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叙事诗限知叙述视角转换模式试探

在文艺学领域,现代叙事理论越来越成为一种重要的方法论。现代叙事理论认为,叙事视角决定了什么被看,也决定了什么不被看。所以,法国叙述学家托多洛夫认为“视角具有第一位的意义[”1](P13)。从某种意义上说,视角的不同是文本最大的不同。叙事视角给读者提供了一个有意义、有倾向的文本世界,并以此来理解现实世界,进而实现“文本价值”。基于这种认识,本文欲从叙事视角切入,来探讨唐代叙事诗限知叙述视角的转换问题。一按托洛多夫、热奈特和阿伦·泰特等人的叙事学理论,所谓限知叙述视角指叙述者的权力被局限在故事中某一人物身上,通过这一人物来叙述故事的叙述角度。通俗一点说,即叙述者借用人物的眼睛来打量周围的世界。在限知叙述视角中,叙述人可以是一个人物,也可以由几个人物轮流担任,他所知道的东西和人物一样多。唐代叙事诗中不仅存在大量以限知叙述视角叙述故事的诗作,而且在叙述过程中限知叙述视角之间进行转换的现象也相当普遍,形成了一种模式。这种模式简单说来就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女书叙事诗的叙事特点初探

女书是湖南省江永县上江圩镇及其邻近地区流行于女性之间的,一种记录当地“土话”的比较成熟的特殊文字体系。自1982年中南民族学院“女书调查组”发现并鉴定为一种自成体系的文字以后,它在国内外学术界引起了强烈的关注,产生了广泛的影响。20多年来,国内外许多关注和研究女书文化的专家学者作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与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直到今天,对于女书文字源流的探究仍然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学术课题。一、女书叙事诗的收集整理与研究1.女书叙事诗的收集整理。在女书叙事诗的收集整理方面,宫哲兵、谢志民、赵丽明等教授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目前,女书资料已整理出版的有:1991年台湾新知基金会出版的宫哲兵编著的《女书——世界唯一的女性文字,》1991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谢志民著《江永“女书”之谜,》1992年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赵丽明主编的《中国女书集成》。这些专著的问世为女书的研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江永“女书”之谜》中收录了民间文学作品16...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国现代叙事诗的发展历程与成就

叙事诗是一种用诗的形式塑造人物形象、描绘生活事件的文学样式。作为诗的一种,它具有浓郁的抒情性;同时,它又属于叙事类文学,具有强烈的叙事性。叙事与抒情相结合,是叙事诗最大的特点。中国现代叙事诗是中国现代新诗的重要组成部分。1917年1月,胡适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文学改良刍议》,标志着文学革命的开始;同年2月,胡适在《新青年》上发表8首白话诗,在新诗领域进行了最早的开拓。随后,中国现代新诗便发展起来。现代新诗发展伊始,主要是抒情诗,且大多篇幅短小。随着社会生活的不断发展,诗人的生活视野和艺术视野不断开阔,出现了叙事诗。中国现代新诗的发展趋向即是从抒情到叙事、从短到长,如果说冲破格律的束缚、实现诗体的大解放,是新诗的第一次革命,那么,从抒情到叙事、从短到长就是新诗的再解放和再革命。[1](P520)一、中国现代叙事诗的发展历程1.中国现代叙事诗的发生从1917年到1927年,“五四”新文学的第一个十年是中国现代叙事诗的发生期。这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S1期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试论冯至早期叙事诗的现代意义

在20世纪中国现代叙事诗发展史上,20年代冯至的创作是一个我们必须予以重视的文学事实。虽然他在20年代写下的叙事诗数量并不多,但朱自清在总结这一阶段的诗歌创作成绩时,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其“叙事诗创作堪称独步”川。事实上,在当时的现代诗歌创作中,冯至的确是一位少有的、自觉进行现代叙事诗创作的诗人。冯至的现代叙事诗创作,最早的是发表在1925年(浅草》季刊一卷四期上的诗剧《河上》和长篇叙事诗(吹箫人的故事)。1926年,他又在(沉钟》合订本第一册上发表了叙事诗(寺门之前》。1927年,诗集(昨日之歌》出版时,诗人将这二首叙事诗和其后创作的另外二首叙事诗(帷慢》、(蚕马》放在一起,收人诗集的下卷之中。由此可以看出,冯至20年代的现代叙事诗创作基本上是集中于1925一1927这几年间的。单从时间和数量上看,冯至的早期叙事诗似乎不足以引起我们的重视,但事实上,他这些极富独创性的作品却为中国现代叙事诗艺术形式的成熟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典范;其作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成都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10期
成都教育学院学报

试析汉民间乐府叙事诗的叙事艺术

汉民间乐府,是两汉之际朝廷的音乐机构———乐府搜集、整理并保留下来的流传于当时的民间歌谣。《汉书·艺文志》载:“自汉武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赵、代之讴,秦、楚之风,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亦足以观风俗,知薄厚云。”即是说明汉民间乐府的由来。汉民间乐府,异于中国传统诗歌创作以抒情诗胜,而是以叙事诗独树一帜,正如萧涤非先生所说:“汉乐府本多‘缘事而发’,故此类特多佳制,于当时民情风俗,政教得失,皆深有足征焉。乐府不同于古诗者,此亦其一端。盖古诗多言情,为主观的,个人的;而乐府多叙事,为客观的,社会的也。”[1](P90)汉民间乐府就是以其“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叙事诗,屹立于中国诗歌创作的长河之中。在此,笔者试从叙事角度出发,对汉民间乐府中的叙事诗的艺术特征加以分析,以展现两汉民间乐府艺术上的价值,并希望可以从作为中国叙事诗成熟标志的汉民间乐府叙事诗的叙事艺术的分析中,窥一斑而知全豹,见出中国叙事诗叙事艺术的总体特色。汉民间乐府叙事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合肥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01期
合肥师范学院学报

论中国古代叙事诗之“隐”

“隐”在中国古代诗学理论中有多方面的指向,它既暗含于诗歌内容之中,又常作为表现技巧运用于诗歌创作中。作为一种典型的审美特征,它关涉了多种诗学范畴。恰如李达五所言:“比兴寄托、象征暗示、咏物咏史,在中国古典诗歌中,既有隐的需要,又有审美的需要。隐而美,美而隐,相互关联,不着一字或者寥寥数语,便可尽得风流。”[1]80一、古典诗歌母体中的奇葩:由普遍到特殊的“隐”“隐”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在诗歌之中较早出现,如“隐也者,文外之重旨者也”(《文心雕龙·隐秀》)。刘勰此处之“隐”正是古代诗论家笔下的“含蓄”,吴建民也证实:“刘勰说的‘隐’,即指‘含蓄’。”[2]310当然,古代诗人这种将情感“隐然潜寓于里”(《书徐致远无弦稿后》)、含不尽之意于文外的诗论,实际都具有“隐”的特征。以朱庆余的《宫中词》为例:“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该诗是用含蓄以彰显“隐”特征的典型。作者坦言宫人“鹦鹉前头不敢言”,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