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世纪以来中国近代秘密社会史研究的新进展

中国近代秘密社会的研究从20世纪初已经开始,进入80年代后开始进入社会史、政治史研究的主流,优秀成果纷呈,①开拓了一些新的领域,同时整理出版了一些原始资料,所有这些均为进入21世纪的相关后续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一新世纪以来中国近代秘密社会史研究的最主要的成果当推2002年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谭松林主编的《中国秘密社会丛书》。②该丛书共有七卷,由十多位作者历时十载方告完成。由秦宝琦和谭松林撰写的第一卷《总论》论述了中国秘密社会的起源、社会功能及历史作用,回答了中国秘密社会两大系统——秘密教门与秘密会党的定位问题,如秘密教门究竟应该定位为“宗教团体”还是定位为“民间秘密结社”?秘密教门从其发展趋势来看究竟是必然发展成为正宗宗教,还是作为民间秘密结社必然走向衰亡?秘密会党究竟是清初明朝遗老为了恢复明朝统治而创立的“反满”团体,还是下层群众为了互助抗暴而结成的民间秘密结社?秘密教门与秘密会党究竟是代表下层群众利益和要求的“革命组织”,...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12年12期
社会科学

新时期关于社会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的探讨

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来,中国历史学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社会史的研究尤其令学术界瞩目。社会史研究的提倡,研究成果的不断涌现,重要研究机构的出现,给历史学界增添了活力,丰富多彩的历史内容逐渐展现在人们面前。在近二十余年社会史研究的历史进程中,学者对社会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做了一定的探讨,又从社会史研究的实践中不断总结和丰富社会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本文结合学术界的理论探讨和社会史研究的实践,围绕社会史与其他学科的关系、区域社会史研究以及如何进一步推进社会史的研究三个方面,对新时期社会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问题予以论述。一、关于社会史与其他学科关系的理论探讨社会史,顾名思义就是研究社会的历史,尽管学术界对于社会史的性质目前尚有专史、通史和研究方法或范式说等认识的分歧,但是,对于它的研究对象和范畴,学者没有太大的分歧意见。乔志强和冯尔康两位先生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具有代表性。乔志强、行龙认为,社会史的结构体系就是社会构成、社会生活和社会功能。他们...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历史教学(下半月刊)》2012年11期
历史教学(下半月刊)

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社会史研究——第十四届中国社会史学会年会会议综述

2012年5月11—14日,适值山西大学建校110周年、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成立20周年之际,“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社会史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第十四届中国社会史学会年会在太原隆重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国社会史学会、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山西省历史学会主办,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承办。来自海内外的学者120余人参会,提交论文97篇。大会在开闭幕式的主题发言环节中,特邀田居俭、宋德金等20位中国社会史学界老中青学者,围绕会议主题进行自由发言,精彩的发言引起了与会代表的思考,激发了大家在分组讨论的热情,创新了社会史年会的办会形式。一、围绕社会史理论与方法的讨论与创新会议最大的热点是对三十年中国社会史成就的反思。回顾三十年来的发展历程,成果显著,有目共睹。但仍存在缺乏理论创新的缺陷,加强理论建设成为社会史发展的当务之急。首要问题就是要处理好社会史与马克思主义史学、年鉴学派的关系。田居俭认为,社会史研究者一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中国史研究》2012年05期
当代中国史研究

社会史研究“碎片化”命题再检讨

近年来,社会史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成为史学变革与创新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与此同时,繁荣发展中的社会史研究也面临着“碎片化”(“碎化”)和缺乏理论关怀等质疑。社会史研究中的“碎片化”问题最早是由法国史学界对年鉴学派进行批评时提出来的,中国史学界最早提出要注意防止社会史研究出现碎片化问题的是新时期率先倡导复兴社会史研究的、同时也在这一领域取得重大成就的冯尔康。中外社会史学界认为“碎片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北学刊》2012年02期
河北学刊

发展与推进中国当代社会史研究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史研究的迅速兴起和巨大进步,是中国历史学发展的鲜明特征之一。社会史研究的活跃和深化,大大扩展了史学研究的视野,丰富了历史现象和历史场景的再现,加深了对社会历史的认识和理解。马克思曾经说过:“现代历史著述方面的一切真正进步,都是当历史学家从政治形式的外表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深处时才取得的。”[1](P450)马克思的这句话,非常深刻地讲清了社会史研究在整个史学研究中的地位和作用,揭示了加强和发展社会史研究的重要意义。近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取得了飞速进步,成绩斐然,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同历史学的其他学科相比,中国当代社会史的研究,似乎相对薄弱,人们关注的程度还稍嫌不足。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并不奇怪。新中国六十余年的历史,有那么多重大政治事件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经济社会生活发生了那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学者们当然会首先把研究精力集中到政治史、经济史方面去,因为毕竟经济发展程度是社会前进的主要尺度,而政治制度和政治举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河北学刊》2012年02期
河北学刊

中国当代社会史研究要重视理论指导

众所周知,新时期史学发展繁荣的标志之一,就是社会史研究的异军突起。借用英国社会史学者哈罗德·珀金的说法便是:“灰姑娘变成了一位公主,即使政治史和经济史不允许她独立,那么她也算得上是历史研究中的皇后。”[1](P144)然而,当前的一个实际情况是,在业已问世的诸多社会史著作中,至今还没有一部权威性的中国当代社会史,甚至连一部包括中国当代社会史在内的中国社会通史也没有,这种研究现状必须予以调整和改进。从某种意义上说,新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化解矛盾、消除冲突、解决问题,实现社会和谐、平稳和持续发展的社会主义史。所以,社会史研究者一定要加大力度研究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四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社会建设相对应的中国当代社会史,把它摆到突出的位置上。这就需要我们在中国当代社会史研究的起步阶段即重视理论上的指导。重视理论指导,首先就是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坚持唯物史观基本原理与当代中国社会实际相结合,把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