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时间的形状 从多丽丝·塞尔萨多的作品谈材料处理与时间体验

我们能体验的唯一的时间是现在,然而,我们的灵魂确实感受到了三种不同的时间,过去的现在,就是回忆;未来的现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外国文学动态》2006年04期
外国文学动态

何处是家园?——多丽丝·皮金顿的作品《漫漫回家路》

澳大利亚土著作家多丽丝·皮金顿(Doris Pilkington,1937—)出生于西澳大利亚的巴尔弗道斯牧场。还在幼年时期,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老同志之友》2017年01期
老同志之友

虹与多丽丝——中国女孩与意大利老人的忘年交

2011年7月的一天,22岁的中国女孩张虹拖着行李箱走出意大利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张虹是辽宁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百姓生活》2017年05期
百姓生活

中国女留学生与意大利老奶奶的忘年交

6年前,留学意大利的22岁中国女孩张虹,租住在独居的70岁罗马老太太多丽丝家。以房客和房东的身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这一老一少在生活中相互关心,彼此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美术》2014年01期
世界美术

“生命或将胜利”——多丽丝·萨尔赛多的“无用的祷告”

多丽丝·萨尔赛多(D o r i s Salcedo)的《无用的祷告》是对不公正、犯罪和虐待的强烈谴责,以及对一个更好世界的无声祈祷。一个为纪念全世界谋杀案中牺牲者的空间被建立起来,它颂扬的是那些唯一的过错就是没有权力,甚至连坟墓都没有的普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译林》2006年05期
译林

何处是家园——多丽丝·皮金顿的作品《漫漫回家路》

澳大利亚土著作家多丽丝·皮金顿出生于西澳大利亚的巴尔弗道斯牧场。还在幼年时期,多丽丝·皮金顿和妈妈莫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译林》2006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