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的和平发展:陆权的回归与发展

中国的和平发展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首先是陆权的发展,因此,它从一定意义上说是陆权的回归。但中国的和平发展又不同于过去主要由西方地缘政治学家提出的旧的陆权概念,西方的陆权概念不适用中国和平发展的基本状况和基本目标。中国的和平发展始终以本土建设、以中国陆地空间的和平发展为根本,以中国的经济发展为主要取向,而不是以陆地空间控制权为主要目标。因此,中国的和平发展又大大发展了陆权的概念。一陆权观念的两大偏差在科技革命日新月异的时代,地缘政治也在经历着重大的变化。随着科技的发展,地缘政治也产生了陆权、海权、空权、太空权和网络权等不同的形态。但是,地缘政治的主旨却似乎万变不离其宗,过去的谁控制了什么就能控制世界的旧思维依然主导着人们的地缘政治观。在有关地缘政治的研究中充斥着来自西方旧地缘政治的断语:谁控制了中东和中亚,谁就控制了石油;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世界;谁控制了海权,谁就控制了世界;谁控制了天空,谁就控制了世界;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7年06期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地缘政治理论与战略的学理辨析和历史定位

一、从地理学到地缘政治理论在世界文明的史诗中,土地神是许多民族图腾崇拜的精神寄托。为什么会如此呢?就是因为大地是人类之母,或者说地球是人类之家。人类与地球的这种关系反映在人类文明中,即是人类既以一定的地理环境为生命的基点,又以一定的地理环境为活动的舞台,还以一定的地理环境为发展之目的。之所以以一定的地理环境为立足点,是因为人类所有的生命,从古至今甚至到遥远的未来,都要拥有一定的地理空间,否则,人类便无从生存,更谈不上发展。之所以以一定的地理环境为舞台,是因为人类所有的活动,不论是其对自然环境的顺天应命还是谋求超越自然状态的奋力抗争,不论是人与人之间礼尚往来的和谐相处还是攻城掠地的战争较量,都是在一定的地理空间中谱写的一幕幕活剧。之所以以一定的地理环境为目的,是因为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在自觉不自觉地探索着地理环境及其运行法则以服务于己,都是以不屈不挠的精神拓展地理空间,以获取丰富的资源,维系其生命的无限伸延。正因为地理环境与人类存...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当代亚太》2007年07期
当代亚太

美国在东南亚的反恐地缘政治

地缘政治从地缘角度出发,强调国际政治中地理因素对国家间相互关系的影响①后冷战时期,全球化和非国家行为体逐渐渗入地缘政治理论,恐怖主义议题从九一一事件后开始为世人所瞩目。随着美国反恐行动的多维度展开,反恐和地缘政治呈现出复杂多元的关系,反恐时代的地缘政治逐渐影响到各国的战略和外交。曾经深受美苏两极影响的东南亚地区在冷战结束后开始出现“权力真空”。东南亚各国在脱离外部大国控制之后,随着区域内各成员国之间的互动,逐步发展出区域新秩序。与此同时,扇形理论(fan-spread)和“第一岛链”战略②则表明,美国继续在东南亚谋求其利益和地缘优势,发挥重要影响力③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将东南亚作为反恐地缘政治的“心脏地带”,并努力扩大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其反恐“附带效应”甚至改变了亚太地缘态势。此外,由于东南亚国家是中国的重要近邻,因此,东南亚地区的安全、稳定与倾向,对于中国的周边地缘战略平衡而言同样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地缘政治理论的新发展安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地理科学进展》2017年12期
地理科学进展

1992年以来国内外地缘政治比较研究——基于地理学视角的分析

1引言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威廉·配第、孟德斯鸠,长期以来国家政治行为与地理环境之间的联系一直受到古代先哲的关注(王恩涌等,1998)。19世纪以后,人类脚步几乎遍及世界每一个角落,开始从全球尺度的大视野运筹国家政治行为;近代地理学在洪堡、李特尔等巨擘推动下完成奠基。这两大潮流为地缘政治学的孕育提供了实践与理论双重养分。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一系列经典学说如“海权论”、“国家有机体论”、“心脏地带论”先后问世,奠定了地缘政治学的理论基础,也揭示了地缘政治研究的重要主题——陆权与海权的博弈。随后,地缘政治研究出现了异化,新兴的德国地缘政治学说成为替纳粹德国扩张战争张目的理论工具,美国放弃孤立主义介入全球事务、参加二战遂有“边缘地带论”。不同国家的发展走向也造就了理论学说的不同结局。二战后,德国地缘政治学说遭到彻底批判,地缘政治学作为学术术语濒临湮灭;“边缘地带说”中关于控制欧亚大陆边缘地带即可控制欧亚大陆的论述在冷战期间被奉为圭...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国际政治研究》2018年01期
国际政治研究

网络地缘政治:中美关系分析的新视角

***蔡翠红: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邮编:200433)本文为笔者主持的教育部国别与区域研究课题《美国与网络空间全球治理研究》的成果之一,衷心感谢《国际政治研究》杂志匿名专家的宝贵意见,文中不足与疏漏之处由笔者负责。论、空权论和天权论等理论流派都属于经典的地缘政治理论。但是,20世纪90年代冷战的结束曾带来了“历史的终结”的说法,(1)加上互联网的全球连通性,有学者认为传统概念的国家和地缘政治已经过时,(2)将网络空间和地缘政治结合在一起研究似乎不太切合实际。这种想法并非毫无根据,因为在大多数人看来,一方面,网络改变了时空距离,信息在网络空间的流动是跨越传统国界的;另一方面,网络空间的一些机制和网络空间利益也同样超越了国家界限,网络空间的国家主权分界线似乎变得模糊,权力也开始分散。此外,互联网发展的早期,技术精英主导了网络空间治理规范,国家政府基本采取的是自由放任的态度,进而使得乐观主义者认为网络空间应该是不受政府管制的空...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地理教育》2017年12期
地理教育

关于地缘与地缘政治的思考(连载一)

一、地理与地缘一词之来由1.地理概念的解读地理是指地球表面一定地域的自然因素(山地平原、岩石土壤、水文气象、资源生物等)和人文因素(人口、民族、社会、国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构成的综合状况,也称地理环境。它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基础,也是社会政治军事活动的舞台。毛泽东说:“地理者,空间之问题也,历史及百科,莫不根此。”“政治、军事、产业、交通、宗教等等,无一不在地理范围之内。”(毛泽东22岁在湖南一师学习时提出)。2.地缘概念的理解“地缘”一词在我国长期没有明确的定义,到2012年才有释义出现。古代中国,春秋时期的齐国,有位名臣管子(公元?-前645年),不仅是齐国的政治经济方面的政治家,而且在外交方面又是一位地缘政治大家,在辅助齐桓公治国理政时,提出了许多关于地缘、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和地缘战略的思想。(叶自成主编《地缘政治与中国外交》第161页,北京出版社1998年1月版)。其中管子在研究诸候国之间关系时提出:“故缘地之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