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读剑仙聂隐娘——互文性、道教与通俗小说题材母题

互文性理论 ,是在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思潮中发展起来的一种文本理论。互文性理论涵盖这样一些问题 ,如 :模仿前代文本、来自互文本的引用语、典故和原型等 ,与传统的“来源———影响”研究 ,尤其是国别主题学研究有着类似或共同之处。互文性理论的基本观点大致为 :注重读者和批评家的主观作用 ;关心文本本身内容被组成的过程 ;试图追溯代码、意念的来源及其文化传统的多方面影响 ;尤其注重文学与非文学的其它种种文化因素的关系。而它的一个重要观点是 :文学是通过文学之外的话语 (extra liter arydiscourse)来进行思考的。这样的主张大大拓宽了文学研究的范围 ,给我们解读中国古代的文本佳构以很大的启发。这里 ,让我们以互文性的视界 ,重读剑仙聂隐娘 ,当是很有创意的。一、聂隐娘故事中蕴涵的道教母题要素在古代仙道文学中 ,真正的从仙学剑传闻 ,开始于唐传奇的描述。这方面的代表作便是裴的《聂隐娘》。方外神尼看中了贞元年间大将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艺术时空》2015年05期
中国艺术时空

从唐画宋摹本中说聂隐娘

008中国艺术时空CHINA ARTS SPACE艺术这东西就是这么任性当作者老想有自己时,反倒没了自己;当没有自己时,倒有了自己。真在内者,神动于外。我们照左图,这小眼神儿,够精的了。在警惕中隐去了什么,这,应该是宋人眼中的聂隐娘了。这两天我正整理故宫摹画近四十年的笔记,有学生来,说请老师看电影《刺客聂隐娘》,我忙里偷闲跟着年轻人凑了个热闹。开篇,阳光透过草棚外拴着两只蹇驴,长嘶尚可。演着演着,旋觉不类中。我已经开始走神进出了。在那个可以想见的,关中评话满天下的隋唐日月里。路人毡笠,星夜披帛,从安西到帝都的漫漫长安路。演义中的聂隐娘正是出生在这盛世转向离乱的中晚唐。唐代离我们已经一千多年,谁也看不到了。但唐画的宋摹本尚在。从中可以知道唐人的状态。为什么宋画可信呢?因为古人是以供养人的状态,忧患作书,虔诚作画,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千年古人,他们的文字图画是可信的,奥秘古厚,看似艰涩难懂,确有极大的蕴藏。唐世风采在宋画里其实都有。我...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8年32期
青年文学家

唐《传奇》中聂隐娘的女侠形象浅析

在各种唐诗传奇小说中,不论豪侠游侠还是武侠,皆是义字当头,豪情满怀,正义公平,见义勇为,身家性命置之度外。其实要按以上性格来说,聂隐娘难免不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侠,但是我认为侠之所以为侠,左人右夹,人于夹中,不可谓人,亦不可谓非人,便游走于善与恶,黑与白,正与邪,强与弱之间,从红尘中漫步而出,无所欲,无所求。聂隐娘便是此类人。说其非人之处,就是她够奇,武艺高超,招数玄幻。聂隐娘十岁被尼姑相中偷走,被训练成了顶级刺客,学会一身奇门绝技,在峭壁上飞走,在山林间练剑,还可后脑藏刀,杀人于无形。五年后学成回家,但遇夜即失踪,及明而反,估摸着玉杀字有关。估摸着是在后来与空空儿和精精儿过招时能变成飞虫钻进刘昌裔的肠中,还会制丹药,为刘昌裔的儿子刘纵算命。文中还特意提到与刘纵见面时,聂隐娘“貌若当时”,这多少为聂隐娘增添了一丝仙气。唐朝尊奉道教,道教成为三教之首,这其中的飞升成仙的修道思想或多或少地影响着唐朝的文人,让侠客沾上仙气,有脱离世俗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2017年02期
文学评论

《刺客聂隐娘》的政治隐喻与文化叙事——电影和唐传奇的对照分析

2015年8月,台湾导演侯孝贤取材于唐代裴铏短篇小说集《传奇》中《聂隐娘》的电影《刺客聂隐娘》上映。这是继《风柜来的人》(1984)、《恋恋风尘》(1986)、《悲情城市》(1989)等众多影坛经典作品之后,侯孝贤经历七年的筹备、长期的思考、反复的修改后带来的又一力作。这部电影因为“盛唐”、“女侠”、“复仇”等关键词而备受关注。与唐传奇文本相比,电影无论是在故事情节、人物关系设置还是政治背景、文化诉求等方面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为何电影在选取唐传奇人物的同时,对故事进行如此大的改编?“女侠”故事自古就颇具吸引力。女侠既有侠的神秘与吸引力,又因“女性”的性别特征使得侠的奇异和颠覆性更加凸显。女侠故事适应了唐传奇题材上求新求变的需要,也满足了文人们追新猎奇的心理。因此,女侠群像通过唐传奇文本进入文学史,也是文体演变和文学史发展的必然。《聂隐娘》作为唐传奇的优秀代表作,从篇名就可以看出其匠心独运之处。《史记·刺客列传》中记载了聂政、荆轲...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23期
名作欣赏

《聂隐娘》婚恋小探

聂隐娘为魏博大将聂锋之女,十岁时被“乞食尼”掳去,教以剑术,能白日刺人,人莫能见,五年后被送归其家。回家后,聂隐娘每日夜出昼归,其父母也不敢问缘由。一日,聂隐娘带回一个磨镜少年,说“这个人可以作为我的丈夫”。磨镜少年除了磨镜外什么都不会,聂隐娘的父亲便为他们提供了优渥的生活。魏博主帅与陈许节度使刘昌裔不和,魏博主帅看中了聂隐娘的能力,希望聂隐娘去暗杀刘昌裔,帮助自己完成大业。聂隐娘却转而投奔了刘昌裔。魏帅另派杀手前往暗杀刘昌裔,聂隐娘以法术破之。后来刘昌裔入觐,聂隐娘挥别而去。文本对磨镜少年的描述笔墨甚约:“忽值磨镜少年及门,女曰:‘此人可与我夫。’白父,父不敢不从,遂嫁之。其夫但能淬镜,余无他能……至门,遇有鹊前噪,丈夫以弓弹之,不中,妻夺夫弹,一丸而毙鹊者……自元和八年,刘自许入觐,隐娘不愿从焉。云:‘自此寻山水访至人。但乞一虚给与其夫。’刘如约,后渐不知所之。”(1)寥寥数字完成了聂隐娘与磨镜少年从相见到婚后的整个过程以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文文学》2017年03期
华文文学

从文字到图像:《刺客聂隐娘》的人物形象解读

一、引言“小说亦如诗,至唐代而一变,虽尚不离于搜奇记逸。然叙述宛转,文辞华艳,与六朝之粗陈梗概者较,演进之迹甚明,而尤显者乃在是时则始意为小说。”(1)鲁迅先生寥寥数字将六朝至唐朝小说的发展变化描述,他认为唐代小说继承和延续了六朝文学的离奇设幻,同时作家的主体意识增强。因此,在唐代传奇中不仅有对世俗世界、幻想世界的描绘,还呈现了作者观念和思想。《聂隐娘》就是作者裴铏有意识的创作,文中隐娘父死后被魏帅以金帛署为左右吏,元和年间执行魏帅指派任务时被刘门以礼相待,故转投刘门,为保刘帅又与魏帅的高手妙手空空儿、妙手精精儿斗法,打败两位高手,保住了陈许的安宁。后因刘要入觐,隐娘不愿追随,夫妻二人双双隐逸山林。可见作者笔下侠客的行径无常,这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忠臣不孝二主的精神相悖。文中聂隐娘与空空儿、精精儿的斗法一来一往,显示了作者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两人隐逸山间则凸显当时道家道教文化对唐代文学及唐代作家的深厚影响。显然,这一则简短的故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