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方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马克思主义之中国化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化和个性化的具体表现,也是马克思主义在我国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必然结果。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没有完全照搬西方马克思主义,而汲取东方传第3卷第3、4期三江学院学报年12月VOIJ.3 N0.3&4Journai of Sa川iangU川versity2007DeC.2007统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合理之处,警惕其不合理之处,结合时代特性坚持对元马克思的深入理解,形成能够适用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 西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 西方马克思主义诞生已有大半个世纪,它在中国的传播则不到二十年。 中国理论界正式接触和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当始于七十年代末思想解放,探索之风大盛的潮流中。但若认真追溯,这个起始时限可提早到六十年代。那是为了“防修反修”,内部发行了萨特、梅罗一庞帝、布洛赫、克拉克夫斯基等人的著作,对卢卡奇关于异化的论述,也通过苏联的批判为人所知。从后来事态的发展中可以看出,当时有资格接触这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现代视野

本文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涵及研究视域进行了梳理和分析,并以中国文化现代化的视野为基础,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抉择、历史进程,其面临的问题及其解决途径进行了系统分析和论证。本文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与中国文化的现代诉求分不开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有其必要性和现实可能性,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国现代化之间联系密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价值内蕴于文化反思与文化创新之中。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开放的理论体系,只有与时俱进的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不同国家的实践结合起来,才能保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生机活力。在全球化时代的背景下,从现代视野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进行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10期
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西方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融合与通约

一在我国,最早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加以介绍并进行研究的当属中国科学院的徐崇温先生。早在1978年,徐先生就将“西方马克思主义”解释为一种“修正主义思潮”。而后在他所著的《西方马克思主义》中首次提出“西方马克思主义”这一概念。他写道:“‘西方马克思主义’出现在西方,但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地域性的概念,而是一个意识形态概念。它是指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十月革命胜利而西方革命相继失败的背景下,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产生出来的。它既反对第二国际的新康德主义,又反对共产国际的‘机械唯物主义’,是对现代资本主义的分析和对社会主义的展望,在革命的战略和策略等问题上提出了不同于列宁的见解。在哲学上,则提出了不同于恩格斯与列宁等马克思主义者所阐述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见解。要求重新发现马克思原来的设计,主要表现在‘左’的思潮的意识形态”[1]徐崇温将“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主要内容归结为一种在西方国家出现的反对第二国际与第三国际教条主义、列宁主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中国现代性建构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

中国近现代社会的发展,从根本上讲,是一个现代化问题。能否实现现代化,这是关系到中华民族历史命运的重大问题。但是现代化建设不是一个民族和国家自我封闭的精神运动,而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历史过程。中国现代化的发展离不开全球化。全球化既为中国现代化发展提供条件和历史机遇,也为中国现代化带来冲击和挑战。如何在全球化时代加快中国现代化进程,走一条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道路,实现国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就成为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一项重大课题。要完成这一重大课题,就必须从两个方面展开活动:一是建构中国现代性,走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二是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为中国现代性建构提供理论指导。从形式上看,中国现代性建构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但从其历史与逻辑来看,二者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对中国现代性建构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之间的内在关系展开研究,这不仅是理论和现实提出的两重要求,也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学术意义。从世界现代化进程...  (本文共22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社会科学院
上海社会科学院

从道德理想主义到政治现实主义

20世纪初叶的中国,辛亥革命打碎了旧的封建统治秩序,但新的秩序没有有效建立起来。传统的权威崩溃,新的权威,无论是思想权威还是政治权威,都是处在一种混沌状态。这种破碎化的思想状态和社会组织形态给各种学说、思想都提供了展示的机会。传统中处于中心地位的儒家思想独大的思想格局,由于对付不了外来民族强力的文明入侵,而遭到知识精英的猛烈批判逐渐被边缘化,整个近代中国的思想格局重新洗牌,各种舶来的西方思想都能在中国找到自己的市场,传统中处于文化结构边缘地带的侠文化、墨学也一反常态地被人们放到了关注的显赫位置。改造、改良甚至革命成为思想界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人们强烈地感受到,中国传统社会这个“超稳定结构”遭到西方文明的猛烈冲击,在鲶鱼效应中持续地发酵,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中国近代社会也相应地处于一种动荡变化的曲线所构成的秩序状态中,“变”成为社会发展的主题。各派政治势力提出了各自的救国主张,青年是这些学说和主义争夺的重点目标群。为了追求上进,很多...  (本文共2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南大学
中南大学

论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认识和把握

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整体性问题,一直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问题。对它的认识和把握基于两个来源:一是面对各种扭曲、肢解和割裂马克思主义的挑战,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实践者积极运用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武器”进行抗争;二是针对分门别类地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现象,理论界和学术界强调要从整体上研究马克思主义和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科建设。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内在属性和本质特征,又是认识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的原则要求。它包含发展的整体性和理论的整体性这两重维度:论及发展的整体性,强调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在理论与实践结合中不断发展的整体,而不是一个僵死的、凝固的、封闭的整体;论及理论的整体性,强调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完备的、严整的、彻底的理论体系,是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按照整体性的原则要求,我们必须在实践中不断地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必须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必须运用联系的观点、实践的观点、发展的观点和实事求是的原则来认识和把握...  (本文共1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