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的和平发展:陆权的回归与发展

中国的和平发展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首先是陆权的发展,因此,它从一定意义上说是陆权的回归。但中国的和平发展又不同于过去主要由西方地缘政治学家提出的旧的陆权概念,西方的陆权概念不适用中国和平发展的基本状况和基本目标。中国的和平发展始终以本土建设、以中国陆地空间的和平发展为根本,以中国的经济发展为主要取向,而不是以陆地空间控制权为主要目标。因此,中国的和平发展又大大发展了陆权的概念。一陆权观念的两大偏差在科技革命日新月异的时代,地缘政治也在经历着重大的变化。随着科技的发展,地缘政治也产生了陆权、海权、空权、太空权和网络权等不同的形态。但是,地缘政治的主旨却似乎万变不离其宗,过去的谁控制了什么就能控制世界的旧思维依然主导着人们的地缘政治观。在有关地缘政治的研究中充斥着来自西方旧地缘政治的断语:谁控制了中东和中亚,谁就控制了石油;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世界;谁控制了海权,谁就控制了世界;谁控制了天空,谁就控制了世界;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世界经济与政治》2012年02期
世界经济与政治

回归地理特性 探讨海权本质

一引言以“经世致用”为目的,从地理环境的客观条件出发,去解释、总结并指导国际政治与军事斗争的实践,这是19世纪末期发展起来的地缘政治学一直贯穿始终的研究宗旨。在激烈的国际政治斗争之中,什么样的地理条件、在多大程度上解释了一个国家的力量构成和各国之间的力量对比?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国际政治格局的走势和大国兴衰的过程?一百多年来为了解答这些问题,各个地缘政治学派的研究都是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而且通常还是长时段的历史视角)去构建自己的理论概念和分析框架。然而,地缘政治学说所追求的目标却从未曾满足于仅仅在理论上给出一些归纳性答案,它们更为重要的立足点是去凝聚社会共识,从而给当前的国家政治、军事决策者们提供明确、可行的决策依据和行动方案。于是这样一来,相比之下,可能没有其他政治学说会像地缘政治学说这样,一方面对20世纪的历史进程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另一方面又在推崇者与批判者的两极评价之中饱受着各种争议。无论是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A...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S4期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析地缘政治海陆权学说的理论共鸣

在西方学者的眼中,地缘政治是一些大国建立并拥有自己的主权和霸主地位,进而赢得世界的理论基础。它由两大学说组成,即英国人麦金德的“陆权说”与美国人马汉“海权说”。在称霸世界的扩张理念语境中,“海权说”与“陆权说”并存,他们所渗透的理念都是如何以一国为核心、以本国利益为基础,征服世界、赢得世界,这形成地缘政治的核心。20世纪初诞生的地缘政治海陆两分法理论提供了对世界政治(特别是空间方面)进行总体把握的工具,它将历史与科学理论结合起来,在本质上是互为补充、相得益彰的。本文将对马汉、麦金德的地缘政治理论做出战略理论层面上的简要阐述,并将对其学说之于大战略理论上的互补性做出说明。一、“强国崛起于海上”起源于海洋文明的西方国家很早就重视海洋的意义,2000多年前的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说:“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几百年来,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乃至今天的美国在世界上的优势力量都是以海权为基础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海军战略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4年19期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Ⅴ 印度洋及其北岸的大国地缘政治——陆权、海权的变局与平衡

尼古拉斯·斯皮克曼说:“政治和经济的结论首先受到陆块分布和地形性质的限制和约束。这一切都是基本的、不变的要素,遇到各国的和平与安全受到威胁时,将是决定国际间和洲际间关系的条件。”1研究印度洋及其北岸的大国地缘政治,首先要搞清这一地区的“陆块分布和地形性质”。总体而言,由近代西方殖民主义造成的版图破碎化是印度洋周边、尤其是印度洋北岸国家的重要特点。印度洋北岸可分东北和西北两向。东北面是亚洲板块,西北面是欧洲板块。欧亚板块的地缘政治的总体特点是二者虽面积悬殊,但国家数量接近2,其整合程度形成鲜明反差:亚洲板块的特点是中心国家巨大、四周国家碎小,中国是亚洲的主体和中心,破碎地带发生在中国周边,周边与中心国家间不对称破碎特征明显;欧洲则是中间国家碎小(如瑞士、奥地利、卢森堡、列支敦士登、圣马力诺、梵蒂冈等),四周国家较大(如西班牙、法国、德国及东欧诸国),国家间对称型破碎特征明显。在两大板块中间的正北面,是麦金德说的欧亚“心脏地带”的核...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国际关系》2013年02期
现代国际关系

从地缘政治理论的历史与现状看其发展趋势

地缘政治理论自19世纪末产生以来,已经历一个多世纪的曲折发展历程。在此过程中,地缘政治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战后科技革命的推动,导致时间“缩短”和空间“缩小”,地缘政治因素的作用在客观上出现了相对下降现象。人们对地缘政治的价值和功能开始出现不同的认识。美国学者戴尔·沃尔顿(Dale Walton)在其《地缘政治与21世纪的大国——多极与战略观革命》一书中认为,以1991年苏联解体为界限,世界政治体系进程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哥伦布时代”和“后哥伦布时代”。在前一时代,由于受科技发展缓慢的制约,地理因素在世界政治中的作用非常突出,既是各国制定战略的重要依据,也是影响世界政治的重要因素。在后一时代,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在科技快速发展的冲击下有所减弱,但仍在发挥重要作用。①一、地缘政治理论的发展阶段美国地缘政治学家索尔·科恩将地缘政治学的发展演变过程划分为五个阶段:争夺帝国霸权、德国地缘政治学、美国地缘政治学、冷战-国家中心与普遍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国际关系》2007年06期
现代国际关系

从大历史观看地缘政治

地缘政治是一门不太新的科学,被人们普遍接受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因此人们对地缘政治的理解应当不断深化,对它的一些基本概念的意义也应当有新的理解。一、从大历史看海陆权发展地缘政治本质上是从空间关系观察国家关系。在当代科技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地缘政治的空间已经不仅仅是海权和陆权的关系,而是包括陆、海、空、太空和网络等五维空间在内的一个复合空间。因此,任何强调某种空间形态重要性的观点都不免有些片面。但另一方面,不同的空间对每个国家的重要性又是不一样的,并不是每种空间都具有相同的重要意义。从本质上讲,有些空间主要关系国家的发展前途,而有些空间既是国家的发展空间,又是国家的生存空间。在这五维空间中,海与陆具有更基本的意义。而海陆空间对不同的国家而言,重要性也是不同的。对海洋国家来说,相对于陆权发展而言,海权发展当然更具重要性;同样,对以陆地空间为主要生存和发展空间的国家来说,陆地空间具有更为根本的意义。人们一般认为,海权对欧洲国家的重要性大于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