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粗糙的指尖插入童话(组诗)

霜降看不到流水的影子时光总在消逝深秋的叶子已经快掉光了谁来画那最后的藤叶风是紧的,草色枯黄大幕缓缓合拢演员们鞠躬致谢这万般辉煌的舞台啊这歌者的高音,舞者的彩旗这招展的手臂,尖利的狂叫一转眼,人去楼空散场的观众,裹紧大衣高跟鞋踏着石路,响声清冷黄昏散步“骨头都要长虫了”“舌头快要锈坏了”——我们不再启用的身体在春天,突然痉挛……一条圆形跑道,转了几圈都不出汗迎面的夕阳,只是拼命地红仿佛万千心事鼓胀出的一滴血被压破,漫开,又被圆环框住缓缓……下坠许多感觉,如站在39楼看夜行火车觉得它像一个黑暗中的孤儿中医学院的小路上,落满我的感慨此刻,巨大的夕阳正卡在两个楼角之间,像一帧剪纸“今天医生切开了我爸的气管还在ICU呢,一天只让探视十分钟”林林一边用手机抢拍夕阳一边说:“太美了,可惜我拍不出!”雨后,我们闲逛在这个大园子里浓雾缠绕丁香,呼吸牵制我们水洼里,枝叶的投影,搅动一片浮云我和林林没有停下脚步我们跨过了它的潮湿一如跨过这个黄昏,以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6年23期
芒种

粗糙的指尖插入童话(组诗)

霜降看不到流水的影子时光总在消逝深秋的叶子已经快掉光了谁来画那最后的藤叶风是紧的,草色枯黄大幕缓缓合拢演员们鞠躬致谢这万般辉煌的舞台呀这歌者的高音,舞者的彩旗这招展的手臂,尖利的狂叫一转眼,人去楼空散场的观众,裹紧大衣高跟鞋踏着石路,响声清冷黄昏散步“骨头都要长虫了”“舌头快要锈坏了”———我们不再启用的身体在春天,突然痉挛……一条圆形跑道,转了几圈都不出汗迎面的夕阳,只是拼命地红仿佛万千心事鼓胀出的一滴血被压破,漫开,又被圆环框住缓缓……下坠许多感觉,如站在39楼看夜行火车觉得它像一个黑暗中的孤儿中医学院的小路上,落满我的感慨此刻,巨大的夕阳正卡在两个楼角之间,像一帧剪纸“今天医生切开了我爸的气管还在ICU呢,一天只让探视十分钟”林林一边用手机抢拍夕阳一边说:“太美了,可惜我拍不出!”雨后,我们闲逛在这个大园子里浓雾缠绕丁香,呼吸牵制我们水洼里,枝叶的投影,搅动一片浮云我和林林没有停下脚步我们跨过了它的潮湿一如跨过这个黄昏,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6年23期
《民族文学》2016年12期
民族文学

窗前的牵牛花

收到侄儿信的时候,天已经把那张漆黑的大幕狠狠扯下,窗外正是华灯初上,昏黄的灯光四处飞舞,扫尽城市每个角落的黑暗。一侄儿说他很烦恼,因为好朋友盘侬和盘卡都决定不去学校了,把书文具统统扔掉了,剩下孤零零的他。一个伴都没有,他有些怕。我知道从村里到学校,要走一段穿越乱坟岗的山路。光滑的石板,一级一级,仄仄地伸延着。那些被岁月涂抹得灰黑的墓碑七歪八扭:有的断了半截,歪歪地斜插着;有的干脆倒下来,横在墓的一旁,背后露出一截黑黑的棺木。那里荒草疯长,黑压压的,有些怕人。有风经过时,那茂密的草丛里总是从传来有些低沉的“呜呜”声,还有冷不防飞出一两只漆黑的乌鸦,扑打着翅膀,“哇哇”叫喊,撒满那凄凉的感觉。侄儿是上学时去约他俩上学时得知的。很多时候他们仨都一个是一个的影子。那天找着去学校,却见到他们俩吊得低低的头,很难过的样子,嘴里嘟嘟囔囔说不去学校了,让侄儿自个儿去。毕竟他们是村里最好的朋友,上山砍柴,下河捞鱼,野外放牧。他们影子一个粘着一个,...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6年Z2期
东方文化周刊

为成绩点赞 从实处做起——努力让江苏音乐从“高原”迈向“高峰”

有很多人说,经济高速发展正在把我们带入一个不断全然物化的消费世界。而我一直害怕,如果没有了能捕捉到美的能力,没有了灵感火花闪动的心灵,人生还有多姿多彩的可能性吗?一次偶然的采访,在台北庐州功学社音乐厅外,目睹了排队拿音乐会票的长龙迤逦,蜿蜒地绕出好远,U.'1'fj.^Ifeli^lk:^Lkfj'lfi'i'j拉开,民族音乐悠扬而起,舞台上指挥家、音乐家、民族乐器、西洋乐器同台,来自两岸四地的音乐家以其高超的技艺、动人?“?“麵动了n馳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刘天华酬中国民族音乐基金会主办的“两岸四地”民族音乐交流巡演。一个由江苏省文联组织、发起,自耐醜合作,韻露容、碰了经舰乐作&跨越麵胃出空间、凝聚大众参与的盛会。演出曲目不仅有传统经典,也有定向向著名音乐人的委约创作。通过巡演,激发和网罗民齡乐2术隱创力量,并糊自雜源将雛介自更广大的&界。能够有这样的眼光、胸怀与手笔,实在值得称道与点赞。絲访巾,雜麵女子、女领导,谢#最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读者(原创版)》2016年05期
读者(原创版)

曾在云端

华灯,舞台,大幕拉开。舞台上是优雅的舞者,站在幕后的,是我。我同她有着一样的发型、舞裙、舞鞋,不一样的是,她在聚光灯下起舞,我在幕后守望。那时候,我的角色叫作“B角”—俗称替补。A角和B角在平时有着几乎相同的训练,练过同样的舞曲,可以说,B角比A角练得更苦更累。但是在舞台上,从来只看得见A角如花的笑脸,若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轮到B角出演,已是幸运。我跳B角跳了整整6年。最初,作为长期被忽视的角色,我不是没有委屈和怨恨,也曾经很恶毒地盼着A角临时出点儿小意外,自己替补上去,从此扬眉吐气,一跳成名。后来年龄渐长,倒是越来越不在意。虽不是A角,可是仍然能跳舞,在练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诗潮》2017年01期
诗潮

五行剧场[五章]

金 章太炎便如此0' 谷子的破裂,跳出的,是一颗玲斑的心——一粒金,在阳光下苏醒,分泌出明媚的色泽。 在旷野。在人间。从此,一幕剧有了开场白。 在阳光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丨……章太炎站在台前,长衣大袖,手摇羽扇,三度绝食,与袁冷眼。 木金笔金心的“章疯子'不过,最高潮的是,他向台下的芸芸众生, 独木成林。弯腰鞠躬成一捧金色的稻穗。 舞台苍翠。木心远耕西洋,身植乌镇。是否寂寞?他,金,不只是罪恶者的通行证。 泼一笔油彩,淌一纸墨汁。不需慰藉,稻穗身姿的卑微抽拔出辽阔的田野。 也无遗憾……火以野草为燃料,也永不媳灭。木,一根瘦的骨骼; 鲁迅的一杆瘦笔,在野草上划出一道火焰,撑起万亩荒原, 大幕燃烧,撑起一寸身影, 灼伤一双双幽暗的眼。观众,天地之间,让泥土过滤自己的一生。 低下头颅,默不作声,掩面忏·晦。木,站也茂盛,卧也茂盛。 鲁迅一生,叙述成一部火史。不管黑夜怎么漫长,他那杆瘦笔是不会倒下燃烧,不是最后归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7年01期
《散文诗》2017年04期
散文诗

阳光(外二首)

黑影飞翔的黑影站在青青的草尖上我看到今年的春天看到一只雄鹰它的飞翔一定加重了阳光的分量大地在下陷望着蓝蓝的大幕上晃动着的黑影泪水充满上举的双手黑色的灵魂你的高度我流下泪来i【房y子飞翔的骨骼我只能想象阳光在下陷一所房子漫过你的一生什么在消失什么在滋长红果落到地上幸福是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