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社会的宗教组织及其特征——宗教社会学关于宗教组织的研究

一、西方宗教社会学的宗教组织研究(一)教会-教派类型学“教会-教派类型学”(church-sect typology)是以西方基督教为主要研究对象而构建的一种理想型的组织类型学体系,它是从宗教社会学角度对宗教组织进行的分类,其分类的主要变量标准是宗教与社会的相互关系。最早提出“教会-教派”二分法的是韦伯及其学生特洛尔奇。韦伯根据宗教组织的成员资格原则提出了教派的概念以及教会与教派的区别:教派是一种排他的组织,其成员必须满足某些条件,诸如特定的戒律和宗教实践,而教会则是一种包容范围较广的组织,它基本上是对社会各阶层开放的。特洛尔奇发展了韦伯的分类,但他的分类标准是宗教组织与外在社会环境间的相互关系,即宗教组织对世俗社会是拒斥的还是妥协的。教会最显著的特征是它对世俗社会秩序的承认和妥协,而教派则倾向于拒斥社会秩序。特洛尔奇还引入了另一个宗教组织类型——神秘主义(mysticism ),这种侧重于纯粹的个人的非理性经验的宗教,反映在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

慈悲的公司

本文从上海A寺的田野调查入手,从宗教社会学组织研究的视角剖析都市寺院的结构、运行机制,着重论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佛教及其发展形态在都市社会中的演变和构成,进而剖析都市佛教作为制度化组织的适应性变形,从中探究当代中国社会变迁在宗教-社会层面上的表现。本文在研究方法上力图借鉴西方宗教社会学的学术成果,自觉运用组织理论和研究方法对当代佛教的都市生存形态开展社会调查,结合中国近四十年来的社会变迁与佛教发展的具体经验,对中国宗教与社会变迁的适应作出相应的理论抽象,进而寻找适用于中国宗教的理论分析工具。唐代以来汉传佛教的传统丛林组织结构,在都市寺院中仍然有所保留和体现,但是组织环境的变化、寺院功能的多元化促使现代都市寺院发展出官僚化的组织结构。丛林制度适用于僧团内部,主要体现在禅堂、客堂等部门,是法师自我修持、寺院共住的制度依据,而官僚化的行政管理结构跨越了僧俗界限,是全体寺院成员的组织框架,并且在丛林和官僚的双重机制下,人员的设置基本...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从世俗化到宗教市场

宗教现象历史悠久,在人类社会中广泛存在。其表现形式多样,种类繁多,对人类文明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自古以来,人们对于宗教现象的反思和论证形成了丰富的思想成果。受落后的社会生产力和低下的认知能力的限制,有关宗教现象的思考和解释长期被神学思想所占据。启蒙运动以后,有关宗教现象的社会科学研究逐渐兴起,但是由于缺乏实证研究的基础始终陷于无神论和宗教非理性论的窠臼,对于宗教现象的看法往往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和武断的成分。1873年,麦克斯·缪勒《宗教学导论》一书的发表标志着宗教学的产生,开辟了宗教现象研究的新进路。随着宗教学学科的发展,在其内部逐渐形成了宗教哲学、宗教现象学、宗教心理学、宗教人类学、宗教史学、宗教社会学等众多分支学科,以科学的方法研究宗教一时蔚为成风。宗教社会学的产生是相关学科发展的结果。1898年,法国社会学家迪尔凯姆在《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一书中,正式提出了“宗教社会学”这一名称,标志着学科意义上的宗教社会学的创立。本...  (本文共1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

宗教组织的网络营销研究

互联网正在迅猛地改变着这个世界和我们的生活秩序,没有什么能够真正地置身其外。对于互联网上的宗教,尽管我们还缺乏对她必要的关注,但是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她正经受着的“痛苦”与“欢乐”的变奏。社会学家布伦达·布拉什(Brenda Brasher)正确指出,“互联网一定会开启一项新的‘宗教改革’,正如几世纪前的印刷术一样”。对于此言,我们深以为然,但是,这样一项‘宗教改革’,究竟“改革”了什么?恐怕还没有人能够具体而详的回答出来,原因很简单,我们还缺乏对她的科学研究和认知。这篇论文尝试着在网络宗教领域迈出研究的第一步。论文将以玉佛禅寺佛教网站为研究个案,在非营利性宗教组织的观察立场上,通过比较网络营销理论与宗教社会学中的宗教传播理论、宗教市场理论的相关性,将网络营销理论确定作为论文的基本分析工具,具体考察玉佛禅寺的网络营销体系的构成模式,并在对这些模式进行绩效与功能评估的基础上,回答好如下四个方面的理论问题,即:一、宗教组织是否适合选择...  (本文共2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论社会转型期我国宗教非政府组织功能的发挥

社会转型是指“整个社会系统由一种结构状态向另一种结构状态的过渡”。从内容上看,社会转型既包括整个社会结构的变迁,也包括意识形态领域的转型。宗教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一个组成部分,必然会受到社会转型的影响。然而,当今世界宗教的发展状况并没有兑现某些思想家的预言,宗教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出现了增长的趋势。在中国,宗教也逐渐提升自己的地位,成为关系到民族团结、国家稳定的重要因素。随着社会转型的全面深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到一个关键时期,宗教问题在政治、社会和国际关系中的影响持续上升,宗教问题的复杂性更加突出,迫切需要社会力量的介入。而宗教非政府组织作为联系信教群众的重要组织化载体,其功能已远远超出了宗教事务的范畴,能有效弥补政府与市场机制在减灾扶贫、助学兴教、医疗救助等公共服务领域的不足和缺陷,局部缓解因社会利益调整、社会结构分化带来的矛盾冲突。因此,本文对社会转型视角下如何发挥宗教非政府组织的功能进行研究具有了较强的理论和现实意义。本文...  (本文共1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宗教非政府组织与国家安全

近年来,国家安全中宗教的作用渐渐凸显,除了宗教极端主义或恐怖主义造、成的暴力冲突以外,一些活跃在国际社会各个领域、具有公民社会性质的宗教非政府组织也迅速崛起,并且在国家的社会、政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不同的国内外政治环境下,宗教非政府组织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是不同的,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我们很少听说政府将宗教非政府组织当做“安全威胁”看待,而在亚非拉等种族、民族、宗教冲突激烈的国家和地区,各类宗教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常常成为各种社会政治矛盾的催化剂和导火索,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在历史上和当代的社会主义国家,由于无神论和有神论之间意识形态冲突,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的宗教非政府组织,都很容易触动国家有关部门的敏感神经,被视为动摇国家安全的“不稳定因素”。为何宗教非政府组织会给社会主义国家带来安全问题?它们是如何影响社会主义国家安全的?为回答这些问题,本文选取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为案例,考察宗教非政府组织在东欧剧变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中发挥的作...  (本文共1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