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比较《百年孤独》、《白鹿原》的历史观念与叙事策略

自1982年瑞典文学院将该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始,世界文坛迅速刮起一股魔幻现实主义飓风。其作品以“将幻想变为现实而又不失其真”的创作风格打破了传统小说的固有模式,摆脱了任何一种框架的束缚,走上了一条新颖、独特的创作道路。读陕西作家陈忠实的长篇社会历史小说《白鹿原》,其表现出的宏大的气魄、丰厚的文化内涵、神奇的艺术手法等常常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百年孤独》,且总能找出一些相似之处。不可否认,马尔克斯对历史的审视及把握方式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陈忠实的创作。然而吸纳是为了生长,借鉴是为了超越,陈忠实说:“一个在艺术上亦步亦趋地跟着别人走的人永远走不出自己的风姿,永远不能形成独立的艺术个性,永远走不出被崇拜者的巨大阴影……必须尽早甩开被崇拜者那只无形的手,去走自己的路。”[1]此外,由于中西方叙事传统和作家生活环境、思维方式、创作个性诸因素的不同,带来了作家在小说叙事方面,如艺术视角、叙事情境和结构模式等的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8年02期
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魔幻与现实的结合——《百年孤独》与《白鹿原》艺术手法初探

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以其代表作《百年孤独》(1967年出版),在世界文坛上刮起一股“魔幻现实主义”之风,获得世界范围的赞誉。在《百年孤独》中,马尔克斯将现实与极度夸张幻想相结合,通过布恩迪亚一家七代人的经历和马孔多镇的时代变迁,反映了哥伦比亚、拉丁美洲乃至现代世界19世纪至20世纪上半叶风云变幻的神话般的历史。我国文坛在20世纪80年代也深受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其中,陕西作家陈忠实的《白鹿原》,是一部真正的厚积薄发之作,它以白鹿原白、鹿两家三代人的人生历程为主线,大大小小的事件与政治斗争相勾连,血肉丰满地对中国近现代历史进行了浓墨重彩的勾勒。这两部小说有着史诗般的气魄,丰厚的文化内涵,魔幻手法的运用等共同之处。但由于作者所处的背景不同,文化及创作个性等方面的区别,造成了两部作品在人物塑造、夸张运用等艺术表现手法上的差异。1人物塑造虚实结合《百年孤独》的人物塑造分为两类:一类为现实生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8年09期
北方文学

《百年孤独》与《白鹿原》中的鬼神观对比研究

生与死是人类社会亘古不息的哲学话题,人们对死亡的探究至今从未停歇。自古以来,中西众多文学作品中不乏对鬼神的描写。在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中,国王死后鬼魂回归告知王子哈姆雷特其真正死因后,著名的王子复仇记才拉开了序幕。中国古代神鬼志怪小说更是大放异彩,例如《搜神记》、《西游记》、《聊斋志异》等。各国文学中对鬼神形象塑造的差异反映着不同文化影响下的民族意识,鬼神作为世界文学创作的重要题材之一,以其独特的魅力推动着文学创作的繁荣与进步。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和陈忠实的《白鹿原》,作为中西魔幻现实主义的代表,采用了大量篇幅对鬼神之事进行叙写,增添了作品自身的艺术魅力。与此同时,两部作品中鬼神形象的差异也反映出了拉美民族以及中华关中地区鬼神观念的显著不同。一、人鬼和谐在《百年孤独》中,鬼魂并未被赋予善恶之别,依旧带着生前的记忆以及人格,死亡夺走人的躯壳却不能夺走灵魂。在拉美人民的认知中,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结,人死后化为鬼,继而以这种形式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下)》2018年08期
文学教育(下)

在场域角度下解析《白鹿原》与《百年孤独》

学界目前对《白鹿原》和《百年孤独》的研究主要体现在对其的叙述策略、历史观念、文学意象等方面。1994年-2000年的研究侧重于对两个民族“孤独”心理的阐释和历史观念的比较;2000年-2010年侧重于从意象、叙事特点的角度进行比较;2010年至今,对这两部作品的比较研究受到更多的关注。学界更深层次意识到了中华民族自身的文化特性和世界其他文化的差异,更进一步的剖析了两部作品的文学人性内涵。但笔者认为,现今对这两部作品的研究还可以从跨学科的角度取得突破。如果我们引入社会学的“场域”概念,可以相对理性地考察这两部“民族的秘史”。场域是一个处于永恒斗争中的多维区域,行动者像粒子一样被抛入场域中。文学场作为一个子场域被包含在母场域(权力场或社会场)中。权力结构的变化受制于母场域的变化和行动者的斗争,这种变化对文学作品的人文内涵具有极大影响。一.场域分析的三个必要环节首先,必须分析与权利场域相对的场域位置。正如布迪厄尔认为,在权力场中,文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城》2014年08期
长城

《白鹿原》与《百年孤独》的魔幻性与现实性

以魔幻现实主义手法创作的文学作品中,有两部很著名的代表作,那就是《百年孤独》与《白鹿原》。尽管两部作品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与陈忠实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一个来自哥伦比亚,而另一个来自中国,两人的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然而他们却不约而同地采用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来进行长篇小说的创作,并且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下面就以这两部作品的魔幻性与现实性进行展开,看看两位作者是怎样遵循“变现实为幻想而又不失其真”的魔幻现实主义创作原则,怎样利用巧妙的构思和想象把触目惊心的现实和源于神话、传说的幻想结合起来,形成色彩斑斓、风格独特的图画,从而达到揭示一个民族的秘史并以魔幻的形式把社会发展的真实表现得淋漓尽致的高度。一、两部作品细节上的魔幻性《百年孤独》与《白鹿原》这两部作品中许多细节描写都是充满神奇与怪诞,主要灵感源于一些古代的神话或者传说,或者是人们在科学知识匮乏的时代为了解释一些自然现象而编撰的典故。由于人们对于死亡以及人死后的归宿充满着敬畏与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长城》2014年08期
《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03期
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

《百年孤独》与《白鹿原》反讽修辞异同探析

《百年孤独》这部既忠实地体现了马尔克斯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又创造性地含纳了其他作家,如吴尔芙《达罗维夫人》、博尔赫夫的《阿芙莱》等作品的艺术技巧和修辞手段的不朽之作,是任何一部同时期的外国作品都无法比拟的。它是举世公认的魔幻现实主义经典著作,以布恩蒂亚家族六代人为代表的马孔多的兴衰过程,成为了当时哥伦比亚和拉丁美洲的缩影。《白鹿原》作为我国作家陈忠实先生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展示了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是一部宏大的民族史诗。本文仅从反讽修辞这一角度,考察《百年孤独》与《白鹿原》这两部文学巨著所体现出的异同。一、反讽修辞概述“反讽”最初是语言学中的一种修辞格,它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都是一个古已有之的范畴。对于反讽修辞这一概念的界定,是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一般学者把它理解为表里不一,尤指字面意思与深层意思的不一致,言在此,意在彼。这一界定的域界,没有完全跳出修辞格的域限。事实上,反讽是一个具有无限延展性的概念,它的意义边界,已随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