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武七,归来!——淮剧《武训先生》的审美意蕴与精神内涵

武七是清代末年社会最底层的一个乞丐,执着不懈三十余年,置学田三百余亩,修义学堂三处。这位崇尚慈善和教育的“千古奇丐”,1不仅是载入正史的第一位乞丐,围绕其生平的艺术创作亦有独特的境遇……近日,淮剧《武训先生》将武七这一形象再次呈现于人们的视野之中,那卑微之中的执着、欢笑之中的泪水、轻松之外的深意、大俗之中的大雅,充满了意味深长的深思熟虑……尤其是其再乡土化的艺术取向,铭刻了戏曲当代化进程中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回归人本,鲜活生动的国民性格戏曲是源于民间的艺术,地方戏更是根植于一方水土的民众腔调,它是最适宜表现普通民众性情的艺术形式。地方戏不仅是帝王将相与才子佳人的舞台,更是街市巷陌与田间地头的映像;不仅可以展现慷宏伟烈的英雄气概,更适宜多角度地呈现丰富的国民性情。国民性是民众精神特质、性格特点、情感内蕴、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等层面的共性。相对于“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英雄,国民性代表的是沉睡的大多数;如果说英雄气质是民族脊梁的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上)》2017年08期
美与时代(上)

望江挑花艺术的造型特征及审美意蕴

由是纺织品的材料特性,在日常使用时,易受到磨损和污脏,在一、望江挑花的产生与发展边角或经常触摸的地方挑绣上装饰图案,耐磨、耐脏,可延长望江县,位于安徽省安庆市,地处长江下游北岸,古雷池其使用寿命,这在物质并不丰裕的年代具有重要意义。民间美所在地,“不敢越雷池一步”典故即诞生于此,同时,望江县又术充分利用自然材料,其作品具有适形、适材、适艺的审美价是“二十四孝”中“卧冰求鲤”“孟宗哭笋”“仲源泣墓”三孝值[1],挑花更是具有实际经济价值。的发源地,素有“三孝故里”之称。望江县丰富的人文景观,悠望江挑花的纹样总是附着在平面性质的日用品上,如头巾、久的历史文化,造就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望江挑花艺术。披肩、腰带、帽带、门帘、被面、荷包、围兜等,讲究平面装早在盛唐时期,望江当地百姓为求神明庇护,将青年男女饰性,要求布局均匀,一般由团花、角花、边花搭配而成。团的发丝拧成发线,在手工制作的麻布上挑出简易的图案,用以花圆润成团状,居中,在门帘、衣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9期
艺术品鉴

浅谈艺术鉴赏中的审美意蕴

一、前言中国当代学者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一书中写道:“让我和草木为友,和土壤相亲,我便已觉得心满意足。我的灵魂很舒服地在泥土里蠕动,觉得很快乐。”传递出闲适自在的生活艺术。当一个人悠闲陶醉于艺术时,他的心灵是轻松的。艺术对于人的价值,不仅在于它提供了一个表达自我的途径,更在于提供了一个培养和呵护人类情感关系的纽带。某种意义上讲,鉴赏包含着独特传统文化情怀的艺术作品,能够让人以一颗恬淡而从容的心去领略不同时段的人生风景,感悟生命的蕴藉。二、艺术鉴赏艺术的鉴赏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一般包括审美意蕴和智性意蕴。在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的当代,任何关于艺术的概念都会因为现实的超快更替变得难以定义。尤其是全球化语境下当代艺术的衍变和碎片化,人们对于艺术的赏析更容易生发出对自身历史文化基因的梳理和重新发现的好奇和本能。艺术于人的价值,取决于鉴赏者对作品的感受。其实,艺术家说什么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欣赏者的感受。抽象艺术大师赵无极这样解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下)》2017年10期
文学教育(下)

异质空间的审美意蕴探究

现代科学技术带来交通、网络、媒介迅猛发展,各色空间的涌现以及由此而来的空间挤压突兀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空间是一种并置、一种关系、一种相互映射的网络结构。这种网络关联不再是古典时期形而上学的同一性、近现代理性或非理性的主体性,而是后现代他者式的异质性。“不同位置之间是不可消除的,不可公约的,即我们生活在一个关系网中。空间散落为众多的‘地点’(site),它们之间充满了差异性、断裂性、不连续性和异质性,并且不断产生着矛盾与对抗。”[1]相较于古代本体论、近代认识论、现代主体论,异质空间是一种更本源的存在性境遇。它带来“惊异”,引起审美发生;它激发想象,生成审美意蕴;它产生意义,形成后现代审美特征。如何真切地理解审美活动,异质空间带给我们别样的视角。一、异质空间的开启(一)康德的物自体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未来形而上学导论》等著作中都论述了物自体概念。康德把世界分为可认知的现象世界与不可认知的物自体,现象世界遵循着时空条件下的认识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工业大学
天津工业大学

汉服的审美意蕴与创新设计

汉代,是中国文化比较纯正的朝代。汉代汉人所穿着的汉服蕴含了较为本源、较为正统的中国服饰文化。从服饰审美的角度看,汉代汉服中所凝聚的审美文化对整个中国服饰审美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指导性作用,这种服饰审美展现出了审美文化背后所蕴含的哲学思想。所以,针对汉服审美意蕴的研究对学习服装设计是必要且有意义的。本文先确定了论述的范围,是从汉代汉服的角度讨论其审美意蕴,再根据研究成果对汉服进行创新设计。因此本文先论述了汉民族的起源,对种族和民族的区别进行了分析,再从历史的角度叙述了汉民族正式确立的过程。汉民族的确立为汉代服饰的产生、发展奠定了基础。纵观汉代发展历史,汉武帝即位后,确立了官方哲学,致使服饰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将汉代服饰审美划分为汉武帝时期之前和之后两个部分进行分析是有必要的。接着对汉服的审美意蕴从两个方面进行论述,先是从汉服的色彩、形制、纹样三个方面,对汉服的外在美进行论述,并发掘其背后的审美意蕴。之后,再对汉服审美形态的...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徽州建筑窗棂审美意蕴解析

窗棂一般特指中国古建筑门窗中的格心部位,在营造法原中又称心仔。窗棂处在建筑外立面的视觉中心点,故常为工匠雕饰之重要部位。徽派窗棂雕刻起源于宋朝,在明清达到鼎盛时期。时至今日,徽州地区仍有大量古建筑保存完好,其中形态各异、精美绝伦的建筑窗棂雕饰历经岁月沧桑,依然闪烁着艺术的光芒。徽州窗棂艺术是一种高度成熟的艺术类别,是徽州地域人文环境、繁荣的徽商文化的审美思想所共同作用而形成的。徽州地区窗棂艺术以丰富的自然资源为原材料,在文化上很大程度受程朱理学和儒家思想的影响,讲究“仁”、“孝”、“尊”、“卑”,追求一种淡泊、朴素、自然的艺术韵味。当今社会,科学技术飞速发展,传统手工艺逐渐被现代机器制造流程所取代,徽派建筑中的窗棂雕刻工艺亦已濒临失传,然而,对其所蕴含的文化底蕴和审美意蕴的挖掘与探讨,必将有助于将传统窗棂纹饰的“形”与“神”有机地融入现代装饰设计的意境之中,形成传统与现代融合的设计语境,进而带来强烈的视觉效果和艺术欣赏。一、徽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