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传播生态与新闻范式

生态系统一词是由英国植物生态学家坦斯利 (A.c.Tansley)提出的。生态系统(eeosystem)是指由 生物群落及其生存环境共同组成的动态平衡系统。 生物群落由存在于自然界一定范围或区域内并互相 依存的一定种类的动物、植物、微生物组成。生物群 落同其生存环境之间以及生物群落内不同种群生物 之间不断进行着物质交换和能量流动,并处于互相 作用和互相影响的动态平衡之中。这样构成的动态 平衡系统就是生态系统。 媒介生态系统的基本构成要素是媒介系统、社 会系统和人群,以及这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 作用。媒介与个人之间的互动构成了受众生态环 境;媒介系统与社会系统之间的互动关系构成了媒 介制度与政策环境;媒介与媒介之间的相互竞争构 成了媒介的行业生态环境;媒介与经济界之间的互 动关系则构成了媒介的广告资源环境。媒介是不断 发展和变化的,在现实生活中,城市和区域也在变 化,变得移动化和虚拟化。媒介变了,环境变了,媒 介与社会、个人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探索中国新闻史研究新范式

中国新闻史研究的“学术内卷化”状态呼唤方法论突破,在总结评析体制与媒介经营范式和政治与媒介功能范式的基础上,探索建立新的研究范式,使中国新闻史研究更具“在地感”与“专业感”。媒介生态学为这种新范式提供了理论视野。媒介生态是从生态学衍生而来的边缘学科,它借鉴吸收了生态学的基本观念。所谓媒介生态系统,是指在一定时代、地域条件下,不同生态位的媒介之间的竞合所组成的媒介群落及其与生存环境通过信息、能量和物质的流动而构成的具有特征性的结构形态和动态平衡的统一整体。以媒介生态为理论资源的中国新闻史研究新范式,它以媒介生长为研究对象,以媒介与其生存环境关系为烛照中心,一部新闻史就是一部新闻媒介生长的历史。媒介生长需要资源,资源占有只能从环境中获取。媒介作为生命有机体的假设,一方面它坚守自己的独立性,设定自己为历史活动的主体,另一方面它又强调媒介生存同周围环境诸因素的复杂关联性,它不能“孤立主义”地离开环境而单独存在。在特定时空中的媒介生存环境...  (本文共1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06年01期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传播生态的系统构建

传播生态作为一种复杂结构,不是传播学与生态学的简单相加,而是将生态思维以及由人的活动介入的自然、社会、精神的复合性生态系统的存在状态植入传播学研究中,把传播系统作为一种复杂的系统整体,对其进行层次性、结构性的分析,并在多样化的整体构成(多样的传播者与多样化的受众体)的关系中解析、把握传播生态的系统特性,用以合理性地构建多样化的“主体间”交往互动、互惠共生的生态关系,进而激励传播者与受众之间进行合理的能量、信息的互换。同时传播生态更注重研究传播活动及其传播生态平衡的主导者——媒体系统,并从中“找到保持生态平衡、传播适度的内在或外在的控制因素,测量出传播者或媒介对诸种因素的耐度和适应度”①。传播生态的构建离不开信息、技术与媒体。媒体是信息的传播与发布者,更是技术的掌控者,传播生态之本是经由技术与媒体而传递信息,在现代传播的视域中,媒体对信息与技术的掌控及交合程度,信息传递的形式与结果,可以直接左右着传播生态系统的构成状况。信息技术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东南传播》2019年07期
东南传播

收视率造假乱象影响下的电视传播生态与解决机制探析

决机制一、问题的提出电视媒体作为重要的传播媒介,在信息传播运行过程中所呈现的生态面貌,深刻影响着整个电视传播的生存。[1]2018年9月,《娘道》导演郭靖宇在微博公开揭露收视率造假黑幕,直呼与操纵收视率的黑暗势力决战,这引发了业内的热烈讨论与关注。随后广电总局就收视率造假展开调查,并表示将严惩收视率造假行为。电视剧收视率造假问题始于十多年前,在此期间,广电总局、相关管理部门、法务机构曾三令五申,但收视率造假仍未得到有效遏制。2017年两会期间收视造假问题引起了人大代表的热议,2018年《人民日报》连发四文痛批收视率造假现状。但收视率造假问题却一直未得到改善与解决。为何电视剧收视率造假问题愈演愈烈?收视率究竟代表谁的声音?持有批判立场的媒体人该做些什么?本文拟从传播生态学的角度审视电视传媒生态中的收视率造假现象,探析收视率造假乱象影响下电视传播所呈现的生态样貌、影响因素、解决机制,试图对电视传播生态进行积极思考,为推动优良的电视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品牌研究》2018年05期
品牌研究

传播生态视域下的微信异化探究

一、传播生态系统紊乱—微信异化的基本呈现微信作为一款即时通讯软件于2011年1月24日上市,在短短几年迅速受到用户的追捧。其基础功能便是进行网络社交,降低现实社交成本。随着微信版本的更新与功能拓展,社交平台逐渐呈现商业化趋势,圈子互动转型交往疲惫,信息分享衍变谣言滋生,社交功能逐渐趋于弱势,这些异己力量的滋生不但控制了社交平台的运作,甚至挤掉了社交功能发展的空间。(一)传播结构功能错位1.角色错位:社交平台的商业化呈现微信作为一款实用的即时通讯软件,在社会交往方面无疑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据企鹅智酷发布的《2017微信用户&生态研究报告》显示,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跃用户数达8.89亿。简单便捷化的操作和零成本的付出是其最大的吸引力。用户的群居势必会被商家青睐,基于微信平台,微商兴起。“微商”行业诞生于2012年,并在2013年快速发展。2015年艾瑞咨询发布的《2014-2015年中国微商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微商商户主体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视指南》2017年10期
电视指南

新媒体的社会责任与传播生态

自从上个世纪后半叶新媒体的出现与发展,当前新媒体已经逐渐成为整个传媒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大有取代传统媒体的趋势。在新媒体的不断发展过程中,人们受到其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无论是在对生活的习惯、工作方式甚至对待事物的态度等方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一、传播自由与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从新媒体的发展角度上来看,新媒体应该具备以下两个方面的特点:其一,传播自由性。过去,传统的媒体由于制度建设上的问题,再加上人事的编排、企业内部的上下关系的影响等,其传播的信息往往是经过层层把关与加工的,所以我们也常说传统媒体是国家监管体制下的媒体,不是人民的媒体,尽管有些偏颇,但是也确实存在这部分影响因素。而随着新媒体的不断发展,当前由于监管无法影响到所有的新媒体,特别是针对一些自媒体,所以在客观上就给了新媒体充足的发展时间,从而实现了传播的自由性特点,实现了从过去不敢说,到后来敢说不能说,再到当前敢说又能说的转变。其二,传播的社会责任性。尽管自媒体具有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编辑之友》2017年10期
编辑之友

“事实核查”在新传播生态环境下的演变及应用

“事实核查”(Fact Checking)即对媒体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进行的核实检查工作。20世纪20年代最早出现在美国,之后,事实核查成为西方媒体新闻生产流程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其一般操作流程是在新闻稿件公开发表之前,由事实核查部门的事实核查员通过查阅档案资料或与采访对象、记者进行再次沟通和确认等方式,对稿件中的消息源引语、专业知识、背景细节等进行核查以避免公开发表的新闻报道中出现事实性错误。《纽约客》将事实核查员称为新闻作品背后的隐身英雄,[1]“事实核查”工作有力保证了新闻作品的真实性和可信度,对维护媒体的公信力具有重要意义。随着传播技术的迅猛发展,20世纪末21世纪初由互联网、移动技术、社交媒体等构成的新传播生态彻底改变了新闻生产模式,大量的用户生产内容(UGC)充斥于网络空间,打破了专业记者和媒体在信息发布上的垄断地位,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成为失实信息的传播平台;传统媒体逐渐丧失了新闻的“第一落点”,出于竞争的压力,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