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耕地生态位及其数学测度模型构建研究

耕地数量和质量变化研究是土地利用/土地覆被变化研究的主要内容,同时也是区域耕地可持续利用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耕地是一“自然-经济-社会”复合生态系统,呈现出动态的复杂性及显著的变异性等特点,因此不能通过简单的方法去“解析”或“剖析”,而需要应用生态学理论与方法对耕地数量及质量变化作整体研究。生态位理论作为生态学的重要理论,能够很好地测度耕地生态关系持续变动过程中的“定格”,由于静态是相对的,而变化是绝对的,因而能够清晰地反映耕地生态系统的演替与发展[1,2]。所以,运用生态位理论,从耕地生态系统自身的角度研究其数量与质量变化的态势规律、时空动态变化模型,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用价值。1耕地生态位内涵的界定1.1耕地生态元概念的提出生态位的概念及其内涵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其中,最著名的是1917年格林尼尔(J.Grinnell)提出的“空间生态位”或“生境生态位”,1927年埃尔顿(Elton)提出的“营养生态位”或“功能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教育教学论坛》2015年09期
教育教学论坛

基于未确知测度模型的实验教学质量评价

实验教学是整个教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培养学生动手能力,观察、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的重要教学环节,是实现人才培养目标的有效途径和重要保证[1,2]。实验教学质量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学生的培养质量,因此开展实验教学质量评价,对提高实验教学质量和人才培养质量有重要意义。本文通过建立评价指标体系,运用未确知评价测度模型评价实验教学质量。一、未确知测度评价模型设实验教学质量这一研究对象的空间为x,则X={x1,x2,…,xn},评价教师实验教学质量Xi需测量m个指标I1,I2,…,Im,评价指标空间记作I,则I={I1,I2,…,Im}。设xij是第i个样本xi关于第j个指标Ij测量值,对每个测值xij有K个评价等级c1,c2,…,ck,构成研究对象X的评价空间记作U,则U={c1,c2,…,ck}。(一)单指标未确知测度若μijk=μ(xij∈ck)表示监测值xij属于第k个评价等级ck的程度,μ满足:0≤μ(xij∈ck)≤1(1)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学研究》2008年09期
图书馆学研究

基于服务接触的电子服务质量测度模型

1电子服务质量测度模型的研究进展目前,有关电子服务质量度量的研究尚处于初期阶段,但国外学者对电子服务质量的测度正在一步步完善。本节回顾了国外学者提出的电子服务质量测度模型,并作为本文研究电子服务质量测度模型的借鉴。(1)Lociacono etal.(2000)开发了名为WebQUAL的量表[1],该量表包含12个维度:信息与任务的匹配性(informationfit totask)、交互性(interaction)、信任(trust)、响应时间(response ti me)、设计(design)、直觉性(intuitiveness)、视觉吸引力(visual appeal)、创新性(innovativeness)、舒畅性(flow)、整合沟通(integrated communication)、商业流程(business processes)和可替代性(substitutability)。该测度量表是在严格的实证检验的基础上...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07年07期
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未确知测度模型在城市燃气管道安全评价中的应用

0引言城市燃气管道工程作为现代城市建设的重要工程之一,在给居民的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因各种原因存在着重大的隐患。由于燃气管道自身的特点,安全问题一直倍受关注。管道因腐蚀、应力破坏等原因造成开裂、燃气泄漏,可能导致火灾、爆炸等一系列事故。事故一旦发生,不但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也会给工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带来重大影响[1]。例如:2003年11月17日杭州市凤起路东段发生地下煤气爆燃事故,造成两辆汽车损毁,一人受伤,1600余户居民家中停气;2006年1月2日广州发生严重管道煤气泄漏事件,煤气直窜4米多高,造成数百户居民停气;2007年4月15日海口市发生一起在建工程因违章施工击穿经过该路段的管道,造成了整个海口市的管道燃气供给中断。邯郸市燃气管网建设距今已有20多年,由于自然和人为原因,系统也进入事故高发期。国外对管道安全及风险的研究已有30年,取得了一定成绩。我国的管道安全评价研究工作起步较晚。由于管线现状和条件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2004年03期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

基于交通发展的城市化水平测度模型

0 引 言城市化问题的研究向来是城市研究的重点,而城市化水平的研究更加重要,它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制订城市发展政策的基础.但在以往的研究中[1~4],由于种种原因,存在着把城市化只看作是人口城市化的现象,特别是把城市化水平单纯定义为城市人口占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总的人口的比重.这种做法是片面的.本文在尽量考虑城市化发展动力的相关因素的基础上,提出了基于交通发展的城市化水平测度模型.1 基于交通发展的城市化1.1 人口城市化的片面性“城市化”一词出现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对于“城市化”概念的界定,一直以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对城市化水平研究的大部分文章中[1~3],都以“人口城市化”作为城市化的完整和惟一定义.持这种观点者将城市化定义为农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或农业人口转化为非农业人口的过程.埃尔德里奇(H·Eldridge)认为“人口的集中过程就是城市化的全部含义”,克拉克(C·G·Clark)则将城市化视为“第一产业人口不断减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大连理工大学
大连理工大学

基于随机波动的极端金融风险测度模型研究

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人们逐渐意识到传统的风险管理理论对极端金融风险的发生与影响存在明显的低估,且危机发生时风险管理者缺乏应对此类风险的有效措施,最终导致巨额损失的产生。全面风险管理理论已提出将极端金融风险的管理纳入到整个风险管理的体系中,针对极端金融风险的研究已逐渐成为风险管理理论研究的热点之一。风险的合理量化既是风险管理的核心内容,也是整个风险管理的基础。根据风险的影响范围,金融市场的极端风险可从两个层次上进行量化:就单一市场而言,某产品收益率若落在某个既定范围之外可认为发生了一次极端事件,若将该事件造成的损失估计值作为量化极端风险的指标,则损失估计值越大,意味着极端风险程度越高;就多个市场而言,比起风险损失估计值,人们更关心极端风险在市场之间传染的可能性,若将尾部风险相依程度的大小作为量化极端风险的指标,则市场间尾部风险相依程度越高,意味着发生极端风险传染的可能性越强。本文分别从单市场和多市场这两个层次对极端金融风险测度...  (本文共1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