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网络视频社交软件的参与式文化研究——以“抖音”APP为例

一、“抖音”的流行趋势和内容分析随着网络技术和智能移动终端的发展以及用户个性化及多样化的需求的转变,人类社交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文字、图片、语音是人们最常用于传播的社交工具,而现在,视频社交软件在大众的生活中也日趋活跃起来。短视频,一种长度以秒来计算的视频,依托技术终端进行拍摄和剪辑,并在社交平台上进行发布和互动。目前,市场上较为热门的短视频社交软件为:快手、西瓜、美拍、秒拍、抖音等。在2017年成长最为迅猛的音乐短视频社交软件——“抖音”,是一款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软件,打造出专注年轻人的15秒音乐短视频社区。用户可以通过这款软件选择歌曲,拍摄15秒的音乐短视频,成为自己的社交作品。对年轻人而言,“抖音”个性化的创作风格、碎片化的视频内容、易接近的技术支持、强娱乐互动性等特点,十分受人喜爱和追捧。“抖音”中的短视频内容丰富多样,主要以用户自身选择音乐背景为题材自行创作视频内容,平台提供剪辑、美化、分享等功能。这一系列功能吸引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视听》2018年07期
《传播与版权》2016年08期
传播与版权

抵抗或认同:网络美剧“迷群”的身份焦虑与表达困境

进入web2.0时代,互联网为“迷群”追剧提供了十分快捷、有力的工具,网络技术将“迷”的碎片化时间连接起来,在“迷群”中形成畅通无阻的信息交流和文化互动,实现大规模的社会聚合和文化实践,创建出一个以共同趣缘和价值理念为核心的关系网络,利用新媒介技术带来的便利,越来越多的“迷群”正以一种高度的参与式姿态确立自我形象。当“迷”与兴趣相投的人形成一个“迷群”时,他们希望通过参与行为在“迷群”里获得新的角色和身份,以实现自我认同。一、网络美剧“迷群”:以追寻自我认同为核心当今的“迷”更加注重对自己喜爱的事物的表达,能够同其他“迷”一起积极地参与网络社区的文化实践。正如学者詹金斯所说,“不断发展的媒介技术是普通公民也能参与媒介内容的存档、评论、挪用、转换和再传播中来,媒介消费者通过对媒介内容的积极参与而一跃成为媒介生产者”。(1)“迷群”在网络社区这个舞台上,兼具传受两种角色,他们不仅追求影响,也积极地在他人面前表达,并从他人的回应中建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包装》2018年10期
中国包装

参与式文化下新媒体互动的设计方法探究

前言息接收者,甚至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媒介消费  参与式文化氛围的浓厚使得大众乐于表达、者,受众的行为开始变得更加主动,成为了建立群体联系,渴望被认同。在这种因素的影响信息分享者和传播者。这种以参与、表达、下,新媒体互动的诉求开始变得多维,文化氛串连和信息传播为特点的媒介文化正在显现围、技术手段、设计思路等几个不同领域的理念并逐步成为主流文化氛围。而早在20世纪90不断交汇和碰撞,设计人员需要发掘能吸引受众年代媒介学者亨利·詹金斯就开始注意到“粉参与并产生更良好互动的新方法,为新媒体互动丝群体”这个社会现象,他认为参与式文化新的设计方向和呈现模式提供参考。(participatory culture)其过程是受众对流1.参与式文化与新媒体行文化的使用或再创造[1]。通过其描述性的研  1.1参与式文化究,可总结出参与式文化具有这些特点:(1)群  在信息时代,用户由“读”走向“写”,众参与的门槛相对较低;(2)对网络技术有依赖人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5期
河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功用工具走向生态互动:论技术、媒介与人的关系认知变迁

近几年来,人工智能技术、遥感控制技术、运动检测追踪技术、全媒体互动技术和以VR、AR、裸眼3D、全息影像为热点的虚拟现实技术持续发展,触控设备、智能屏幕、体感服装以及虚拟眼镜、可穿戴式显示器等源源不断地被发明和使用,人与技术、媒介逐步实现全方位互动,也让人们生活在了自己所构建的虚拟世界中。这种新的现实环境,使技术、媒介与人的关系问题重新进入人们的研究视野。笔者以此为研究视角去探索技术、媒介与人三者的关系的历史演化;我们该如何来认知它们;当今的新技术和新媒介又为人们创造了怎样的生活环境;人是否可以通过新的技术与媒介进行文化再生产从而引起新的文化转向。1对技术认知的变革1. 1技术自身形态的演变:从工具技能到渐成系统技术一词源于古希腊语techne,意为工艺、技能。早先人们将技术视为制作各种工具的技能,通过凿、刻、织、烤等工艺手段将天然的自然资源转化为自己所需的工具。因此,传统技术依赖手工、偏重效用,这种先天的特质使人们一直在目的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南京邮电大学
南京邮电大学

参与式文化背景下的大学生媒介素养教育

自二十一世纪以来,借助于世界信息化浪潮的强大推力,我国传统的社会模式正加速向媒介化社会转变。媒介素养教育不但是媒介社会发展的产物,也是社会发展状态的应对。也就是说,媒介素养教育是伴随着媒介的出现和发展而出现的,并且媒介素养教育的出现就是为了促使人更好地适应媒介社会的生存方式。但是,我国的媒介素养教育起步较晚,体系较弱,虽受关注,但是并没有实质有效的推进。有效途径的缺失是大学生媒介素养教育效果低下的重要原因,结果是大学生面对纷繁复杂的媒介信息往往成为被动的接受者,毫无理解、分析与批判的能力,大学生的网络失范甚至犯罪的案例也屡见不鲜。因此,在以交互性为主要特征的媒介环境中针对大学生这一特殊群体加强媒介素养教育,提升或者优化他们的媒介素养水平,增强他们对媒介信息的辨识、利用与批判能力是高等学校面临的重要课题。现有研究尽管已经涉及到“参与式文化”或者“大学生媒介素养教育”,但很多文献仅仅对大学生媒介素养教育进行了研究,往往缺少理论依据,...  (本文共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闻与传播研究》2015年11期
新闻与传播研究

参与式生产:文化产品生产的转向与变革

—、引言新媒体技术升级和应用的不断推进以及公众网络使用程度的不断深入,正逐步改变着公众在知识获取、信息搜寻、娱乐休闲等方面的使用习惯和传播方式,信息的去中心化和消费者的参与性无疑是当下典型的传播特征。以影视、动漫产品的“众包”现象为例,文化产品生产的外包对象逐渐从专业生产机构转向专业化公众,甚至是最为广泛的大众。公众对于数字化技术和公开源代码软件的娴熟使用,使得他们可以在自己的电子设备上完成动态模拟的视频、动画、网页、APP应用等内容,并将其添加到影视节目和广告的组装过程,从而完成整个产品的生产。不难发现,参与式制作和传播的全球性文化潮流激活了一套参与式文化体系,改变了以往文化生产与消费的生态环境。一方面,消费者的需求动机得以扩展,参与文化生产和消费的意愿性以及利用各种媒介进行制作和传播的可能性均大为提高;另一方面,生产者也意识到消费者通过参与获取满足感的重要性,积极利用技术手段和“用户参与”生产来降低成本,利用营销工具和产品层...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