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陈平过河

[原文I子11:视J冬所以.观所安.人焉座战?人‘皮战?【译文】孔t’说:考察·个人为!十么去做这件,jf,再考察他怎样去做,!呼号,jf时是否心安.)Jll么.这个人r红lfl犷11还能隐藏得f!111‘5,.)汉朝有个谋士叫陈平,、他起初辅佐楚王项羽,后来因为不受重用,便决定投奔汉王刘邦。」二一性入,我得快点!项羽那性子,知道我逃跑了,不把我抓回去吃了才怪……这小子看起来有点油水,回头抢了他的东西,再把他扔到河里去。、、、~礴曝藏卜二老板城眉鼠眼的,得小心!,嘿~·…交船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今日中学生》2013年34期
今日中学生

陈平过河

~~陈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故事作文(高年级版)》2013年09期
故事作文(高年级版)

陈平过河

【原文】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人焉瘦哉?”【译文】孔子说:“要了解一个人,应该看他言行的动机,观察他所走的道路,考察他安心干什么。这样,这个人还能隐藏什么呢?这个人还能隐藏什么呢?”汉朝有个谋士叫陈平。他起初辅佐楚王项羽,后来因为不受重用,决定投奔汉王刘邦并为其效劳。船家!我要过河!我得快点儿!项羽那性子,知道我逃跑了,不把我抓回去吃了才怪……这小子看起来有点儿油水,回头抢了他的东西,再把他扔到河里……过河五文!嘿嘿……天气真热!热死我了!这船家贼眉鼠眼的,我得小心点儿!就快到了,就快到头了!船家,还要多久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兴趣阅读》2018年30期
兴趣阅读

陈平过河

####这老板贼眉鼠眼的,我得小心他!嘿嘿嘿嘿……船家,还有多久能到对岸?他的衣服掉在船上一点声响都没有,难道里面没银子?船家,你看我这衣服和剑如何?它们可是花了我半年的工资啊!嘿,出门穿得稍好点,别人都以为我是大款。就快了,就快到头了!天气还真热!热死我了!汉朝有个谋士叫陈平。他起初辅佐楚王项羽,后来因为不受重用,便决定投去汉王刘邦帐下效劳。我得快点!项羽那性子,知道我逃跑了,不把我抓回去才怪……船家!我要过河!这小子看起来有点油水,回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百科》2009年18期
中学生百科

谋略诡才数陈平

陈平是农民的儿子,人长得很帅气,喜欢读书,长大后入伍参军,先后置身魏王咎、项王羽以及汉王刘邦门下,历经高祖、盈帝、吕后和文帝四个时期,官至丞相。在《史记》中司马迁把陈平列入世家,而把大名鼎鼎的韩信列入列传,陈平的功劳由此可见一斑。秦末汉初社会动荡,汉朝内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文臣武将或死于战乱,或成为内部斗争的牺牲品,而陈平在险境中将兵法运用自如,腾挪躲闪游刃有余,让人佩服。◇走为上◇陈平出道,先投靠了魏王,积极地献计献策,魏王无谋,对良策不屑一顾,愣是没看上,于是陈平立马溜之大吉。寻寻觅觅,觉得项羽是个人物,就跳槽投靠了项羽,项羽就安排陈平去平定叛乱。陈平手到擒来,把叛乱给平定了,却不料到手的地盘被刘邦占据。项羽对此大为恼火,决定杀掉陈平。陈平灵敏的嗅觉嗅出了危险味道,赶在项羽动手之前将金印封存,脱身西逃。◇釜底抽薪◇陈平从项羽军营逃出来,无人察觉,急匆匆地雇舟渡黄河,登上船,才发觉氛围不对,几名粗蛮的船夫一边划船,一边虎视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幸福(悦读)》2009年04期
幸福(悦读)

聪明的聪明人陈平

陈平这个名字放在今天颇让替察叔叔感到头痛,重名太多,查身份证麻烦。但在秦未汉初却是当舀的响,因为他是刘邦帐下除张良以外的最重要谋臣。纵观陈平一生很有意思。他出生河南阳武(今兰考县),自幼家贫,与兄嫂住在一起。哥哥在田里埋头千活,供陈平读书游学,拳拳之心犹如今日全家人供养一个大学生,指望他学有所成后光宗耀祖。秦二世时代天下大乱,陈平带几个人投奔了魏王咎,当了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陈平又不安分,常常提合理化建议,非但不被采纳,而且还得罪了魏王咎身边应该提合理化建议而又提不出来的一帮人,他们就联合说陈平的坏话,魏王咎居然信了,气得陈平卷了铺盖炒了老板鱿鱼。陈平遇上了项羽,被项羽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气概折服,决意死心塌地跟着琅王打江山。他打起仗来也有板有眼,竟得到了原则上看不起任何人的项老板垂青,封他做了都尉。后来陈平跟韩信打了一仗,当然打不旅。项羽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扬言要杀了陈平。陈平怕了,把项羽赐给的钱财官印一起缴了,连夜净身出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草原》2009年03期
草原

文如其人陈平君

陈平君的大作《一个七七级大学生的自述》即将面世,嘱我说几句。不管对任何人而言,为书写序都是一件郑重事,况且为文者又是专业人士,更知责任重大不敢担当。可与陈平君既是同事之交,又有朋友之谊,况且我也正是“七七”中的一员,于情于义均不可推辞,只能勉为这力所不能及的抛砖引玉之举了。陈平君曾在组织部门供职。初来我们这种没大没小的地方,显得很不适应。在花红柳绿的人群中,他的灰色风衣与不苟言笑的脸,如石头般周正严肃,甚至有几丝呆板,完全不入流。几年前,我俩同时受上级委派,在北京同一座楼的两家不同出版社代职,住在同一个地方达半年之久。后来许多人听我们调侃般描述过这段生活。就是在北京工作期间,有机会与陈平君近距离接触。除了良好的工作默契之外,还建立了相互间的信任,收获了那种淡淡的、被叫做友谊的东西吧。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你来我往在两家出版社的朋友间游走,在盒饭或食堂或饭店间穿梭。分担着外地人在北京城那种莫名惆怅。冬日的北京,晨晚均是灰蒙蒙的。几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原》2009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