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吕天成“当行”观探微

吕天成的《曲品》与王骥德的《曲律》是明代曲论的“双璧”,其开拓之功与学术价值学界早有定评;但对《曲品》中的“当行”观,研究者或以含混晦涩目之而不予详察,或以一家偏说目之而不屑一顾,或拘泥于文本一端而未能融通,其具体意涵尚是一个众说纷纭、有待进一步探讨与澄清的问题。有鉴于此,笔者拟从文本解析入手,结合当时的戏曲理论批评与论争,讨论吕天成《曲品》中“当行”概念的意涵,并藉以揭示明代戏曲领域就“藻缋”言当行的传统,以及雅俗兼济的戏曲审美理想的形成过程。一一般而言,“当行”系内行之意,指某人精通某一行的业务;或有行家之意,指精通某行业务的人。在古代文论中,“当行”主要是合文体之宜,即遣词造句符合某种文体的特征与要求之意,这一用法与“本色”的意涵基本相同。明人将“当行”一词引入戏曲理论后,因戏曲本身的综合性特征,这一术语的意涵又有一定程度的扩展和衍化。解玉峰将当行的具体意涵归结为就“本色”言当行、就“音律”言当行、就“剧戏”言当行三类〔1...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年05期
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吕天成《曲品》中的“事”范畴

吕天成的《曲品》在中国戏剧史上有重要的地位,是中国古代第一部以“品”的形式品评戏曲的著作,其中载录了许多戏曲作家及其剧目,并加以品评。《曲品》继承了其舅祖孙鑛的品评标准,即“十要”。吕天成认为,事件是构成戏曲的基础,一部戏曲是围绕着一个基础事件进行演绎的,所以事件的选择是至关重要的。事件的选择要注意奇特性、真实性和是否“关风化”。一、事件的奇特性宋元南戏发展到明代时被称为传奇,明传奇成为了明代戏曲的主体。孔尚任在《桃花扇小识》中写道:“传奇者,传其事之奇焉者,事不奇,则不传。”[1](3)传奇一定要奇特才有价值,才有流传的价值。吕天成在《曲品》中也认为,戏剧创作要注意事件的奇特性,“事奇”意味着事件是奇特的,让人感到惊奇的。在评《牡丹亭》时,吕天成说:“杜丽娘事,果奇。”[2](233)《牡丹亭》是明代剧作家汤显祖的代表作,他自言“吾一生四梦,得意处唯在《牡丹》”。《牡丹亭》讲述的是太守杜宝的女儿杜丽娘与书生柳梦梅的爱情故事。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戏曲艺术》2014年04期
戏曲艺术

吕天成《曲品》“境”说探微

明代戏曲家吕天成的《曲品》,是“仿钟嵘《诗品》、庾肩吾《书品》、谢赫《画品》例”(《曲品·自序》)而作。作为一部论评明代传奇作家作品的批评著作,《曲品》在理论上呈现了吕天成诗学批评与戏剧审美的双重观照。《曲品》中内涵丰富的“境”说即能充分体现这一点。“境”或“境界”之说源自佛家哲学,较早出现于诗论中,吕天成将之运用于戏曲论评中。有论者认为,“《曲品》中‘境’、‘境界’、‘情境’等词用得很多,不一而足,就其涵义来说都是指‘意境’”1。这一论断未免过于含混笼统。《曲品》中“境”的出现次数达30次之多,涉及“情境”、“苦境”、“酸境”等多个概念,其理论指涉绝非“意境”一词能简单涵盖。本文拟详察文本,探讨《曲品》中“境”说的内涵,藉以揭示吕天成戏曲批评的特点和成就。一、《曲品》中“境”词界说“境”自唐代成为诗论术语以来,历代论者各自发挥,其内涵并不十分确切。如传为王昌龄著的《诗格》云“诗有三境”:“物境”、“情境”、“意境”,这里的“境...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韵文学刊》2015年03期
中国韵文学刊

从《曲品》的撰例看吕天成的品第原则

晚明曲论家吕天成的传世之作《曲品》,第一次将受文人肯定的品第批评形式运用于戏曲批评领域,对元末以来的传奇作家作品详加品评,意义深远。作为有独创性的批评家,吕天成将他对传奇这一戏曲形式的热爱与思考渗透入《曲品》的撰例当中,通过其独特的品第原则和标准,向世人传达了他鲜明的批评立场和学术眼光,也不可避免地招致后人的不满和批评。本文拟深入文本,从《曲品》的撰写体例出发,细致考察其著录的原则、诠次的依据,力图还原吕天成的批评现场,并剖析其原因。一效仿《诗品》,沿作传奇之品著和祁彪佳在《远山堂曲品剧品》之前“发凡以言例”不同,吕天成在撰写《曲品》之初,并没有对其体例作具体介绍,只是在《自叙》和卷上中阐明了其著录《曲品》的缘由:传奇侈盛,作者争衡,从无操柄而进退之者。矧今词学大明,妍媸毕照,黄锺瓦缶,不容溷陈;《白雪》《巴人》,奈何并进?予慎名器,予作糊涂试官,冬烘头脑,开曲场,张曲榜,以快予意。……归检旧书稿犹在,遂更定之,仿钟嵘《诗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四川师范大学
四川师范大学

吕天成《曲品》戏曲美学之“中和”观

吕天成及其《曲品》在中国戏曲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曲品》不仅收录了众多的传奇作家作品,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并且就戏曲创作的语言、音律、题材、情节、结构以及人物性格等还提出了相应的品评标准。但其戏曲美学思想却未得到全面而深刻的总结。“中和”作为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中和之美体现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显示了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审美价值。我们在对《曲品》戏曲美学理论进行综合分析之后发现,《曲品》中所反映的戏曲美学思想其实就是一种戏曲美学的大“中和”,其折中调和的论调更是体现了戏曲美学的“中和之美”。文章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陈述《曲品》在戏曲理论史上的重要地位,在分析前人的研究后提出新问题,这部分主要阐述选题的来源和意义。第二,概述吕天成的生平以及《曲品》的整体情况,从其写作时间、体例、规模、版本和品评标准等进行专门介绍。第三,对“中和”这美学范畴的产生和发展过程进行分析,论述其美学特征,并将之引入戏曲批评领域。探讨《曲品》在主题...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学大众》2008年05期
科学大众

论吕天成的《曲品》

吕天成的《曲品》是中国古代戏曲品评批评的开山之作。《曲品》以明嘉靖年间为界,分为“旧传奇品”和“新传奇品”两个阶段。前一阶段之设品,分为神、妙、能、具四品;后一阶段之设品,采用六朝通行的九品法,分为上之上、上之中、上之下、中之上、中之中、中之下、下之上、下之中、下之下共九等。品评了近百位戏曲作家和两百多个剧目。在对作家作品的品评文字中,吕天成也提出了一些重要理论主张,这些主张是《曲品》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一、品曲标准作为一部品评论著,标准很重要。吕天成在《曲品》中也提出了自己的品曲标准。首先他看到了为“传奇订品”的艰难和复杂,在《曲品》卷下前言曰“:传奇品定,颇费筹量,逐帙置评,不无褒贬。盖总出一人之手,时有工拙;统观一帙之中,间有短长。故律以一法,则吐弃者多;收以歧途,则阑入者杂。其难其慎,此道亦然。”“律以一法”和“收以歧途”的做法都是以偏概全,因此要全面衡量。所谓全面衡量就是其舅祖孙鑛的“南剧十要”说:“第一要事佳;第二要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