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给我们的九十年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辽宁师范大学
辽宁师范大学

边缘行走的九十年代诗歌及对当代诗歌出路的思考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是一个经济发展、市场繁荣的时代,同时它又是一个众生喧哗、浮躁纵欲的时代。对于九十年代诗歌来说,尽管它在美学上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它的叙事化倾向、个人写作的原则,都为九十年代诗歌增添了一点分量,甚至诗人之间激烈的论战,虽不乏门第派系之争,但也在一定意义上促进了诗歌理论及其创作上的进步。但是,由于受市场经济和大众文化的影响,九十年代诗歌的边缘化是不可避免的,它造成了诗歌的堕落和想象力的枯萎;在看到诗歌被迅速边缘化的同时,我们又不得不警惕诗歌界虚假繁荣的事实。面对九十年代诗歌暴露出来的问题,本论文试图探讨诗歌发展和繁荣的具体方法,宽松诗歌外部环境,净化诗歌内部生态,尽力为当下诗歌寻找一条出路。  (本文共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师范大学
华南师范大学

论九十年代散文的现代性

“散文热”是九十年代文坛中一个非常惹人注目的现象,散文获得了空前的繁荣与发展,并寄寓着深刻的现代性话语。这种局面的出现对于文学研究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应该关注的现象。在此,笔者力图在历史纬度与现时语境中,结合现代性的理论,以现象学的方式和从文本解读的角度阐释九十年代散文内在的现代性话语内容及其话语言说方式,并在细致地分析中洞察出九十年代散文的现代性特质中存在的不足。全文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在概括厘清现代性内涵的基础上,将九十年代的散文置于二十世纪的整个历史情景中,宏观、历时性的对九十年代散文的现代性特质进行描述,并把握九十年代散文繁荣的现代性语境,对九十年代散文做一个俯瞰。第二部分从现代性的价值取向及现代性审美原则两个维度诠释九十年代散文的现代性话语内容。第三部分从散文的形式入手具体分析继承传统又突破传统进行创新的现代性话语的言说方式。第四部分结语是在前文分析的基础上对九十年代散文创作的现代性进行自身的批判与客观反思。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对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装置艺术的空间问题探索

本文研究的课题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装置艺术的空间问题。装置艺术是指通过错置、悬空、分割、集合、叠加等手法对现成物品予以重新建构,置放于新的展示场所,并赋予新的意义指向的一种艺术创造和展示方式。其英文的表述是“theArt of Assemblage"。笔者根据装置艺术的特征将其分为两个空间,一个是以物质存在为基础的物理空间,也就是装置作品的表现形式;另一个是以思想表达与交流为主的心理空间,也就是装置作品的观念表达。笔者根据这两个空间关系,选取中国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也就是“八五新潮”以后,2000年上海双年展之前,中国当代艺术的转折时期的装置作品来进行分析,针对这一时期装置艺术的发展状况从物理空间与心理空间两方面进行探索,切实根据艺术家的装置作品为例,从理论与实际两方面进行讨论:到底在装置艺术中,这两个空间孰轻孰重?又或者是有一种更为恰当的关系?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师范大学
浙江师范大学

论汪曾祺九十年代小说

八十年代汪曾祺“回归”文坛,其清新和谐的小说给充斥着“反思”、“伤痕”的当代文坛打了一支“兴奋剂”,给予读者别样的阅读体验。也正因此,人们对于汪曾祺的印象难免有些定型,一提到汪曾祺的新时期小说,不外乎恬淡、温馨,汪曾祺像一只“欢唱的云雀”,给人们带来美和希望。这一方面足以可见汪曾祺八十年代小说影响之深远,另一方面也导致了他九十年代的小说处于研究的盲区。九十年代的小说自然有同于八十年代小说的地方,但更有一些变化。而只有将两个年代的小说连缀起来才能还原一个完整的汪曾祺。因此,本文以汪曾祺九十年代小说为研究对象,八十年代小说为参照,从内容和艺术风格两个方面探讨九十年代小说的变化,并阐明汪曾祺九十年代产生这种转变的原因。最后通过这些问题的探讨,论述汪曾祺这种变化的价值与意义。本文由绪论、正文四章和结语六个部分构成。论文首先论述汪曾祺九十年代小说内容的变化。从性——从“无邪”到“不伦”、政治——从“美好的虚幻”到“惨烈的真实”、风土人情—...  (本文共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科技大学
湖南科技大学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西部诗歌的现代性反思

现代化的发展带来了经济的腾飞,却也使得人们的生活与生存环境在一定程度上重又变得恶劣。今天,自然破坏、灾害肆虐,人们的思乡情绪渐趋浓厚;信仰缺失、情感淡漠,人们漂泊无依,生活热情贫乏。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西部诗人深入西部,在这片荒凉的大地上高歌或低吟西部精神,以期使世间的万物回复自身灵性,为漂泊无依、迷惘不安的人们指引方向,寻回心灵的居所。西部诗人他们要么赞美西部人永无止息地回乡之路以及西部璀璨的宗教世界,并对故乡心怀眷念,执着追索心灵的家园;要么在诗歌中表达对原始风尚,先民的优秀品质的赞美以及对人性和生命力的呼唤,以寻回一种意义充盈,人格健全的人的生活;要么热情地讴歌大自然的瑰丽景象以及其对于西部人淳朴人性的哺育,感恩大自然慷慨的馈赠和伟大的包容,以呼唤人与自然的和谐。九十年代西部诗人们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原始的,人们人性淳朴而心有居所、生命力充盈,充满神性色彩,人与自然和谐的西部,以作为对于现代性的一种反抗,其意义是重大的。尤其是...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