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唯识宗对道教理论的影响

在中国历史上 ,佛道间的论争一直是二教由刺激、非难而相互启发、相互吸收并发展义理的重要契机。唐代初期 ,佛道二教的论争 ,不仅使二教在理趣的深浅上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比较 ,同时 ,也促进了道教理论的建构。道教学者在与佛教学者的理论辩难中 ,非常注重对佛教义理的吸纳 ,以便进一步丰富道教的理论内涵。而盛极一时的佛教唯识宗 ,同样也对道教道性论和心性论的理论完善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一唐初佛道义理上的首次交涉 ,是始自《老子》的翻译。贞观二十一年 ,太宗命唯识宗创始人玄奘与诸道士共同将《老子》翻译为梵语。二教由此所产生的种种分歧 ,从而也促使了道教学者更深层次的理论思索。在整个翻译过程中 ,最主要的分歧就在于对“道”的理解。道士成玄英认为“佛陀言觉 ,菩提言道”,主张因循旧译 ,将“道”译为菩提。但“菩提大道 ,以智度为体 ;老氏之道 ,以虚空为状。体用既悬 ,固难影响。外典无为 ,以息事为义 ;内经无为 ,无三相之为。名同实异 ,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道教》2001年03期
中国道教

全国首次道教刊物座谈会在延安召开

20 0 1年 4月 1 8日 ,全国首次道教刊物座谈会在延安召开。《中国道教》、《三秦道教》、《上海道教》和《茅山道院》杂志社派代表参加了会议。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陕西省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道长到会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道教》2001年05期
中国道教

2000年我国道教研究综述

道教属于中国土生土长的传统宗教,但是对他的研究,在宗教学研究中则是较为薄弱的。20世纪初,学术界开始对道教进行研究,但到50年代,成果寥寥。仅有少量的专著与论文而已。80年代以前,道教的研究主要局限于《太平经》和与农民起义有关的一些研究,真正开始有规模的研究,是在80年代以后,特别是四川大学宗教研究所培养了大量的学者,并以道教研究为其特色,为当代中国的道教研究打下了基础。2000年我国道教著作出版了24本,属于研究类型的著作有10本,约占总数的二分之一弱。 唐大潮著《明清之际道教“三教合一”思想论》(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6,172页)是一本有前瞻性课题的研究。我国对儒释道三家之间的关系的研究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在此之前,因研究中国哲学史的需要,特别是研究宋明理学,对三家的关系是必须述及的一个主要内容,有少数的文章论及。但是这些研究文章往往是站在儒家的立场上来看问题,并没有从宗教的角度来进行深人地阐述。80年代以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3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试论乡野道教

一、乡野道教与民间信仰乡 野道教是流布于乡野间的非宫观、非正统的道教形态 ,它多由游方道士或略知道术的当地神巫主持传习 ,其事象、法物、科仪往往与民间信仰活动混融共通 ,具有突出的俗用性质。作为正统道教的残存或异变 ,乡野道教一般缺少教派的组织联系 ,也无对某一经义的笃信 ,而是以功用为追求 ,借助法物、仪式等有形的、可感的媒介唤起乡民亲神、通神的情感 ,以树立护佑得助的信念 ,化解痛苦与困惑 ,从而乐观地面对严酷的生活。这种功用明确的工具性 ,正体现了乡野道教的性质。乡野道教的特征可概括为非组织性、混融性、民族性和致用性等四点。所谓“非组织性” ,即带有流动的、零散的、自发的、非纯正的意味 ,它随缘而生、因地而存、沿俗而用 ,具有较强的适应性和生命力。所谓“混融性” ,即乡野道教并非独立存在的信仰形式 ,它往往与儒、释因素相容 ,尤其与民间信仰混融合一 ,没有圣俗的严格区分 ,更不以单一宗教相标榜 ,实际上可类归于宗教的范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民族丛刊》2001年02期
黑龙江民族丛刊

黑龙江省汉族地区佛教和道教的基本状况和信仰趋向的调查分析

黑龙江省宗教信仰人群约占总人口中成人(18岁以上)人群的3.5%,除回族(约15万人)及部分朝鲜族(约3万人左右)信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外,佛教和道教为汉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大约有5万人左右)信教人群的主要信仰。 一、黑龙江省佛赶和道教的简要状况 (一)佛教 佛教传人黑龙江省大约是7世纪初叶的唐代,距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最有信服的证明是始建于公元698年的渤海国,受中原地区的影响,在其229年统治时期也是弘扬佛教的,在渤海国京城内有佛教寺庙十余处,其中在宫城南部建有佛教圣地“兴隆寺”。现在的宁安市兴隆寺并非渤海国时期所留,而是在渤海国的旧庙址上于康熙年间(1772)兴建的。但寺中保存的石灯塔,即是渤海国时期遗留下来的精美佛教艺术品杰作,是用12块雕凿的玄武岩叠罗而成,风格粗扩豪放。1975年,在原渤海国京城内城附近(今渤海镇土台子村),一农民在田野耕种,发现一个“舍利石函”,在银盆宝瓶中内藏“舍利子”6粒,显然为某座寺庙镇寺之宝...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宗教》2001年02期
中国宗教

关于生活道教的思考

张继禹道长提出“生活道教”的理念,我非常赞赏。我以为这是继民国年间陈撄宁大师“新仙学”之后,道教理论上又一新的进展,虽然处在初创阶段,但它的前途是远大的,因为它能够发扬道教的优良传统,更好地适应新时代的需要,从而使道教焕发出新的生命。 我的理解,“生活道教”的内涵和特征至少可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开展和说明。 (一)从生命宗教的角度阐扬。道教是重生的宗教,它教导人们热爱生命,尊重生命,炼养生命,以证成大道。而所谓“大道”,其本质就是宇宙生生不息的生机,是永恒的生命能量。所谓“修道”就是使个体生命与大道一体化,在精神上达到极高的境界,在生理上实现生命质量的飞跃。由于重生,道教的养生文化最为发达。它不仅有一整套生命信仰、生命哲学和生命科学的理论,而且还有各色各样的炼养途径和方法。这些文化资源的开发、整理和运用,必将大大促进我国生命科学的发展,为民众身心的健康造大福。由于重生,道教必然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反对滥杀动物、破坏树木,以“道法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