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再论梁衡先生的《人杰鬼雄》细节描写和语言形象开掘的艺术性

一、细节描写的艺术性1 9世纪末法国印象派大师塞尚有一句名言:“天堂就在细节中。”梁衡先生的《人杰鬼雄》正是用迥异于小说和其他散文的细节描写而独具风格,引领读者扑入“另外一个宇宙”天堂。这种迥然有别的细节描写,是《人杰鬼雄》独特的审美趣旨界定的。它所记叙和咏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这些人或是耀古烁今的历史名人、伟人,或是德昭宇宙,功传万世的功臣、领袖,或是谱写科学史新篇的科学家,或是名不见经传的平凡小人物……他们的生命历程显出曲折与波澜,他们的业绩写下了不朽与辉煌,他们的生命价值兆示无尽与永恒。作家“不是史家,他也无需对一个历史人物做那么周到详备的考察”,对他们的描摹与咏叹“既不是人物生平事迹的客观记叙,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纯粹的主观抒情,更不是赤裸裸的议论,”“不是一般的人物论”,也不是评传、传记、更不是小说(那是文学家、史学家、小说家的价值取向和任务) ,作为散文作家,“他(梁衡)也无意于对他们作全面的评价。他所涉笔的只能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1期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初论《人杰鬼雄》驭文谋篇的艺术性

梁衡同志创作的《人杰鬼雄》以此为源 ,传承不辍 ,继往开来 ,发扬光大 ,在艺术创造实践中弘扬、开掘 ,创造了一种新颖的散文塑造人物形象的文学典型性 ,为我国文学长廊成功地塑造了一大批跨越时空、国度、花团绵簇、形象鲜明、性格迥异 ,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典型人物形象——人杰鬼雄。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说 :“独照之匠 ,窥意象而运斤”,而且将此作为“驭文之首术 ,谋篇之大端”,《人杰鬼雄》匠心独运 ,首先浑洒在这“首术”、“大端”的沃土里。《人杰鬼雄》全书除序、自序和卷末创作谈外 ,洋洋洒洒 2 0多万字 ,或为人物造像 ,或记叙咏叹某种人生情态。书中众多人物 ,古今中外皆备 ,伟人凡人共济 ,他们所处的时代 ,时距何止千年 ,地跨五洲四海 ;许多人已经安息九泉 ,有的尚在人间 ,他们的际遇及其性格、形象、命运千差万别 ,他们的功业迥异 ,小至种一草、植一树 ;大至缔造一个国家 ,完成一项发明 ,一个发现……但是“人本来是生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工商行政管理》2002年13期
工商行政管理

身既死兮神以灵 魂魄毅兮为鬼雄

“出不入兮往不返,平原忽兮路超远。挟长剑兮带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在看到河北涞水县石亭工商所赵明会所长遭不法分子挟私报复,以身殉职的消息后,屈原歌颂楚国战士英勇不屈的《国殇》突然浮现出来。虽然当今早已没有了长剑和秦弓,但我们仍有为国捐躯、死而后已、精神长存的战士。随着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执法力度的加大,不法分子为获暴利不惜铤而走险、挟私报复工商干部的事件屡屡发生:2001年7月9日,河南封丘县工商干部安宾峰被不法粮贩刺死;8月24日,广西南宁郊区分局的工商干部曾令海被不法屠户刺死。再往前追溯,还有范宗平、吴志敏等等。与上面这几位英雄的去逝相比,明会同志的牺牲尤令我神伤不已,原因在于他牺牲前我们早有神交。从2000年起,赵明会同志就经常向编辑部投稿,反映他在基层执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以及自己认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向报刊杂志投过稿的同志都有体会,投稿后那种一日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政工学刊》2002年02期
政工学刊

生也英雄 死亦鬼雄——古老的将士颂歌《国殇》

在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史上 ,曾有过一个以战争为明显标志和特征的时代———战国。那是一个多战的时代 ,一个好战的时代 ,一个善战的时代。在长达二百五十年的时间里 ,战神的脚步似乎从未从人们的身边走开过。在那样的时代里 ,战争破坏着和平 ,也争取着和平 ;战争践踏着尊严 ,也捍卫着尊严 ;战争撕扯着温情 ,也激荡着豪情。它的刀光剑影 ,荼毒过太多的无辜生灵 ;它的血火烽烟 ,又造就着无数的生死英雄。先贤们一方面遭遇着战争的磨难 ,诅咒着战争的残酷 ;一方面也思考着战争的内涵 ,抒写着战争中那不屈的英雄精神。当那段冷血与热血交流、卑鄙与神圣同在的历史渐渐走远 ;当那些悲惨与壮烈并存、凯旋与败亡轮换的场景渐渐湮没 ,战争熔铸的英雄精神却超越了时空 ,化为永恒 !战国后期 ,楚国大诗人屈原的《国殇》就是这样一篇传诵千古的英雄悼歌。当我们重温这曲慷慨悲歌 ,让思绪跨越历史的万水千山 ,古战场那悲壮的画面依然令人惊心动魄 ,勇士们那不屈的呐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物》2010年08期
人物

魂魄毅兮为鬼雄

今年是抗战胜利65周年的纪念日。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向65年前浴血战场的英雄们,向保家卫国的勇士们,向壮烈成仁的英灵们,致以最真诚而崇高的敬意。65年前,那个在烽火里呱呱坠地的婴儿,如今已霜染双鬓;65年前,那个在村口殷殷叮咛的老母,如今已化作一黄土;65年前,那个头也不回慷慨从戎的男儿呢?他去了哪儿?他去了哪儿?那掠过霜鬓边的一阵风,有抚摸孩子般的温柔,是他吗?那长在田野里的一株草,有静护母亲般的庄严,是他吗?他将血肉、骨骼、肝胆遍撒于祖国的山峦河川,于是他的气息、精神、魂魄便浩荡于天地人心之间。关于抗战的事迹,听过千千万,却有一个极为平凡的小故事,深深打动了我:抗战时,一个记者遇见一个自愿去河北组织游击队的军人。军人说:“中国必胜。”记者问:“中国打胜了,你想去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物》2010年08期
《武当》2016年06期
武当

丙申公祭

凌寒飘雪京都行,莽莽武林昆吾情。鞠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武当》2016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