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完全契约形态:转型社会的社区治理结构——以上海康健地区业主委员会的发展为例

在传统的计划分配体制下,城市社区的治理结构由单位、街道和居委会等要素按非契约的身份关系构建而成。当房屋产权私有化程度不断扩大,业主组织出现,城市社区治理结构随之变化。业主委员会和物业公司与体制改革后经过规模调整的居民委员会一起正日益成为城市社区的基本组织,而业主委员会与物业公司的关系也是当前社会矛盾与冲突的聚焦所在。业主是物业的所有权人,业主委员会是在物业管理区域代表全体业主对物业实施自治管理的机构,物业公司是受聘于业主委员会管理小区物业的专业性服务的市场组织,与业主委员会是平等的民事主体,二者间是平等的契约关系,业主委员会与物业公司通过平等交换式的契约谈判实现彼此权利与义务的对等、权力与责任的均衡。然而,一来,业主组织与物业公司作为新生事物,契约规范的形成有待时日以及彼此汤艳文:不完全契约形态:转型社会的社区治理结构间的利益博弈;二来,居委会与业主组织同属一个社区,功能不同,但关系紧密,业主组织与物业公司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博弈不...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04年01期
上海行政学院学报

“社区治理与公民参与”国际研讨会综述

由上海行政学院举办的“社区治理与公民参与”国际研讨会于2003年10月20一22日在上海召开.以上海行政学院城市社会研究所研究人员为主体的学者与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韩国以及国内各地区的中外学者共83位代表围绕社区治理与公民参与的问题进行了深人交流,对社区治理与公民参与的理论与实践进行了热烈讨论 本次国际研讨会的主题是“社区治理与公民参与”在研讨会上,专家和学者们主要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对社区治理与公众参与这一主题进行了深人的分析。在理论层面上,与会代表探讨了社区治理框架中的居民参与问题,中国城市社区的治理模式,社区管理者的角色、特质,城市社区规划中的公众参与,高等院校开发和持续实施“后现代领导”的因素,欧盟的治理问题,学习型社团在社区发展中的作用以及非政府组织等问题;在实践层面上,讨论了日本地方政府的社区管理和公民参与,新时期上海城市居委会在社区建设中的功能和地位.居民参与中的淮海社区治理,加拿大的赌博业和社区收人以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西社会科学》2016年11期
广西社会科学

社区治理理论视角下我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的角色重塑

一、问题缘起与文献回顾当前,我国正处在深刻的社会转型期,社会经济和文化体制等方面都发生着剧烈的变革。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的改革和城市化进程的迅速推进,我国的住房体制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过去的“单位分房”逐渐转变成“个人购房”[1],我国的社区类型也由传统社区逐步演变成商品房社区。目前,我国城市出现了传统社区与商品房社区并存,并以商品房社区为主的实际状况。随着商品房社区的蓬勃发展,社区治理的主体愈发呈现出多元化色彩,除了街道办事处和居民委员会等传统的社区管理主体外,一些新兴的社区治理主体也迅速成长起来,其中包括立足于提高业主和租户生活质量的物业管理公司、代表业主利益的业主委员会以及服务于社区和社区居民的社区社会组织等。由于社区治理主体日趋多元,因此理顺各主体之间的职责与权限,就显得尤为重要,而居民委员会自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因此,可以把居委会的角色定位问题作为理顺社区治理主体关系的一个出发点。要明确居民委员会的角色...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政》2017年01期
中国民政

中国城市社会社区治理的四种模式

在中国社会结构、城乡社区发生了巨大变迁的今天,我国城市社区治理出现了很多新问题,包括:居委会行政化、政府服务供给与居民需求脱节、物业服务质量不过关、社会组织发育不完善等等。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社会百步亭等都是这种模式。成功的市场模式离不开其他因素的支持,一个理想主义的房地产商可以把社区治理得很好,反之,如果没有理想,而仅仅靠市场模式,会难以应对市场失灵的风险。三、社会自治模式。社会发育滞后是中国治理的概念以来,为激发社区活力,围绕政府、的现实,因此社会自治模式也最难。调研中,市场、社会等治理主体,探索社会治理创新的案例不断涌现。依据各地探索,我们抽象出政府主导、市场主导、社会自治、专家参与四种治理模式。需要说明的是,多种治理主体和治理机制往往同时存在于同一个社区的实际运行我们还仅在南方地区发现了成功案例,南京雨花台翠竹社区。这个案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具备个人魅力的阿甘(吴楠)这个人,阿甘是个规划师,他自己就是该社区的居民,同时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津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天津行政学院学报

城市社区治理参与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基于北京市问卷调查的实证分析

一、引言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基层管理体制从“单位制”、“街居制”大规模地转向“社区制”。在基层管理体制和住房制度改革的双重推动下,城市社区事务从单位福利计划模式转向自主治理模式[1]。城市社区治理模式的转型使得业主和居民作为治理主体的地位更加凸显,对其治理参与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原来计划福利模式下,单位的后勤和房管部门直接对社区物业等事务进行计划性安排和处理;而在自主治理模式下,单位的后勤和房管部门的作用大大减弱甚至消失,居民和业主需要就社区事务进行偏好表达、集体选择、生产安排和绩效评价甚至参与维权[2]。在城市社区治理实践转型的背景下,城市社区治理参与也逐渐被学界关注。目前国内学界对社区治理参与的研究,一方面是从规范性的角度界定社区治理参与内涵及对中国社区治理发展的必要性,另一方面是从实证角度总结社区参与的模式(或方式)或影响社区治理参与的因素。对社区治理参与的规范性研究认为参与社区治理是实现社区居民自治的关键。西方国家对社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决策探索(下半月)》2017年09期
决策探索(下半月)

社区治理机制的改革与创新探讨

一、协商互动机制建立协商互动机制是推动社区和谐治理的主要手段,其必要性主要体现在:第一,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居民机构更加复杂,因此,需要尽快建立协商互动机制。目前,我国各大城市,尤其是中心城市,外来人口数量庞大,与当地居民混合居住,从利益诉求的角度来看需要建立社区协商民主机制。外来人口由于对本地不熟,加之户籍、身份、经济上的差异,很容易导致他们在心理上产生隔离感,建立协商互动机制,构建和谐社区公共空间,能够更好地消除这种隔离感。提供和谐的社区公共空间,为社区居民建立一个更加容易交流的平台,加之协商互动机制的支持,能够促使社区居民在公共议题上进行更加深入、真诚的探讨,以求达成对议题的理性理解与认同感。第二,和谐社区的实现要求建立协商互动机制。协商互动机制构建的目的是要促进居民之间、居委会与社区治理机构之间实现平等对话与沟通,以此进一步拉近居民之间的距离,加强居民之间的理解,从而有效化解矛盾。社区治理机制的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