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变译理论在文学翻译中的应用——以《你快乐吗?》为例

翻译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过程,尤其是涉及文学作品的翻译理论与技巧在翻译界一直争论不休。文学是一门艺术,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反映客观现实,表现作者的内心情感。文学的体裁有很多,包括诗歌、散文、小说、剧本、寓言、童话,等等。文学作品是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它们再现了人类在一定时期和一定地域的社会生活。文学关注的重点不是语言的意义,而是语言本身,表达的是人类的情感[1]4。现代人类处于一个多样化的世界,各国语言不同,因此文学作品需要翻译,而翻译的核心是语言。由此可见,文学翻译关注的首要问题就是语言问题。要做好语言翻译,就要熟知各种翻译理论,并且在翻译理论的指导下,把握翻译的大方向。关于翻译的理论,译界学者提出了诸多看法。尤金·奈达(Eugene Nida)提出来的“功能对等”理论指出:“翻译是用最恰当、自然和对等的语言从语义到文体再现源语的信息。”[2]65他还提出,翻译不仅在词汇意义上对等,还要在语义、风格和文体上对等,经过译者翻译,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安徽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安徽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农业文本翻译中的变译现象研究

我国作为农业大国,对于农业科技与先进观念的更新十分重视,与国外进行农业技术与科技方面的交流也十分必要。英语作为世界上流传最广、使用率最高的语言,是交流的有力工具。因而农业交流需要英语翻译。但是,对于英语翻译的研究多关注于文学作品或者影视作品,很少关注农业。农业翻译中缺少理论指导,从而也影响了翻译质量。因而,本文选取变译角度,研究农业英语翻译中出现的此类现象以及原因,以期能够为农业对外交流带来启发,提高效率。1变译理论变译理论是1999年黄忠廉先生提出的。黄忠廉先生认为,翻译理论都要从单纯的理论向文化靠拢,因为翻译理论都是为了解释一些文化翻译现象的。与传统翻译强调的全译不同,现今语言中的翻译并不是完全对应的,而是富有变化的。[1]根据原文的社会背景、文化因素,加之译者的偏好与自身环境,译文语言的特点,译文会有所改变。因而他提出了翻译的变译概念并且逐渐被翻译界广泛运用。[2]变译是一种翻译的思路和方法,在翻译活动中,主体有作者、译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翻译》2018年04期
上海翻译

变译理论专栏

变译理论之提出,迄今已历二十载,时过境迁,虽有发展,亦有得失,故借“第二届理论翻译学及译学方法论高层论坛”召开之机特邀文三篇,试共反思。变译理论即研究变译之理论。在此仍有必要重申“变”之含义。翻译活动少不了变化:语言的,文化的;形体的,功能的;述者的,读者的;等等。上述变化,又不无小与大、形与质、少与多、渐与骤之别。以大小而言,可将大变化称为“变”,小变化称为“化”。中国哲学史上“变”与“化”是一对相对的范畴:“变”相当于绝对运动,“化”相当于相对运动。由此,人类翻译活动亦可分为两大类:信息量力求守恒、化原作之形极力转达原作之意者,谓之全译;信息量不求守恒、变通原作满足读者之特需者谓之变译。古今中外,论全译者多,言变译者少,这是变译及其理论研究的起因。任何事物,失其一面,即伤其全貌。传统译论往往强调翻译不变的一面。事实上,绝对不变根本不可能,即使是求“化”而力争“忠实”于原作的全译,若以百分之百的忠实衡量,整个翻译史上恐怕也无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民族翻译》2018年02期
民族翻译

变译理论:深究与拓展

变译理论20世纪90年代末创于中国本土,先后经历了建构期(1998—2008)、发展期(2009—2017)和拓展期(2018—)。建构期以《翻译变体研究》《变译理论》《科学翻译学》等专著及变译系列论文为主要成果,系统阐释了变译理论的核心概念和理论框架。发展期以《翻译方法论》《应用翻译学》《严复变译思想考》等专著为载体,在变译与全译关系、变译论与西方译论比较、变译个案等方面进一步丰富相关研究。与此同时,国内众多学者不仅从方法论、认识论和应用等多方面肯定变译论,且从概念周延、理论自洽和外部拓展等角度对其批评或予补充。若以后见之明反观变译理论发展,不难发现其诞生于国内译论研究“沉寂期”。当时,学界正沉思于有无翻译学、是否建立中国特色翻译理论、如何对待传统译论等问题。在此历史语境下,变译理论立足传统,深入实践,把握时代需要,走出了继承出新和固本求新的理论发展之路。在较多研究仍热衷于阐释或模仿舶来理论之际,变译研究从社会、文化、历史角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族翻译》2018年02期
民族翻译

“易”带“译”路——变译理论回顾与断想

译,易也,易即变也。[1]“译”的读音与六经之首——《易》相同,《汉语大词典》对“译”字的第一个和第四个注解也与“易”字之解相通,即“变化”。[2]从转换角度讲,翻译指的是传输信息的内容,改变信息的形式。[3]从英语词源来看,translate由前缀trans-和名词slate构成,前缀trans-含有transform和transfer的意思。无论是汉语还是英语,我们都不难发现译中有易,易不离变,“译”“易”之间存在着精妙的融通关系。其中,“易”彰显翻译之属性,承载翻译之实现,二者和合共生,彼此融合。通读翻译研究历史也不难发现,翻译活动中常体现着变译现象,而近年变译理论的完善又在指导翻译实践的深入,促进了翻译研究的发展。但在译学历史上,对“信”“忠实”和“等值”等翻译思想的极力推崇致使很长一段时间内全译独领风骚而变译之声式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交流盛况空前,译界也随之呼唤更加灵活多元的翻译形式和更加科学完备的翻译理论。在此...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外语与翻译》2018年02期
外语与翻译

变译理论学科反思

“变译理论”刚过十八岁!诞生之初,难掩其真形,曾引来热议,有说俊的,有说丑的,或会上探讨,或撰文争鸣,均促其健康成长。常言道:女大十八变。变译理论自身变化不大,倒是所赖以生存的文化语境近20年有了巨变。我国文化内译逐渐转向内外平分秋色,甚至是呈现出对外文化变译唱主角、成主流的态势。译,易也,即变化。翻译本身就是变化过程,据中国哲学“变化”范畴,变即变通,指质变、巨变;化即转化,指量变、微变。转化是全译的精髓,转移原作的内容,化解原作内容与译语形式之间的微观矛盾,亦即钱钟书之“化境”,由此可以产生全译理论。变通是变译的精髓,正是借语际形式之大变服务于内容之通、信息之通和文化之通,能多、快、好、省、准地传达原语文化,解决原作之供与译语读者之需的宏观矛盾,亦即严复之“达旨”,由此产生变译理论。新时代,新期待,如何更深入地区分全译与变译,如何基于二者而综观,做出更大的理论原创?当下的变译理论研究如何走出WHAT层和HOW面,加强WHY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