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学形象的实质及其建构原则

一、大学形象的实质大学形象作为公众对某所大学的客观评判 ,最引人关注的还是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科研水平、办学实力、办学效益、两院院士与知名学者等客观事实本身。这意味着公众对某所大学的形象评价与反馈本身 ,实乃一中介显示器 ,作为一种社会舆论与综合评判 ,它不仅是对大学组织行为具体环节、要素与境况的反映 ,而更是对大学整体水平、实力与质量状况的显示与折射。当然学校的组织行为与育人质量等事实本身 ,并不能马上就转化为大学形象。因为 ,首先它尚须经过形象意识与媒介传播的中介过滤。组织行为与质量事实本身只有通过一定的媒介传播 ,并为公众所接受 ,才能转化为公众舆论 ,公众舆论的系统化即升华为大学形象。其次 ,这种行为与事实必须合乎社会需求。大学形象堪称组织行为与公众需求的统一体 ,两者契合则形象佳 ,否则便无形象可言。如按洪堡思想而创办的柏林大学 ,以其教学与科研统一的组织行为开西方大学重科研之先河 ,这与社会发展科技的需求不谋而合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2年17期
文教资料

浅析柏拉图“理想国”的建构原则

柏拉图是古希腊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和教育家。他生于雅典城邦衰落时期,亲身经历了一系列的阶级斗争和国家战争,对当时雅典的混乱政局痛心疾首,力图通过参政挽救雅典于危难之间。柏拉图在对雅典城邦政治和自己游历生涯反思的基础上,著述《理想国》一书,提出了精英治国、社会分工和整体利益等国家建构原则,试图构建一个平等、自由、和谐、正义的理想国度。虽然柏拉图的国家建构原则有保守、落后的一面,但它毕竟是欧洲思想史上第一个比较完整的国家建构原则,并给后世以深远的影响,所以对它进行较深入的分析和探讨是很有必要的。一、“理想国”建构思想的起源柏拉图出生于伯利克利去世后的第二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后的第四年,那时雅典群龙无首,瘟疫流行,城邦逐渐由强盛走向衰败。奴隶主出身的柏拉图从小接受的是优良的贵族教育,对文学、艺术和音乐都有浓厚的兴趣。青年时期柏拉图曾师从苏格拉底八年时间,在政治上和他的老师一样,反对无序的民主政治而拥护专制的贤人政治。公元前399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学习》2005年08期
理论学习

联合国的建构原则及其改革

2005年是联合国建立60周年。自1945年来,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方面做出了举世瞩目的贡献。但进入新世纪,面对新的挑战和使命,联合国在处理国际事务、维护世界和平方面显得力不从心,其内部矛盾逐渐暴露。对联合国进行改革势在必行,但是改革改什么?合理的改革标准应如何?这不仅仅是程序性的变革问题,根本在于彻底改革其内在结构的弊端。本文试图通过探悉联合国的改革标准,以联合国基本结构为主题,以期探讨其改革标准的合理正当原则。一、联合国改革的必然性。联合国是在世界反法西斯的战争中诞生的,它是一个按照传统军事防备安全理念设计的国际组织,主要解决的是以军事安全问题为核心的传统安全问题和主权国家之间利益纠纷,在当时确实起到了重要的调节作用,最起码战后没有再次爆发世界级大战,虽说这不能完全归功于联合国的作用,但不可否认其对某些国家霸权的抑制。但是从更深层的角度来说,联合国建立之初实质是几方军事大国基于相互的威慑而互相妥协产生的一种权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1989年11期
学术月刊

历史唯物主义现代形态的建构原则

出发点范畴:实践 出发点范畴的不同,是历史唯物主义与其他历史哲学的根本分歧。按照马克思的见解,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整个世界历史无非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然西,以往的唯心主义哲学和唯物主义哲学却都不理解“实践批判活动的意义”,因此,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人的能动性;旧唯物主义却又忽视了人的能动性,对人类世界、现产世界只是从客体的形式上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①,结果是唯心更观在历史理论中独占鳌头。唯心主义哲学与旧唯物主义哲学根本缺陷的惊人一致,促使马克思意识到:必须把“实践”作为新历史哲学的理论基础和出发点范畴。 历史是主客体相互作用的过程。主体创造历史的过程必然要以客体为依据,但从发生学意义上说,历史主客体都不是预成的、以自身完满的形态进入人类历史的,相反,历史主客体都是主体实践活动的创造和重建的结果。社会存在只能是实践中的存在,“生产力是人们实践能力的结...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3期
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国家权力与制度建构原则——西方政治传统中的思想逻辑辨析

人类作为群聚性政治动物,从人类生活的起始,便需要对共同的安全、秩序、生存、发展作出管理和协调。于是,权力问题便伴随人类生活的始终,对人类生活的质量和水平产生着重大的影响和作用。随着人类文明进入“国家形态”,国家作为公共权力的特殊形式,更是对一个国家的社会生活起着主导性、规定性作用,因而,公共权力问题、特别是国家形式的公共权力问题,便成为政治思想中的永恒问题。在西方政治传统中,对权力的性质、权力的人性基础、权力的作用、权力的社会条件、权力的分立与制衡等,都有大量的探索与研究,特别是国家权力与制度建构的思想,对西方的政治发展和政治文明发挥了重要的指导和推动作用。本文拟对西方传统中的国家权力与制度建构思想作一梳理和评述,以期对我国的民主政治和国家治理提供一些借鉴和启迪。一、国家权力与制度建构的逻辑线索国家问题是西方政治思想中的主题,权力问题自在其中。有关国家权力的起源、性质、目的和作用,以及如何保证权力的公正有效行使,从古希腊直到当代...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2年02期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建构原则

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或哲学原理逻辑)的建构原则,即建立和构成唯物辩证哲学范畴系统的指导思想或理论根据。鉴于目前学术界对这个重要理论课题的讨论正处在众说纷纭的百家争鸣之中,笔者也发表一点肤浅的看法,.以作为抛砖引玉之言。 “体系”建构原则的作用及其确定 我们知道,辩证法的范畴逻辑是人的认识逻辑的再现,而人类认识的逻辑,则不过是自然历史过程的辩证法的反映,因此,唯物辩证哲学范畴体系建构原则的确立,也有其客观依据。为了确定正确的建构原则,勾画一合理的结构模式,先须明确“原则”的依据和意义。我认为,“原则”对于“体系”建构的作用主要在于:一是集中地反映马克思主义哲学区别于旧哲学的本质特征,科学地规定它的性质、对象、价值和功能等等;二是高度地概括唯物主义哲学的主要内容,揭示它的内在联系,为确定合理(辩证)的结构模式提供逻辑主线,三是从整休(或总体)上体现对立统一规律是“体系”的核心,指明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统一是一切范畴(概念)自身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