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亚细亚特征

历史已经揭开了崭新的一页,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领导全国人民向着现代化胜利进军。无数历史事实证明,具有典型亚细亚特征的中国社会要实现现代化,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中国要实现现代化,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由中国传统的亚细亚特征所决定的;中国社会始终就是一个亚细亚社会,只有借助于社会主义才能走向现代化,即只有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这种现代化的实现才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完满实现,从而进入现代亚细亚社会。从经济、政治和文化三个方面来考察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现代亚细亚特征。1经济上的现代亚细亚特征 在中国传统的亚细亚社会中,中国的经济是以农业为主的,古代工商业长期地没有获得独立性,经济的发展水平主要取决于农业的发展。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始终是在自然经济和人的依赖关系中周期循环,没有发生多少质的变化,也就是说,经济上始终是一种家庭经济,经济单位同血缘组织重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探索与争鸣》1989年02期
探索与争鸣

走出亚细亚理论迷宫的选择——重读翁贝托·梅洛蒂《马克思与第三世界》

摘则卜梅洛带的《马克思与第三一世界》一协以它的思维方式和独到见解,给已赵僵匕灼马克思亚细亚理论的讨论注入了活力。 人们尽可以不同意梅洛蒂对马克思亚细亚理论的认识,也可以反对梅洛蒂对亚细亚让会所作的分祈,但不能在尚未搞清作者的真买思想和著作的基本内容时,就对作者和作品进行政治性的猜测和三牛学术性的评判。梅洛蒂的论点可能被否定,但他提出的问题本身却无法被抹去。他至少提供了关于亚细亚理论的一种解释性选择,从而提供了一个继续认识的起点。本文拟从这个起点出发,就马克思的亚细亚理论的实质和指导意义略河若见。 一、东西方异质论:亚细亚理论的逻辑起点 寸梅括的批评主要是认为:‘己“对马克思的‘一亚纬;亚生产方式’概念作了极不确切泣影响却颇大的解释。·一书中有些重大措误。例如他断言中国历史上没有经历过封建社会,从原始社会后期以米一直保持着‘亚细亚,经济结构”Q。其实,梅洛蒂的这一断言恰恰是马克思的亚细亚理论与中国历史相结合的正确论断。 在考虑梅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湘论坛》1999年04期
湖湘论坛

全面把握和准确理解马克思论中国社会

中国社会由古代向近代转化,经历了一个漫长、艰难的历史过程。如果取明万历说,到晚清,约330余年。研究这段历史,以及赋予这段历史以深刻的“中国”印记的中国古代社会之特质,长期以来成为探讨中国近代化,以及中国现代化过程的重要历史依据。最近几年,马克思主义的东方社会发展理论再次成为我国学术界的持续热点,且众说众理,莫衷一是。例如:中国古代社会是否亚细亚社会?有的肯定,有的则否定。笔者认为,全面把握和准确理解马克思论中国社会,是探讨这一问题的关键。马克思关注中国社会缘起于鸦片战争。马克思认为,鸦片战争以前的中国社会是一种典型的亚细亚式的社会。其一,农业和家庭手工业的结合构成了中国社会自给自足的经济结构,这种结构顽固地抵抗英国的商品输出:“在以小农经济和家庭手工业为核心的当前中国社会经济制度下,谈不上什么大宗进口外国货。”①其二,由于满清王朝的极端排外政策,中国社会处于“野蛮的、闭关自守的、与文明世界隔绝的状态。”②其三,在这种经济结构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4期
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亚细亚社会理论在中国社会史论战中的命运及启示

东方社会理论在马克思社会形态理论中占有重要地位。当下,国内有部分学者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源头追溯到马克思的东方社会理论,对两者之间的联系进行探讨。应当说,这种分析对更好地认识中国社会发展的规律、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有益的。但历史往往也展示出让后来者困惑的一面。当翻开积满尘灰的历史文献时,我们会惊讶地发现,那些充满智慧的前辈学人和革命者对马克思经典文献的理解与我们有着很大差别。就东方社会理论而言,当今天的一些学者在欢呼马克思为解剖中国、印度等东方国家的发展道路提供了科学工具的同时,前辈学者却选择了拒绝。正如美国学者阿里夫.德里克所言,中国学者对亚细亚生产方式“比较沉默”,“基本上倾向于拒绝这一概念的有效性”[1]156。本文聚焦于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的中国社会史论战,对前辈学者为什么拒绝亚细亚生产方式进行分析,并简要探讨对我们今天认识马克思亚细亚生产方式(今天的学者多使用“东方社...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05年02期
东岳论丛

卡尔·马克思和西方文明优越论

自从骄横的不列颠殖民主义者强行打开了闭关自守、夜郎自大式的“中央帝国”的大门后 ,“优越的西方文明”便作为一个惨痛的经验事实 ,幽灵般地缠绕着中国数代先进知识分子的心灵。从昨日的“中体西用”(张之洞 ) ,“全盘西化”(胡适 ) ,到当今的“西体中用”(李泽厚 ) [1 ] ,均可看作古老的中华民族对这一事实所做的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反思过程的几个递进阶段。这是一个完整的“否定之否定”过程 :从长梦初醒到穷于应对 (消极被动地保存自身———正 ) ,再从绝弃传统到急切西从 (激进主动地跟上潮流———反 ) ,最后从理性批判到辩证选取 (自主自信地融入世界历史———合 )。在中国这样一个在民族的心灵深处尚未完全走出近代历史阴影的国度里 ,除了“中体论”一般被温和地定性为“愚腐”、“抱残守缺”外 ,“西化论”和“西体论”都极易遭到情绪化的、缺乏理性分析式的抨击。幸好 ,我们还有一个被公认为“政治正确”和学术楷模的卡尔·马克思。他的“西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文史哲版)》1992年04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文史哲版)

我国关于世界历史的新理论

吴于理先生在1990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朽·外冈历史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世界历史”的总沦,提出了目前我国世界史学界的新理论:人类社会发展的全过程应分三个形态.即原始无阶级社会、阶级社会(奴隶制、封建制、资木主义制)、高级无阶级社会(社会主义制、共产主义制).传统的“五阶段论”以阶级斗争为主导,把“亚细亚社会”称为原始公社制,把古代社会称为奴隶制.“三形态论”从个人与共同体的关系出发,认为“亚细亚社会”不专指原始社会,而是指在东方存在的自然经济社会.亚细亚生产方式从远古到近代一直存在.”五阶段论”认为五个阶段是生产力水平决定的,适用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