家进行实验并取得良好效果。(二)当前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理论成果:美国华盛顿大学迈克尔·谢若登(MichaelSherraden,2005)认为哪怕是小额的资产积累也会对家庭的长远发展起着重要影响,要想长久改善家庭状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