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当代学术中的逻辑硬伤

在偶然过眼的阅读中 ,经常发现一些文章在普通逻辑上存在着问题。或是逻辑不通 ,或是逻辑判断与事实恰恰相反 ,或是逻辑独断论 ,或是一些不具有普遍性的诡辩 ,或是一些特别僵化的逻辑框架。这种先验存在的逻辑矛盾已经严重影响到中国学术再生产的良性循环。本着“理解之同情”的原则 ,这里对其中一些问题进行分析批判 ,以期望能引起人们对当代学术语法问题的关注。一、“偷换概念”的“能指游戏”  中国先锋文化研究的一个最突出的毛病 ,就是喜欢使用各种非法的陈述句型。陈述本来是知识活动的基本语法 ,它要求的是对客观经验的真实再现 ,只有罢黜了主观意志与情感干扰之后才能做到。而所谓非法陈述则与此相反 ,虽然打着客观的知识活动的旗号 ,但所再现的内容都是极端个人化、主观化的意愿与好恶。〔 1〕 而这种非法陈述本质上是一种“抽掉所指”的“能指游戏” ,它往往通过混淆“名实”关系 ,有意模糊掉事物存在的具体背景、数量关系以及其他具有客观属性的性质 ,从而...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01年01期
学术界

当代学术:着意创新与遵守规范的统一

创新与遵守规范  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研究有所区别 ,本来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很难得出“千人一面、千部一腔”的定论。当然 ,自然科学也难免发生争议 ,同行们对许多新发现、新理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不能取得一致意见。可是 ,我们却不能由此而得出结论说 ,科学研究本身便不存在基本规范 ,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从事所谓的“研究” ,轻易地得出惊天动地的结论来 ,然后便可以自封为研究专家和学者。科学研究是一项艰苦的事业 ,需要一定的知识积累和同行承认 ,这就是所谓“门坎”。各门科学都是如此。比如 ,从事实验科学研究的必须运用同行承认或者可以理解的仪器、度量单位、科学术语和理论 ,所得出的实验结果必须是可重复、可度量、可记录的。否则 ,随便描述一个结果便立即宣布得出了重大发现 ,但同行既不能重复实验 ,又无法对此进行理论验证 ,展开共同的讨论 ,那这种发现无异于“痴人说梦”。比如某人宣布在一种特殊的东西中发现了其原初先祖的基因...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5期
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我刊代表应邀参加“知名学府与当代学术发展论坛”

由《云梦学刊》主办的“知名学府与当代学术发展论坛”于2010年6月在南开大学举行,来自各高等院校、报刊杂志社、出版社等单位的4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04期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当代学术与传统学术论坛”召开

2009年5月23日,由《云梦学刊》主办的“中国当代学术与传统学术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大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云梦学刊》2009年04期
云梦学刊

中国当代学术与传统学术论坛剪影

~~中国当代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云梦学刊》2009年04期
云梦学刊

从国际学术的维度审视中国当代学术

今天会议的主题很有意思,参加这样的会感到很有兴趣。我们讨论当代学术与传统学术,实际上是要从当代学术的角度来审视传统学术,从传统学术的角度来思考当代学术。如果要更透彻地理解我们当前的关切点,似乎还应增加一个维度,就是国际学术。只有在当代学术、传统学术和国际学术的三维空间中,我们的思路才会变得更加清晰。实际上,自“西学东渐”以来,每一个时代的学者在思考当前的学术时,都离不开这种三维空间。胡适、陈寅恪、傅斯年这些留学归来的学者,早年受了很好的传统学术的熏陶,通过出洋又熟悉西学,回国后谈论国内的学术现状和出路,很自然地会把自己的思考置于这种三维空间中。即使是本土成长起来的学者,如陈垣、顾颉刚等人,也往往参照“西学”来观察和评论当时国内的学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与20世纪前期固然不完全一样,但并不是一点联系也没有。我们需要取法于传统学术的地方很多,但当前更迫切的问题,似乎是如何使中国学术真正成为国际学术共同体的一部分。我们说到“国际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