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武七,归来!——淮剧《武训先生》的审美意蕴与精神内涵

武七是清代末年社会最底层的一个乞丐,执着不懈三十余年,置学田三百余亩,修义学堂三处。这位崇尚慈善和教育的“千古奇丐”,1不仅是载入正史的第一位乞丐,围绕其生平的艺术创作亦有独特的境遇……近日,淮剧《武训先生》将武七这一形象再次呈现于人们的视野之中,那卑微之中的执着、欢笑之中的泪水、轻松之外的深意、大俗之中的大雅,充满了意味深长的深思熟虑……尤其是其再乡土化的艺术取向,铭刻了戏曲当代化进程中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回归人本,鲜活生动的国民性格戏曲是源于民间的艺术,地方戏更是根植于一方水土的民众腔调,它是最适宜表现普通民众性情的艺术形式。地方戏不仅是帝王将相与才子佳人的舞台,更是街市巷陌与田间地头的映像;不仅可以展现慷宏伟烈的英雄气概,更适宜多角度地呈现丰富的国民性情。国民性是民众精神特质、性格特点、情感内蕴、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等层面的共性。相对于“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英雄,国民性代表的是沉睡的大多数;如果说英雄气质是民族脊梁的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艺术评论》2017年04期
上海艺术评论

从“五味杂陈”到“一念执着”——淮剧《武训先生》的作者叙事与诉求

真实的力量远大于完美的力量。武训这样的真实人物题材对于戏曲而言并不是一个讨巧的选择。因为在民间流传的几段乞讨办学的小故事就让无数人感叹感动到今天,在阅读了官方呈报的百余字的介绍之后,他就因为近四十年乞讨办义学的事迹被最高皇权认可而被授予“义学正”的表彰,这样一个题材会有很高的结果却难以表现其漫长的过程;可以看到人物的表象,却难以抓到人物的内心;可以捕捉其人生轨迹,但难以把握表达的方向。除此以外,这个题材也缺少戏曲需要的靓丽抑或高大的人物形象、曲折与具有冲突和悬念的情节与场面。同时,在武训这个人物身上,我们又能看到与体会人生、社会及历史的多种况味,这就需要去疏离它、去选择它,就像法国大作家雨果笔下的钟楼怪人加西莫多与从囚犯到近乎“圣人”的冉·阿让,艺术作品再加工后,艺术效果很难高于原著。然而作为现当代戏曲创作的代表性人物,同时也是都市新淮剧的创导者,罗怀臻却认准了这个人物与题材,把其作为将淮剧艺术推向新的艺术高度的一次冲锋。“五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戏剧》2017年05期
当代戏剧

回归传统,走向现代——淮剧《武训先生》剧作解读

2017年5月份,淮剧《武训先生》于沪首演。《武训先生》作为剧作家罗怀臻与表演艺术家梁伟平合作的“都市新淮剧”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被宣称为开启“都市新淮剧的2.0时代”。继1993年上海淮剧团推出《金龙与蜉蝣》之后,树起了“都市新淮剧”的戏曲创新旗职,又经剧作家罗怀臻探究完善,“都市新淮剧”成为“传统戏曲现代化,地方戏曲都市化”的理论体系中的重要环节。然而《武训先生》呈现出与《金龙与蜉蝣》《西楚霸王》截然不同的面貌,甚至出现了诸多传统戏曲的创作表演方法,究竟算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传统戏曲现代化”作品?一、剧本意韵:“酒——茶——水”的转变剧作家罗怀臻谈该剧的创作时说:“这是一种情感的回归,是都市化发展的社会环境下,对自我修行的回归。”“回归”二字,恰是该剧的点睛之笔,看似回归,实则现代,是该剧的巧妙之处。“都市新淮剧”三部曲中,《金龙与蜉蝣》是古希腊悲剧式的当下国内反思类历史剧作品的巅峰之作,不仅反思了中华民族数千年来迁徙奋斗过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艺术》2017年17期
东方艺术

淮剧《武训先生》的“返乡意识”

淮剧《武训先生》剧照尹雪峰/摄影不久前,由上海淮剧团创排的新编淮剧《武训先生》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演。这部戏讲述的是清朝末年山东巴邑出身贫寒的底层百姓武训,为了兴办义学行乞39载的故事,无论从时空还是从人生体验来看,都与当代的上海观众隔着几重山的距离,但却赢得了阵阵热烈掌声,触动了很多观众的心。这台充满乡土味、民俗风情以及历史凝重感的淮剧,在时尚的、国际化的上海舞台上,非但不显违和、土气,反而大放异彩,自然有其特别之处。《武训先生》的传统回归《武训先生》是著名剧作家罗怀臻继都市新淮剧《金龙与蜉蝣》《西楚霸王》后,时隔近20年为上海淮剧团再度量身打造的原创作品:《武训先生》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武训因为不识字被欺骗,失去了恋人梨花,于是本能地产生了行乞办学的想法,在备受挫折、尝尽人生百味中,他不断思考领悟,最终完成心愿,他本人也成为名垂千古的“一代奇丐”。传奇式的人物最忌神化。幸而武训先生自始至终都给人一种真实感、质朴感、历史感之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当代戏剧》2016年06期
当代戏剧

一个小镇 三重旅途——淮剧《小镇》之我见

淮剧《小镇》剧照观看淮剧《小镇》如同人在旅途,是一次灵魂之旅,是一次戏曲之旅,也是一次跨国之旅。一、灵魂之旅淮剧现代戏《小镇》在追求一种“灵魂实验室”的属性。导演卢昂在其导演阐述中曾说到,他试图将这个戏做得既好看,有着淮剧声腔强烈的表现力,同时又能触动我们的生活。他所说的触动,是指让人们的思想、人性、灵魂有所思考,最终使人性从善。从这个意义上讲,创作者在创作淮剧《小镇》的时候,是带着一种宗教诉求去完成的,试图通过一个戏剧故事,通过人物的行为动作,让观众跟随剧中人物一起去哭、去笑,去痛苦、去欢乐,最终达到灵魂的净化。事实上,这个剧目也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去一步步实现。一笔从天而降的重金,检验并拷问着小镇的纯洁和小镇人的灵魂,小镇的中坚力量朱文轩夫妇良心不断被拷问,小镇精神领袖朱老爹内心秘密终被挖掘等细节,包括小镇中其他人物的内心纠结。种种突转、悬念设置、层层揭秘,这种种舞台上的问题同时有着很强的代入感,没有谁能在诱惑面前保证自己的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戏剧》2016年12期
中国戏剧

无刃的搏杀 看淮剧《小镇》

写下这个题目又有点犹豫,是不是过于激烈了。一个在歌舞升平中歌颂当代精神文明建设的戏,没有外部矛盾冲突,甚至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争吵,会这样夸张吗?再体味一下观后的感触,就是灵魂无刃的搏杀。江苏省淮剧团参加艺术节演出的《小镇》故事,发生在一个历史悠久、民风淳朴的千年小镇,一位30年前在困境中得到过陌生的小镇人慷慨相助、绝处逢生的京中企业家,如今身患绝症派女儿来小镇寻恩人以500万酬谢。欲以此重塑小镇形象的秦镇长却迟迟找不出这位恩人。于是,这个从天而降的大馅饼,开始拷问小镇人的纯洁灵魂。秦镇长动员30年前的救助者到德高望重的朱老爹那里报到。不曾想竟有4人报名冒领。这时我们的主人公出现了,桃李满天下的退休教师朱文轩适逢儿子朱小轩在省城替人担保遭陷,急需500万救难。朱师母救子心切,饥不择食,也生拉硬扯地逼着朱文轩向朱老爹报了到。全镇大会上,朱老爹义正词严有理有据揭穿了4名冒领者的嘴脸,却没有当众揭穿忐忑不安的朱文轩。会后,朱文轩夫妇灵魂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