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质劲其文 率真其人——明代作家郑善夫研究

提起郑善夫 ,大概许多人都很陌生。一般文学史中没有他的名字 ,就连专载作家和事迹的《中国文学史大事年表》[1] 中对他也是只字未提。但在明朝弘治、正德间的作家中 ,除前七子之外 ,郑善夫也不应忽视。明代诗文至弘治、正德年间一大变。永乐、弘治前后以“三杨”为代表的点缀升平、呆板平庸的“台阁体”诗风阻碍了文学的发展 ,要改变文学的颓败局面 ,就必须另辟蹊径。李梦阳、何景明揭起复古大旗 ,倡言文必秦汉 ,诗必盛唐 ,虽然并未给文学的发展找到正确出路 ,但对平庸空泛文风的冲击和对文学创作的探讨值得肯定。李、何在当时产生了很大影响 ,他们周围聚集着一批有志复古的文人学士 ,郑善夫即其中之一。据《明史·文苑传》[2 ] 载 ,当时李梦阳与何景明、徐祯卿、边贡、朱应登、顾王、陈沂、郑善夫、康海、王九思等号称“十才子”。但郑善夫并非在李何后面亦步亦趋 ,《明诗综》(卷三十七 )赞其“在弘正间不袭李何余论 ,别开生面。……有独立不迁之概。”[3...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闽都文化研究》2006年01期
闽都文化研究

郑善夫的诗坛地位

明代的闽中诗派,自洪武、永乐到崇祯年间,绵延二百七 十余年,涌现出不少有全国影响的诗人、诗评家,在中国文学 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闽中诗派的成员从其籍贯看,主要限于明 代福州府所属数县。所以闽中诗派,也可说是福州诗派。闽中 诗派徐烟编选《晋安风雅》,录洪武至万历年间二百六十四位 晋安诗人的诗。其中,洪武、永乐年间林鸿为首的“十才子”, 弘治、正德时的郑善夫,万历时的谢肇制,万历、天启期间的 徐烟、徐渤、曹学佳等都是全国有影响的诗人。此书不沿用 “闽中”之名,而改用福州的别称“晋安”(晋代福州称晋安 郡),隐然有为之界定、正名之意。 在绵延二百七十余年的闽中诗派中,郑善夫是位承先启后 的重要人物。《明史·文苑传·郑善夫》中述:“闽中诗文,自 林鸿、高揉后,阅百余年,善夫继之。追万历中年,曹学侄、 徐渤辈继起,谢肇制、邓原岳和之,风雅复振焉。”这恰当地 表述了郑善夫在闽中诗派中的地位。 郑善夫的诗坛地位 谢肇制《读闽诗三首》,其一、二分...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浙江社会科学》2004年02期
浙江社会科学

论郑善夫《竹枝词二首》兼及明代浙闽交通

明代学者郑善夫 ( 1 485~ 1 5 2 3) ,字继之 ,号少谷 ,福建闽县人 ,弘治乙丑 ( 1 5 0 5 )进士 ,授户部主事 ,曾告归 ,起礼部主事 ,进员外郎 ,以建言廷杖 ,寻乞归 ,后又任为南京吏部验封司郎中 ,有《郑少谷集》。《明史》卷二八六《文苑列传二》有传。据《福建通志》卷四三 ,郑善夫“经武夷 ,穷探诸高峰 ,中寒疾 ,抵家卒 ,年三十九”。因此似不能排除以行历高峰险岭为创作背景的《竹枝词二首》也属于他生命旅程最后记录的可能。郑善夫以气格独立 ,诗名甚著 ,《福建通志》卷四三写道 :“(郑善夫 )工于诗 ,以气格为主 ,忧愤时事 ,往往发之篇章 ,评者以为得杜之骨。”《静志居诗话》称美其“有独立不迁之慨” ,《焦氏笔乘》也有“实子美之知己”的赞誉。其《竹枝词二首》被频繁引录。其一 :西涧西边东涧东 ,千山不断万山通。谢豹见春啼出血 ,王孙上树捷如风。其二 :梨岭遥于枫岭遥 ,小关高比大关高。佣夫过岭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福建论坛(文史哲版)》1991年05期
福建论坛(文史哲版)

“道南理窟”重围中的一次文化更新——试论郑善夫在明代中期福建文学中的地位和影响

诗人郑善夫(继之)所生活的时代,正是福建文坛沉寂的时期。南宋以来福建地区(主要指沿海四平原和闽北与赣、浙交通走廊两侧盆地)蓬勃发展的城市文化形态,如元末明初以林鸿为首的“闽中十子”诗派.崇尚盛唐诗歌所开创的反拨理学、自由表现丰润情感的风气,在以道德立国的明初统治者一系列强化伦理政治的严酷手段面前,几乎被扼灭殆尽,并逐步被代之以“平正典雅”的宫廷审美风致,从而直接导致了台阁体在永乐至天顺( 1403一1464)六十余年间的一统天下的局面。①与此同时,由于福建与内地隔绝,使这一曾经孕育了以朱熹为代表的闽学的地区,容易在自身复合的文化性格中形成内在的尖锐冲突,因而比之其他沿海地区,其新的文化因素的复苏和发展就更多了一层困境。当时莆田的孔端仪,著《考亭渊源录》力排王学;建阳的杨遴昭,晋江的理学家们对白沙之学、阳明之学的排斥、抵制,、都有力说明了这一点。 郑善失是在才俊云集的北京开始接受新思想的,他日后对福建文学的影响,很大程度决定于此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01期
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郑善夫交游考

郑善夫一生寿虽不长,但“所交尽名士”[1](p7357)。其《交论》一文深刻表明其交友之道:“交之为道古也。交不可易,易则无卒。君子之交也难,难则协,协则卒其交也。上亡谄,下亡渎,犹之措胶之漆中,虽有巧者,莫可解也。是故晏婴之于友也,世申其祗,不迁于始,固也。向秀氏有友七人而善,后居山阳,亡有七人者,每听邻笛辄泣下。伯桃、羊角哀之楚也,穷雪于途,袍廪不兼,势不可两有。桃曰:‘吾不逮哀,哀存逾吾有也。’于是乎以身存哀,桃死空树,哀乃徇之。数子者,友也,卒世而匪懈、堕命而甘心者也。”[2](p193)“卒世而匪懈、堕命而甘心”,故其一生所交尽名士至友。一、与“前七子”复古派之交游明弘治、正德时期,“前七子”文学复古运动席卷整个文坛,诗人郑善夫亦是这个复古文学阵营的著名代表人物。《明史·文苑传》卷二百八十六即云:“梦阳才思雄鸷,卓然以复古自命。弘治时,宰相李东阳主文柄,天下翕然宗之,梦阳独讥其萎弱,倡言文必秦汉,诗必盛唐,非是者弗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东莞理工学院学报》2012年04期
东莞理工学院学报

论郑善夫对杜诗的接受

一、郑善夫与明中期诗坛的尊杜之风郑善夫(1485—1524),字继之,号少谷山人,福建闽县(今属福州)人。弘治十八年进士,官至南京吏部郎中,有《少谷集》。郑善夫是前七子复古派的重要成员,也是明代文学史上以学杜著称的诗人。与许多复古派成员一样,郑善夫学杜与李梦阳、何景明等人的积极倡导是分不开的[1]。陈束《苏门集序》云:“成化以来,海内龢豫,搢绅之声,喜为流易,时则李、谢为之宗。及乎弘治,文教大起,学士辈出,力振古风,尽削凡调,一变而为杜诗,则有李、何为之倡。”[2]杨慎《升庵诗话》卷七亦谓:“至李、何二子一出,变而学杜,壮乎伟矣。”[3]当然,就李、何二人而言,李梦阳在其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胡缵宗《西玄诗集序》便称:“弘治间,李按察梦阳谓诗必宗少陵,康修撰海谓文必祖马迁,天下学士多从之,志类靡然。”[4]李濂《胡可泉集序》亦云:“弘治间,武功康太史以马迁之文倡,北郡李按察近体诗以杜倡,而古体则以汉魏倡,学者翕然宗之。”[4]...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